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心铭:从《共产党宣言》看恩格斯对创立和坚持、发展马克思主义的贡献——纪念恩格斯诞辰200周年

田心铭 2020-06-29 浏览:
恩格斯与马克思不约而同地叩响真理的大门,共同创立了唯物史观;与马克思共同创建共产主义者同盟并为之起草党纲。马克思逝世后,恩格斯继续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他概括了“构成《宣言》核心的基本思想”,并根据实践的检验论证了其真理性。他进一步总结巴黎公社经验,发展了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理论;运用摩尔根的研究成果和马克思的批注发展了史前社会理论和阶级斗争理论;针对把唯物主义歪曲为“经济唯物主义”的现象,阐述了“相对独立性”“反作用”和“相互作用”的思想,发展了唯物史观;提出马克思的世界观不是教条而是指南,确立了正确对待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准则。当代中国共产党人学习马克思主义,必须学习恩格斯的著作、思想和他的精神,坚决反对把恩格斯和马克思的思想割裂开来的错误观点,坚决反对曲解恩格斯晚年著作和思想,并以此来否定马克思主义的错误观点。

我们回顾历史可以看到,恩格斯与马克思在同一时期沿着不同的路径走到历史潮流的前头,不约而同地叩响了真理的大门,因理论观点完全一致而走到了一起,进而在亲密的合作中共同创立了唯物史观。唯物史观这一伟大发现主要是由马克思做出的,但恩格斯也是其共同创立者之一。

2.恩格斯与马克思一起创建共产主义者同盟并起草其党纲《宣言》

马克思主义既是科学的理论,又是人民的理论。它是在工人阶级作为独立政治力量登上历史舞台的社会条件下,在工人运动的实践中诞生的,是人类科学思想发展与工人运动实践相结合的产物。《宣言》是马克思和恩格斯为共产主义者同盟起草的“理论和实践的党纲”,[4](P5)所以它的发表既在思想理论方面开创了人类思想史上的一个新时代,又在社会实践方面宣告了世界上第一个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的国际性无产阶级政党的诞生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兴起。恩格斯对创立马克思主义的重要贡献,集中体现在他与马克思共同创建共产主义者同盟并为之起草党纲的历史业绩之中。

马克思在他1880年5月写的、由保·拉法格署名的《〈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法文版前言》中说:

【“弗里德里希·恩格斯是当代社会主义最杰出的代表人物之一”。】

这篇文章简要记载了恩格斯和马克思应邀参加正义者同盟并使其“放弃了秘密团体惯用的形式,变成国际性的共产主义者同盟”,以及1847年在同盟在伦敦召开的国际代表大会上“马克思和恩格斯被委托起草《共产党宣言》”的历史。[5](P491-492)在此之前,马克思在1860年写的《福格特先生》一书中对这段历史有过详细说明。[①]恩格斯1847年11月23—24日写给马克思的信、1847年写的《共产主义信条草案》和《共产主义原理》,以及后来写的《关于共产主义者同盟的历史》(1885年),两篇《卡尔·马克思》(1869年、1877年)、《马克思,亨利希·卡尔》(1892年)等著作,也为我们留下了珍贵的了解这一段历史的第一手资料。

共产主义者同盟的前身正义者同盟成立于1836年。从正义者同盟改造为共产主义者同盟到同盟解散这个时期,恩格斯称之为国际工人运动的“光辉青年时代”。[6](P227)正义者同盟原来是德国流亡者的秘密组织,后期有一些其他国家的人员参加,成为国际性组织,其重心从巴黎转移到伦敦。其成员主要是手工业工人,他们“还不是真正的无产者”,但是“正在向现代无产阶级转变”。他们已经能够“本能地预料到自己未来的发展”,因而能够组织成为一个无产阶级政党,但是还没有充分的自觉性。手工业者旧有的成见对他们“成为一种障碍”,[①]其“社会学说很不确定”。[6](P231-232)马克思说,同盟的学说“经历了法、英两国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以及它们的德国变种(例如魏特林的幻想)所经过的各种变化”。而马克思和恩格斯当时对构成同盟学说的“那种英、法两国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同德国哲学这二者的杂拌儿进行了无情的批判”。[7](P464-465)

恩格斯在1885年回顾共产主义者同盟的历史时说,马克思和他在40年代形成自己的共产主义世界观后,虽然也认为“有义务科学地论证我们的观点”,但“同样重要的是,争取欧洲无产阶级,首先是争取德国无产阶级对我们的信念”。因此,“我们决不想把新的科学成就写成厚厚的书,只向‘学术’界吐露”,而是深入政治运动中,“同有组织的无产阶级建立了广泛的联系”。[6](P233)1847年,他们建立了布鲁塞尔德意志工人教育协会,在工人中宣传科学共产主义思想。恩格斯1843年在伦敦认识了正义者同盟的领导人沙佩尔等人,沙佩尔建议他加入正义者同盟。恩格斯拒绝了这个建议,但是他和马克思与这个同盟的盟员经常保持联系,密切交往,“我们通过口头、书信和报刊,影响着最杰出的盟员的理论观点”。[6](P234)这些工作促使同盟内部成员特别是伦敦指导者发生了变化,越来越明白“过去的共产主义观点,无论是法国粗陋的平均共产主义还是魏特林共产主义,都是不够的”。[6](P235)实践的发展,也促使他们离开德国的“真正的社会主义”,越来越“认识到马克思和我的新理论是正确的”。[6](P235)1847年春,约瑟夫·莫尔受正义者同盟委托,到布鲁塞尔和巴黎邀请马克思和恩格斯参加同盟,并改组同盟。1847年6月在伦敦举行正义者同盟第一次代表大会。恩格斯代表巴黎各支部参加大会,直接参加了大会文件的起草和审议工作,保证了大会按照马克思和恩格斯所主张的原则形成正确的决议。马克思派威·沃尔夫代表布鲁塞尔支部参加大会。会上首先进行了同盟的改组,按照恩格斯的倡议改名为“共产主义者同盟”。会上讨论的由恩格斯手书的同盟纲领《共产主义信条草案》提出并且回答了“共产主义者的目的是什么”“什么是无产阶级”等22个问题,提出了“废除私有财产,代之以财产公有”[8](P 374)。会议拟出的同盟章程在会后交付各支部讨论,然后于1847年11月底到12月初在伦敦召开了同盟第二次代表大会。马克思和恩格斯参加了这次大会。1847年11月23—24日,恩格斯在赴伦敦开会前夕给马克思写信商讨参会事宜,他说: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田心铭
田心铭
北京大学教授、原《高校理论战线》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