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光伟 | 《保卫资本论》:政治经济学的方法

许光伟 2020-06-28 浏览:
毫无疑问,科学抽象法就是一个,但不断处于“建构”或者说建设状态,因应了学科基础的不断增容和扩展。然则需要知道,科学抽象法立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重建行动与立足《资本论》的重建行动除开民族工作内涵方面的考虑(由此增设新的研究线索“历史-文化”),本质上是相同的,是“原理初成”向“原理终成”迈进。这种建构进程亦说明方法论成熟对于正确理解共产主义是多么地重要,从某种意义上讲,原理终成意义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科学抽象法将成为向共产主义前进的工具基础。

【注:“从狭义上讲,《资本论》就是指理论部分的三卷。《资本论》的逻辑结构,主要指《资本论》理论部分的逻辑结构。”(洪银兴等:《<资本论>的现代解析》,经济科学出版社,2005,第20页)

一切都颠倒了。但是,“反对政治经济学家的人们——不论这些反对者是不是他们的同行——责备他们把联系着的东西粗野地割裂了,这些反对者或者同他们处于同一水平,或者低于他们……说没有把这些要素放在其统一中来考察。好像这种割裂不是从现实进到教科书中去的,而相反地是从教科书进到现实中去的,好像这里的问题是要对概念作辩证的平衡,而不是解释现实的关系!”【注:《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1995,第7-8页

“经济学家肯定说,应该存在的事物现在已经存在了;社会主义者们则认定应该存在的事物尚未存在。”【注:蒲鲁东:《贫困的哲学》,余叔通等译,商务印书馆,1998,第41页

“李嘉图从一切经济关系中得出他的公式,并用来解释一切现象……蒲鲁东先生只是完全凭任意的假设再度发现了李嘉图的这个公式。”【注:《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卷,1958,第93页

这些陈述无一例外地忽略了抽象过程的范畴组装乃是依照资本客观批判程序进行的。运动是具体的,构造是抽象的,这就是抽象和具体的结合。这是黑格尔不懂得具体如何产生的寓意所在。

也就是在这种场合,海德格尔成功地完成了对于马克思的“再度颠倒”,重新释放出康德的知识幽灵和黑格尔的逻辑幽灵。时间再次被解说为空间生长的规定,是空间自我呈现的具体规定。这是现象学狡计。“对于商品价值是‘抽象的人类劳动的结晶’这样的马克思价值论的这个‘基本命题’,马上可以产生一连串的疑问:区别于具体的有用劳动的‘抽象的人类劳动’究竟是否存在呢?这样的代替物凝结起来形成价值的实体等等这样的事情究竟能否实现呢?马克思的主张难道不是与‘这支具体的有用的钢笔划线条,抽象的钢笔写字’这样的说法同样荒谬吗?”所以,“如果将‘抽象的劳动’这样的规定仅仅看成逻辑的抽象的话,也就是说,如果将之看成从现实的人类劳动中舍弃了具体规定的残渣的话,可以说,即使承认了那样的人类劳动,那个被对象化的东西充其量只不过是‘抽象的一般的使用价值’而已,那最终不足以构成价值。”广松涉“正确”指明这个疑惑之后,目的却是一步导向上述路线:“然而,马克思所说的抽象的人的劳动,并不是那样的逻辑的抽象。那是‘每天实际进行的抽象’,正如海德格尔所说的常人(das Man)不是从现实的人当中通过逻辑舍弃而被取出来的抽象人(das Mensch)一样,在商品生产已经广泛普及的社会中,劳动者可以说是照应化为常人或者劳动者(das Arbeiter)的现实事态的东西。”以致,“这样一来,无需赘言,‘价值’虽然俨然是‘客观’的对象性,然而它既不是实在物,也不是形而上学的实在。‘价值’最终与哲学家们用‘意义的第三帝国’‘价值领域’等等这些话来称呼的东西,与洛采的有效(Geltung)等等在存在性质上是相同的。马克思暂且在‘价值’这样的商品世界的相面——用在(上手)所无法完全把握的商品世界的不真实的对象性——将有效以‘抽象的人类劳动’的客观化-客观的对象化(Objektion-Objektivation)这样的规定予以积极地把握。”【注:广松涉:《物象化论的构图》,彭曦等译,南京大学出版社,2002,第139-141页

可见,抽象劳动当然不是对具体存在的抽象,不是任何的思维抽象意义的存在,好像能够“把社会看作一个理性存在,或者说得确切一点,看作一个用以表示人类集体的抽象名词。”【注:蒲鲁东:《贫困的哲学》,余叔通等译,商务印书馆,1998,第41页

抽象劳动仅仅说明抽象空间乃是劳动自己的空间,是劳动在发展中所采取的一个历史形式。这是存在者自己的抽象规定,始终是一个实在的历史规定,绝非认识生产上的脚手架。相应从“商品”出发,乃是为了建立批判根据:拒绝自足的存在,发掘存在者规定。就是说,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占统治地位的社会的财富表现为“庞大的商品堆积”,单个的商品表现为这种财富的元素形式,决定研究必须从对商品的剖析开始。从而可以想见,通过一番反思活动,广松终于承认,“如果是那样的话,成为价值对象性的东西,难道不是虚构的东西吗?难道马克思最终不是站在唯名论的立场上吗?”然而,“‘价值’绝不是完全独立于人而存在的‘意义的第三帝国’,也不是在‘本质直观’中被把握的自在的对象性。”【注:广松涉:《物象化论的构图》,彭曦等译,南京大学出版社,2002,第145-146页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许光伟
许光伟
江西财经大学资深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