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光伟 | 《保卫资本论》:政治经济学的方法

许光伟 2020-06-28 浏览:
毫无疑问,科学抽象法就是一个,但不断处于“建构”或者说建设状态,因应了学科基础的不断增容和扩展。然则需要知道,科学抽象法立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重建行动与立足《资本论》的重建行动除开民族工作内涵方面的考虑(由此增设新的研究线索“历史-文化”),本质上是相同的,是“原理初成”向“原理终成”迈进。这种建构进程亦说明方法论成熟对于正确理解共产主义是多么地重要,从某种意义上讲,原理终成意义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科学抽象法将成为向共产主义前进的工具基础。

(七)

马克思的社会阶级理论是我们必须承认的最重要的贡献。(熊彼特:《从马克思到凯恩斯》)

(八)

还由于只有把社会关系归结于生产关系,把生产关系归结于生产力的水平,才能有可靠的根据把社会形态的发展看作自然历史过程。不言而喻,没有这种观点,也就不会有社会科学。例如,主观主义者虽然承认历史现象的规律性,但不能把这些现象的演进看作自然历史过程,这是因为他们只限于指出人的社会思想和目的,而不善于把这些思想和目的归结于物质的社会关系。(列宁:《什么是“人民之友”以及他们如何攻击社会民主党人?》)

(九)

有人把抽象分析分为下向运动与向上运动,并把下向之运动叫作研究方法,把向上之运动叫作叙述方法。这种说法之所以发生,是因为有人看见马克思在《资本论》中的叙述,只是慢慢地把价值论、货币论一一加上去的,似乎没有顾到《政治经济学批判》上所谓分析方法的全体,所以就轻率地称下向运动为研究方法、向上运动为叙述方法。但是据我个人的见解,这种分法是谬误,是不正确的,因为下向或向上运动本身,绝对不能单独成一个方法,必然地要把分析法和综合法结合起来,才能真正地成为一种方法。像这种向上运动与下向运动的二分法,明明是不合科学原则的,因为研究和叙述是不能分立的……所以只有把下向运动和向上运动合起来的研究方法,才能分析并认识经济现象;只有向下抽舍之后,更向上地渐渐加上去的方法,才是合乎论理的方法,才是合乎科学原则的方法,才能够不但发现事象的表面体系和事象的内部关联,而且使经济理论的叙述合乎科学的原则,使经济学理与历史的事实相适应。(陈豹隐:《经济学讲话》)

重提二版跋

为《资本论》(第一卷)“作序”,马克思有生之年写有四个成型作品:按时间顺序,分别是1867年7月25日的德文第一版序、1872年3月18日的法文版序、1873年1月24日的德文第二版跋,以及1875年4月28日的法文版跋。

【注:此文涉及这些“序言”的引用采自《资本论》第1卷,2004,第7-27页

这里之所以高举出二版跋,乃因其在马克思方法论文献中占有显赫地位,以及人们对其中包含的特殊工作内容的严重忽略和不理解,乃至根本拒绝。例如,人们通常会记住《导言》第三节是讲政治经济学方法的,而干脆忘掉了二版跋,直至利用对前者的误解来否定后者。举一个例子说,“一切生产都是个人在一定社会形式中并借这种社会形式而进行的对自然的占有。在这个意义上,说财产(占有)是生产的一个条件,那是同义反复。但是,可笑的是从这里一步就跳到财产的一定形式,如私有财产……至于财富在这种还是那种财产形式下能更好地发展的问题,还根本不是这里所要谈的。”

【注:《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1995,第5-6页

——在这里,财产的方法要从历史的角度来考察,它绝不是一个纯抽象的概念。

(一)

我们先从后者说起。“第二版跋中,马克思……把‘市民政治经济学’(原译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划分为科学的和庸俗的两类……但是马克思对待古典经济学的这种立场,并不是因为其性质是‘资产阶级的’,而是因为这种经济学的非历史观。”“不过,按照这一标准来评判古典政治经济学存在一个矛盾。因为绝大多数古典政治经济学家,都把现存秩序视为天然合理的。如果按照这一标准来评判古典政治经济学,包括斯密和李嘉图经济理论也应该是庸俗的。众所周知,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来自古典政治经济学,这样的评价会有损自己经济学理论的学术基础。于是马克思提出了另一个阶级观标准,即经济学(家)是否客观公正地分析了现代阶级关系,凡能够做到这点的政治经济学,‘它还能够是科学’。”不过,“需要指出,在马克思的双重标准中,其历史标准比阶级标准更重要,其阶级观服从于历史观。所以可以理解,马克思尽管认为古典经济学能够算作是科学,但并不排除他对这种经济学所持的批评立场……科学经济学是作为社会哲学的一种‘副产品’而问世的。包括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在内的古典经济学大都具有这种社会哲学的特点。从这种意义上讲,马克思对市民政治经济学的基本性质的评判是有道理的。”结论:“这表明马恩并不认为,存在一个像苏俄马克思主义中那样宽泛的资产阶级经济学体系。作为资产阶级意识形态,它的历史不仅比市民的意识形态短得多,内容也褊狭得多,它只是伴随现代阶级分化从市民意识形态中产生出来的一小部分。人们后来所谓的资产阶级经济学,不过是从‘市民经济学’或‘中产阶级经济学’误译而来。在原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中,与这种市民思想体系相对应的是他们倡导的共产主义思想体系。与苏俄马克思主义简单化甚至庸俗化的阶级观不同,马克思并不把市民政治经济学称之为资产阶级的政治经济学,正像他也不把自己关于共产主义的经济理论称之为无产阶级的政治经济学一样。”【注:沈越:《论古典经济学的市民性质——马克思市民理论再探讨》,《经济研究》2013年第5期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许光伟
许光伟
江西财经大学资深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