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富强:庸俗化了的数理理论经济学

朱富强 2020-06-28 浏览:
经济学界的庸俗化和媚俗化风气还表现在理论经济学对数学的滥用。其实,形式逻辑和数理模型是现代经济学进行理论研究的重要工具,但是,在现实的应用过程,工具却成了价值,形式替代了目的;在这种情势下,众多经济学人就越来越沉迷于“我向思考”式的逻辑游戏,这不仅导致了数理经济学的勃兴,而且还导致完整的经济学理论研究被割裂开来。特别是,在商人心态的主导下,这种研究取向在中国学术界发生了蜕变:大多数经济学人根本无力在数理逻辑或模型构建上所有创新,而通常只是机械地搬用(最多是对变量做些调整)西方学界的数理模型来讲述中国的故事。正是这种庸俗化的数理取向,现代主流经济学看似繁荣,但并无实质的理论进步;相反,经济学理论与现实越来越相脱节,乃至成为一种“极高明而不道中庸”的抽象体系。

【本文为作者朱富强向察网的投稿】

朱富强:庸俗化了的数理理论经济学

一、引言

一般地,任何理论尤其是社会科学理论的发展都是源于各种知识的汇流和聚合,从而具有明显的渐进性;进而,这些知识得以综合和提炼的经手人就是学者,因而学者的基本旨趣就在于“为往圣继绝学”。显然,作为一门致用之学的社会科学,经济学尤其如此,其理论研究和发展都需要以人类所积累的各类知识为基础,是基于人类所有知识的契合和“演进”。相应地,经济学的理论研究者不仅需要非常深厚的社会科学各领域的知识素养,而且还需要具有非常广博的经济史和经济思想史的知识素养。不幸的是,自边际革命以降,自然主义的先验思维逐渐主导了西方主流经济学:它在特定的引导假定下热衷于对现象的解释而不是改造。相应地现代主流经济学就抛弃了古典经济学大师如斯密、马克思、穆勒等在经济分析中实际使用的从本质到现象的研究路线,而形成了这样的基本研究倾向:几乎舍弃其他学科以及自身前辈的智慧而在一个封闭系统内依据一定程序作抽象而静态的逻辑推理。

就现代主流经济学而言,它走上了两条与现实相脱节的道路。(1)一些经济学人片面鼓吹经济学的客观性要求,从而导致计量经济学的偏盛;同时,这种研究基本上是在新古典经济学的分析框架和引导假定下做些细枝末节的验证而无法得出一般性理论,从而滋生出“道中庸而极不高明”的实用主义倾向。(2)一些经济学人则局限于“我向思考”式的逻辑游戏,从而导致数理经济学的勃兴;同时,这种研究基本上是在一系列非常不现实的假说下作纯抽象的逻辑推理而无法应用于现实,从而产生了“极高明而不道中庸”的形式主义特质。问题是,作为一门“人”的社会科学,经济学往往也被视为一门难以进行实验验证的学科;因此,即使基于回归分析的实证不存在明显的逻辑缺陷,从大量的具体经验分析中通常也无法获得一般性的结论。相应地,经济学的理论体系就主要体现在逻辑关系上,并直接表现为数理模型的推导。德布鲁就曾写道:

【“因为没有一个足够可靠的经验基础,经济学不得不遵守逻辑讨论的规则,而且必须放弃那些具有内部不一致性的工具。如果某种演绎结构中存在矛盾之处,那它就会变得毫无用处,因为从那个矛盾当中可以完美并直接地推导出任何命题。”[①]】

问题是,理论的逻辑一致性是否等同于形式逻辑的一致性?与此相关的问题:现代主流经济学所预测的那些社会经济现象确定性地在现实生活中出现了吗?

其实,当数理逻辑用于工程学领域的分析时,具有很强的严谨性;但是,当它用于具有能动性的人类行为以及由此产生的社会经济现象时,就显得不严谨了。究其原因,任何个体都具有或多或少的社会性,从而不会像“棋牌上的棋子”那样任人摆布,也不会像理性经济人一样固守先验的最大化原理。这意味着,现代主流经济学所注重的数理逻辑与实际行为逻辑并不相符,由数理模型所获得的一般性结论往往只是公理性的逻辑游戏,而与现实生活相差甚远。关于这一点,霍奇逊就写道:

【“翻开任何权威的主流经济学杂志我们都可以证实,现代人探究模型特征的偏好,要远甚于探究现实特征。其隐含的研究程序大致如下:由于这个世界凌乱而复杂,首先有必要为之建立一个简化的模型,假定世界就是这样一个模型。然后对此模型进行讨论,甚至可能不再涉及现实世界。如果必须涉及现实世界,就对其预测的准确度和揭示能力提出一些辩护性的主张,通常不去理会那些完全相反的解释或模型。毕竟,以自己选择的假设为基础,展示数学的威力当然要容易。这样,一个人不必过多地卷入现实的混乱和无序之中,就能获得经济学家的头衔。然而,其结果可能意味着经济学家在严谨之中变得与现实无关,在精确之中形成错误。形式主义成了逃避现实的手段,而不是帮助理解现实的工具。”[②]】

当然,在西方学术界,当前大多数经济学人之所以选择数理的研究道路,并不是因为它具有“实质性”的理论严谨性,也不是出于解决现实问题的目的,至少不是主要目的。相反,主要有其特定的社会文化和历史背景因素:(1)在社会文化方面,西方社会的自然主义先验思维本身就强调理论与现实之间的隔离,其研究目的仅仅在于构建一套自圆其说的理论体系;(2)在历史背景方面,西方社会的社会制度已经在资本主义框架下大致完善,因而西方经济学的研究对象也发生了从公共领域到私人领域的转变。然而,当前中国社会的社会文化和历史背景却远不同于西方社会:(1)在社会文化方面,中国强调的是“知行合一”以及“学以致用”,要求理论能够解释和指导现实,学者们正是遵循经济人的教导而选择学术取向的;(2)在历史背景方面,中国社会经济问题的症结在公共领域,需要理顺公共领域中混乱的制度和关系,学者们正是基于数理逻辑分析对现代问题开出种种处方。结果,现代主流经济学的弊端在中国经济学界就更为严重,不仅导致数理分析的严重庸俗化,而且还严重误导了社会实践。之所以如此,很大程度上源于中国经济学人的狭隘知识结构和功利学术风气。因此,本文就此做一深入探讨。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朱富强
朱富强
岭南学院/河南大学特聘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