峻声:五眼联盟究竟是什么性质的组织?

峻声 2020-06-29 浏览:
我们现在知道“五眼联盟”位于美国种族等级的最高层,类似于雅利安种姓制度中的婆罗门。由于美国功败垂成,这个“五眼联盟”并没有真正上位,不过谁会忘掉曾经一只脚踏进、另一只脚被拽着退出的天堂呢?了解这一段历史脉络之后,对“五眼联盟”国家的一系列看似乖张的行为便会见怪不怪了。

但是,美国的民权法案并不因此而无足轻重。相反,这一法案具有不可低估的世界历史意义,这可以看作是美国进行了一次国内政治体制改革:当美国不能用武力把国内的种族等级制度强加给世界,就只好割舍国内的种族等级制度以适应改变了的世界。

“时来天地皆同力”,世界苦殖民主义和白人至上种族主义久矣。当志愿军士兵在朝鲜的冰天雪地里发起冲锋,全世界受殖民主义和白人至上种族主义压迫的人民起而响应,汇成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集体造反洪流,历十余年而改变世界,也改变了美国。这恐怕不是毛泽东在决策出兵朝鲜时能够精确设想的。但当志愿军吹响了冲锋号,世界历史发展的方向应声改变:从原先凭借惯性滑向种族等级金字塔的方向改为各种族平等的方向。当然,这只是改变的开始,美国没有就此退却,而是全力围堵中国,甚至气势汹汹地发动越南战争,要逆转朝鲜战争改变的方向。直到标志越战失败的尼克松访华,彰显了美国甚至不能用武力征服有中俄支持的小国,这一历史方向的转变才算完成。

1991年苏联解体,苏联的继承者俄罗斯受到美国的进一步挤压,似乎给了美国一次翻盘的机会。进入本世纪,俄罗斯经济在美国的制裁下摇摇欲坠。中国及时伸出援手,帮助缓解了困境,俄罗斯避免了再次分崩离析的灾难。这似乎是对1949年发生的两件重大事件给出了进一步的注解:原子弹只是延迟、而非挽救苏联的冷战命运。而这一延迟的作用在于使新中国在最脆弱的时候免遭美国的扼杀,从而得以发展壮大,成为终结美国霸权的中流砥柱。马克思主义没有帮苏联赢得冷战,但却阻止了盎格鲁撒克逊版的种族主义世界。这带来一个有趣的问题:马克思本人如果活着,会不会乐意帮苏联赢得冷战?值得专文探讨。

从朝鲜战争到越南战争,人类用二十二年的时间完成了最重大的一次历史转变。在人类漫长的历史中,二十二年何其短暂,就是这弹指一挥间,整个世界避免了重复雅利安人征服印度的命运,从此走上另一条幸运之路。今天我们可以在阳光照到的地球任何一个角落坦然宣称:人不论什么肤色,都是平等的。

回顾这一段历史,我们会发现历史是多么奇妙:曾经对中国造成巨大伤害的俄罗斯,却因马克思而与中国结为同盟,并为中国实现工业化提供了最大的帮助。中苏同盟分裂之后,两国依然基于马克思主义一起援助越南的抗美救国战争,共同完成这一段改变世界的历史。设想一下,如果没有新中国,中华民国势必与美国结盟对付苏联,美苏将在中国的土地上争夺势力范围。实际上,1949年,苏联已经基本完成了分裂新疆和内蒙的部署,中长铁路沿线和旅大也已成为苏联的势力范围。美国的政治、军事和经济势力也已深深渗入中国的南方。照此情形,尽管可以预言,苏联熬不到1991年就会解体,但丧失主权的中国则会被美苏两强在其国土上的争斗撕裂,其结果则是世界上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止美国把它的种族主义等级强加给世界,有色人种将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然而,新中国奇迹般地取代了旧中国,导致苏联把新疆与内蒙还给中国,并承诺放弃中长铁路和旅大的势力范围。苏联的改弦易辙只因为新中国也信奉马克思主义。

今天,中国和俄罗斯依然是美国征服世界不可逾越的障碍。中俄的独立存在,也为世界其它国家开辟了独立于美国的空间,其中包括法国、德国和欧盟。没有中国和苏联,戴高乐就不可能维护法国相对于美国的独立,就不会有欧共体的独立,也就不会有今日法德为核心的欧盟。

回头再来说“五眼联盟”。我们现在知道“五眼联盟”位于美国种族等级的最高层,类似于雅利安种姓制度中的婆罗门。由于美国功败垂成,这个“五眼联盟”并没有真正上位,不过谁会忘掉曾经一只脚踏进、另一只脚被拽着退出的天堂呢?了解这一段历史脉络之后,对“五眼联盟”国家的一系列看似乖张的行为便会见怪不怪了。

英国退欧让许多观察家大跌眼镜。在各国经济走向区域化的时代,英国退欧令人匪夷所思。但这种意外只是对那些以为英国想要单干的人而言,主导退欧的政治势力向往的其实是盎格鲁撒克逊经济圈,这就是为什么英国退欧之后的头一件大事是与美国签署两国间的贸易协定。对仍旧沉迷于“五眼联盟”的政治人物而言,维护美国霸权是头等大事,只有美国霸权才会给“五眼联盟”的其它国家带来高人一等的感觉,这种感觉太过诱人,难以抗拒。所以对“五眼联盟”国家而言,与维护美国霸权相比,其它利益都是次要的,是可以牺牲的。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加拿大不顾与中国的经贸利益,也要帮美国拘押孟晚舟;为了帮美国甩锅抗役不力,维护美国的领导者形象,澳大利亚一马当先,不惜得罪中国这个金主,要调查中国的新冠病毒源头。美英加澳发表联合声明反对香港的国安立法,这是抱团向中国示威,联手遏制中国。

还在英国脱欧公投前,留欧派首相卡梅隆曾说要做西方国家中最好的中国伙伴。这是世界政治和经济发展大势下的理性认知,可惜这种理性声音敌不过非理性的噪声。由于“五眼联盟”中追逐盎格鲁撒克逊旧梦的非理性政客不能接受美国霸权衰弱的事实,不能接受世界已然改变的事实,甚至不能接受美国也已然改变的事实,走上损人不利己的与中国对抗之路。作为对他们忠心的回报,美国很讽刺地送给他们一位与以往截然不同的新总统:追求“美国第一”的特朗普并不顾及“五眼联盟”中其它国家的利益,照样对英国祭出关税大棒,出身德国苏格兰血统的特朗普总统没有多少盎格鲁撒克逊情结。盎格鲁撒克逊政客们就像不合时宜的破落贵族堂吉诃德,在幻觉的驱使下,骑着劣马冲向了风车……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