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长生、丁朕义:“革命”背后,美国那只看不见的手

朱长生、丁朕义 2020-06-26 浏览:
委内瑞拉事态发生到今天,背后一直有美国插手。这次委内瑞拉政局突变,美国又创造了不少颜色革命新手法:在未经任何选举的情况下承认委内瑞拉的“过渡总统”,反对党领袖瓜伊多在发表声明自封“总统”仅仅半小时后就得到了美国的承认;紧随其后,委内瑞拉驻美国武官倒向瓜伊多方面,承认瓜伊多为本国总统并拒绝执行马杜罗关于同美国断交的命令。所以概括起来,美国颜色革命的新技术手法是,预先准备好替换的国家权力机关——总统、美国的代理人等。

美国颠覆他国政权是有历史的。特朗普上台后曾发誓要减少海外民主资金拨款,曾令一些人松了一口气,然而好景不长,美国的手又开始庠庠了,不,准确地说,美国又何曾停止过颠覆他国政权的阴谋活动?2019年1月23日,委内瑞拉政局突变,全国代表大会主席(议长)、反对党领袖瓜伊多自封“临时总统”,要求重新举行总统大选,完成政府权力过渡。几分钟后,美国、加拿大等国表示支持。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随即宣布,由于美国不断策动委国内政变,委内瑞拉正式与美断交。24日委内瑞拉最高法院宣布,仅承认马杜罗为符合宪法的总统,认为瓜伊多自封为“临时总统”是“虚构权力”行为,完全不符合宪法。

委内瑞拉事态发生到今天,背后一直有美国插手。2018年一场使用无人机暗杀马杜罗的行动据称就有美国的参与。政变事发前1个月,瓜伊多曾秘访美国,事发后,美国马上对瓜伊多政治上表态支持(承认其合法性)、经济上提供援助,转而冻结马杜罗政府的国外资金,实施经济制裁,联手盟友共同打压民选政府。20世纪末以来,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在委内瑞拉的活动一直没有中断,通过提供资金、活动场所和邀请访美等手段支持委内瑞拉政治反对派推翻查韦斯政权及其政党联盟,打着“促进民主”“解决冲突”“加强公民生活”的旗号,进行倒查活动。

朱长生、丁朕义:“革命”背后,美国那只看不见的手

“革命”背后,美国那只看不见的手

美国对委内瑞拉查韦斯政权的“静悄悄的干涉”计划始于克林顿政府,布什执政以来,这项计划得到加强。美国在委内瑞拉身上,采取了对其他国家颜色革命的惯用手法,通过不断的操控舆论,制造经济混乱,同时通过培植亲西方势力,扭曲政治进程,以实现对敌方政权的颠覆,从而服务于美国的战略需要。这是又一起典型的颜色革命案例。同时,手法又有新突破。

如何认识颜色革命

颜色革命又称“花朵革命”,因参与者通常采用一种特别的颜色或者花朵来作为他们的标志而得名,是21世纪初期发生在中亚、东欧独联体国家和中东北非地区的一系列以颜色命名、以和平和非暴力方式进行的政权变更运动。它有着明确政治诉求,背后一般都有外部势力插手,经过社会动员,往往导致持久的社会对立和动荡,给执政者形成强大压力。

美国通过策动颜色革命搞乱他国政局、推翻他国政权。那么应该如何看待和认识颜色革命呢?颜色革命是冷战后西方推行新一轮“和平演变”政策的产物。冷战后,美国通过一段时间的调整和一系列的适应性动作,已经逐步消化吸收了胜利果实。为长久保持冷战红利,美国积极谋求一超独霸的地位,加快推行单边主义的步伐。

朱长生、丁朕义:“革命”背后,美国那只看不见的手

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宣布:委内瑞拉正式与美断交

为此,美国文武两手双管齐下:“武”的方面,以自身超强的军事实力发动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直接建立亲美政权;“文”的方面,强化意识形态色彩,在独联体范围内、中东及蒙古推动颜色革命,借推行“民主”之机,利用某些国家内部的困难和矛盾,以“自由、民主”为口号,以经济或人道主义援助为诱饵,以美元开道,以某些不大听美国招呼的国家为重点,继续进行“和平演变”,以推动认同西方民主价值观的反对派上台执政的方式为美国的国家利益服务。

颜色革命伎俩手段

依托推手。从发生过颜色革命的国家来看,国内的反对派是颜色革命的中坚与骨干力量,并且无一例外,都是经过西方洗脑或收买的,明里或暗里亲美英等西方国家。这就决定了一旦其成了当权派,必定会不惜牺牲国家利益迎合美英西方国家的要求。基本依靠力量有国内反对派的信徒、不满国内形势要求改变的人群两类。两者有很大区别,一种是自觉,一种是盲从或被裹挟。前者由于长期受到反对派宣扬的价值观的洗脑,笃信西式的“民主”“自由”等价值观理念,因此,他们自愿而且积极地加入到颜色革命当中。后者自身并没有分辨能力,一般都悲剧地沦为反对派要挟政府的炮灰。发生颜色革命的国家,大多政治黑暗、腐败横行,他们寄希望于更换执政者而“换换运气”。其行为大多是出于对本国政府的失望,而不是信奉西式所谓的“民主”价值观,所以,这些人在那些颜色革命成功的国家成了最失望的人群,因为到最后他们发现——赶走了一只狼,却来了一只虎,他们会感觉受到了彻头彻尾的欺骗和伤害。

朱长生、丁朕义:“革命”背后,美国那只看不见的手

2018年8月,马杜罗成功躲过了无人机的暗杀

主要采取以下7个典型手段:一是利用非政府组织实施长期政治渗透。西方国家把非政府组织作为推行西方价值观、颠覆他国政权的工具、西方政府喉舌和代理人,对目标国进行长期政治渗透。二是利用“第五纵队”作为利益代言人。“第五纵队”指的是西方国家在演变目标国内培植的内奸、叛徒或颠覆分子。美国中情局设有秘密行动组,专门负责在目标国建立“第五纵队”,企图通过宣传、政治和经济操纵、军事行动和半军事行动推翻目标国政府。三是利用青年学生、激进势力作为运动骨干。西方国家十分重视培植激进的青年学生组织作为发动颜色革命和“街头政治”的先锋队。他们通过开办培训班,精心挑选代理人,培养运动领袖和骨干力量。四是利用弱势群体作为运动基础。2014年2月乌克兰政权更迭中,广大的低收入阶层,如青年学生、市民、退伍军人、失业者与无业游民等成为运动的基础,受“雇佣”的“志愿者”也多来自这部分人群,倍受寡头欺压、苦不堪言的中小工商业主等意见群体也成为运动的重要支持力量。五是利用媒体为运动造势。美国实施媒体项目,制作电视和专题广播节目,培训大批从事反当局活动的媒体人,资助反对派媒体,使亲西方的媒体尽可能覆盖目标国所有地区,成为反动派煽动、动员示威、甚至是募捐赞助的宣传工具。开动各种媒体机器,对执政当局进行“不民主”“专制”等妖魔化宣传。六是利用双重标准混淆是非。赞成符合自己利益的价值判断或行动,反对或限制不符合自己利益的价值判断或行动,并把符合自己利益的价值判断或行动强加于人。七是利用暴恐掀起运动高潮。随着时代和技术的发展,为达到演变“异类”国家的目的,西方国家还将不遗余力、绞尽脑汁、千方百计地推出新的手段,这是由其本性所决定的。这次委内瑞拉政局突变,在俄罗斯看来就有许多新手法。

来源 : 《军事文摘》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