田心铭:从《共产党宣言》看恩格斯对创立和坚持、发展马克思主义的贡献——纪念恩格斯诞辰200周年

田心铭 2020-06-29 浏览:
恩格斯与马克思不约而同地叩响真理的大门,共同创立了唯物史观;与马克思共同创建共产主义者同盟并为之起草党纲。马克思逝世后,恩格斯继续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他概括了“构成《宣言》核心的基本思想”,并根据实践的检验论证了其真理性。他进一步总结巴黎公社经验,发展了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理论;运用摩尔根的研究成果和马克思的批注发展了史前社会理论和阶级斗争理论;针对把唯物主义歪曲为“经济唯物主义”的现象,阐述了“相对独立性”“反作用”和“相互作用”的思想,发展了唯物史观;提出马克思的世界观不是教条而是指南,确立了正确对待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准则。当代中国共产党人学习马克思主义,必须学习恩格斯的著作、思想和他的精神,坚决反对把恩格斯和马克思的思想割裂开来的错误观点,坚决反对曲解恩格斯晚年著作和思想,并以此来否定马克思主义的错误观点。
【“这次代表大会肯定是决定性的,因为这一次我们将完全按照我们自己的方针来掌握大会。”[9](P55)】

信中讨论了后来写作的《宣言》的名称、内容和形式。恩格斯谈到了他写的《共产主义信条》和《共产主义原理》,建议采用《共产主义宣言》作为文本的名称。他写道:

【“请你把《信条》考虑一下。我想,我们最好不要采用那种教义问答形式,而把这个文本题名为《共产主义宣言》。因为其中或多或少要叙述历史,所以现有的形式完全不合适。”[9](P55-56)】

信中说,他带去了自己草拟的《共产主义原理》,并说明了其中的主要内容和论述的顺序。我们阅读这封信以及《共产主义原理》,同《宣言》相对照,可以明显地看到,恩格斯这些前期成果对《宣言》的起草做出了贡献。同盟第二次代表大会通过的章程提出了“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口号,在第一条规定“同盟的目的”是“推翻资产阶级专政,建立无产阶级统治,消灭旧的以阶级对立为基础的资产阶级社会和建立没有阶级、没有私有制的社会”。[10](P572)大会委托马克思和恩格斯两人起草一篇宣言,把党的基本原则规定下来并公诸于世。1848年1月底,马克思把《宣言》手稿寄往伦敦。2月,《宣言》在伦敦出版,从此传遍了全世界,宣告了马克思主义新世界观的问世。恩格斯说,《宣言》的“基本思想完全是属于马克思一个人的”,[4](P9)“《共产党宣言》(1848年在伦敦出版),基本上也是他的著作”。[11](P409)我们看到,《宣言》诞生的历史也清楚地显示了,恩格斯是“现代无产阶级的两位伟大导师之一”。[2](P53)

二、以《宣言》为中心看恩格斯在马克思逝世后对马克思主义的坚持和发展

《宣言》发表后,恩格斯和马克思一起坚持和发展了他们创立的科学理论。

1848年2月下旬,几乎是在《宣言》出版的同时,法国二月革命爆发,欧洲革命风暴兴起。共产主义者同盟中央1848年3月3日通过决议,“授权盟员卡尔·马克思在目前实现中央对同盟一切事务的领导”。[10](P586)恩格斯与马克思一起投入革命风暴之中。恩格斯和马克思在40年的共同奋斗中,一边组织和领导工人运动,一边总结实践经验,开展理论研究,阐述并不断发展自己的科学理论。对于他们在1848年革命后“继续共同创立科学社会主义”的工作,列宁做了简明概括。他指出,其成果“在马克思方面,是当代最伟大的政治经济学著作《资本论》,在恩格斯方面,是许多大大小小的作品。”“马克思致力于分析资本主义经济的复杂现象。恩格斯则在笔调明快、往往是论战性的著作中,根据马克思的唯物主义历史观和经济理论,阐明最一般的科学问题,以及过去和现在的各种现象。”[2](P57)对于《资本论》这部最伟大的著作,恩格斯也做出了重要贡献。恩格斯在马克思逝世后从事整理和出版《资本论》第2卷和第3卷的艰巨工作,“替他的天才朋友建立了一座庄严宏伟的纪念碑,无意中也把自己的名字不可磨灭的铭刻在上面了”,所以列宁说:

【“这两卷《资本论》是马克思和恩格斯两人的著作”。[2](P58)】

列宁指出:

【“在他的朋友卡尔·马克思(1883年逝世)之后,恩格斯是整个文明世界中最卓越的学者和现代无产阶级的导师。”[2](P51)】

本文以下围绕《宣言》讨论恩格斯在1883年马克思逝世后对马克思主义的坚持和发展。

1.根据新的实践检验并坚持《宣言》提出的基本原理

在写作《宣言》25年后,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宣言》1872年德文版序言中写道:

【“不管最近25年来的情况发生了多么大的变化,这个《宣言》中所阐述的一般原理整个说来直到现在还是完全正确的。”】

他们同时指出:

【“这些原理的实际运用,正如《宣言》中所说的,随时随地都要以当时的历史条件为转移”。】

因此,《宣言》第二章末尾提出的那些革命措施“根本没有特别的意义”。[4](P5)在这里,他们提出了《宣言》的“一般原理”这个概念,并将其同“这些原理的实际运用”区分开来了。这一区分对于后来的马克思主义者深刻理解和正确对待《宣言》提出的基本原理具有重要意义。这里所说的“一般原理”,我们今天通常表述为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究竟什么是《宣言》中所阐述的“一般原理”呢?恩格斯后来做出了回答。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田心铭
田心铭
北京大学教授、原《高校理论战线》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