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磊:神秘“聂小倩”——马克思的价值范畴何以客观(之二)

赵磊 2020-06-27 浏览:
对于大多数人而言,理解使用价值的客观实在性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但是,要想理解价值的客观实在性,那是非常困难的。如同世人看见聂小倩就眼睛发直挪不动脚一样,即使马克思已经揭示了“价值对象性纯粹是社会的”,人们也很难在价值对象性那幽灵般的神秘性面前保持定力。换言之,对于价值范畴是否真的就是马克思所分析的那样,很多人表示深深的怀疑。

【本文为作者赵磊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赵磊:神秘“聂小倩”——马克思的价值范畴何以客观(之二)

(一)价值很神秘

马克思告诉我们,商品价值的存在,实在是一件颇为神秘的事情。

如同蒲松林笔下那些来无影、去无踪的鬼魂狐仙,马克思把价值的存在称之为“幽灵”。

为什么?

因为,“价值没有在额上写明它是什么”——马克思说。

因为,“直到现在,还没有一个化学家在珍珠或金刚石中发现交换价值”——马克思说。

正因为价值具有幽灵般的神秘莫测的属性,所以,若不掌握唯物辩证法和历史唯物主义这样的分析工具,要想把握价值范畴,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二)价值与价值形式

马克思关于价值范畴的定义很明确,也很深刻,他说:

商品价值的实体,“只是无差别的人类劳动的单纯凝结”。

问题在于,人们直观看到的不是价值,而是价值的形式——价格。

换言之,价值的“实体”——人类劳动的凝结,人们在直观中是看不见的。

价值的神秘性,在于就在于价值的实体并非直观所能看见。

那么,人们怎样才能间接地“看见”价值呢?

在马克思看来,价值是商品社会性质的“内在规定”,而价格则是价值的“外在形式”而已。

所谓价值形式(价格),就是价值显现出来的状态。

所谓状态,就是事物的具体形状、形态,是事物的外在表象。

通过价值形式,马克思科学地揭示了价值的存在,也间接地“看见了”价值。

马克思为什么特别在意商品价值的“内在规定”(抽象劳动)与“外在形式”(价值形式)的区分呢?

因为价值形式遮蔽、掩盖了价值的存在,甚至歪曲了价值的“内在规定”。

正因为这种“遮蔽”和“掩盖”,今天的主流经济学教科书才会那么自信地断言:价格与价值本身就是一回事,就是“均衡价格”,没有必要把二者区分开来嘛!

然而在马克思看来,价值与价格并不是一回事。

马克思说:“商品的价格即商品价值量的指数。”

什么是指数?所谓指数,就是“数量变动的相对数”。

既然“价格是价值量的指数”,那么价格与价值在数量上就不会完全一致。

马克思的价值范畴要揭示的谜题之一,就是价格与价值为什么会不一致。

(三)价值对象性

马克思对价值的定性虽然极为深刻,但问题是,价值的本质恰恰是人们理解价值范畴最为困惑的地方。因为:

既然价值的本质是一种社会关系,那么,马克思又凭什么说价值是价格的本体呢?

既然价格与价值并不一致,那么,马克思又如何通过价格去把握价值的客观实在性呢?

对于这个困惑,马克思做过深刻的分析。

在《资本论》第一卷第一章中,通过对价值形式的演化过程的辩证考察,马克思深刻地分析了商品的价值对象性,他老人家说:

“同商品体的可感觉的粗糙的对象性正好相反,在商品体的价值对象性中连一个自然物质原子也没有。因此,每一个商品不管你怎样颠来倒去,它作为价值物总是不可捉摸的。但是如果我们记得,商品只有作为同一的社会单位即人类劳动的表现才具有价值对象性,因而它们的价值对象性纯粹是社会的,那么不言而喻,价值对象性只能在商品同商品的社会关系中表现出来。我们实际上也是从商品的交换价值或交换关系出发,才探索到隐藏在其中的商品价值。”

请读者注意这段话中的关键词:“价值对象性”。这个关键词既是理解的难点,也是理解的关键。

什么是“对象性”?

马克思说:“现在我们来考察劳动产品剩下来的东西。它们剩下的只是同一的幽灵般的对象性。”

在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3卷这段话的页注中,第一版的译者就“对象性”这个词,给出了如下的注释:

“对象性的原文是《Gegenständlichkeit》,意思是:客观现实性,客观存在的东西。”

另外,我查了一下德文翻译,Gegenständlichkeit,意思是“客观性”。

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在人民出版社2009年出版的《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5卷中,有关“价值对象性”的这个注释却被删掉了。

难道,今天读者的水平已经勿需专门注释了么?

抑或,《马恩全集》第一版的翻译有误?

我期待好奇的读者能够考证一二。

(四)“实体”与“非实体”

无论如何,所谓“价值对象性”,就是指商品价值的客观性或客观实在性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赵磊
赵磊
西南财经大学《财经科学》常务副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