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斌 | 第二小提琴手:天才与贡献——纪念恩格斯诞辰200周年

余斌 2020-06-25 浏览:
恩格斯在《国民经济学批判大纲》和《波河与莱茵河》中展现了自己的天才,不仅如此,除了《资本论》及其手稿外,构成马克思主义三个组成部分的经典著作的半数以上文献都是由恩格斯完成的。但是,恩格斯连想都没有想过要在马克思主义的名称上挂上自己的名字。恩格斯不仅甘当绿叶,而且为了做好这个绿叶,还奉献了伟大的牺牲。为了使马克思能够安心地从事理论研究和政治活动,恩格斯承担起了获取生活来源的责任,从事他本人十分厌烦的商业活动。恩格斯还在实践方面,参与了马克思主义的许多社会活动,并在马克思去世后捍卫了马克思的名誉。

余斌 | 第二小提琴手:天才与贡献——纪念恩格斯诞辰200周年

01 天才恩格斯

马克思的最亲密战友恩格斯于1820年11月28日出生在德国巴门,14岁时进入埃尔伯费尔德中学学习,16岁上高中,但17岁时由于转入商业工作,而从中学肄业。年仅13岁时,恩格斯就尝试写作诗歌,在中学里也做了同样的尝试,并尝试写故事。从事商业工作后,恩格斯走过不少地方,写了不少的诗歌和游记,还有文学评论和戏剧。他像记者一样写了不少所见所闻的通讯。最重要的是,恩格斯写作了反对德国基督教哲学家谢林的文章,展现了他对黑格尔哲学的深刻理解,表现出高超的哲学修养。直到他23岁的时候,也就是差不多今天中国大学生本科毕业的年纪,没有上完高中,也没有上过大学的恩格斯写出了《国民经济学批判大纲》。马克思在1859年即马克思已经41岁而恩格斯也到了39岁时写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还称这个大纲是“批判经济学范畴的天才大纲”[1]。

在这份天才的大纲中,恩格斯提出了今天的主张效用价值论的西方经济学仍然没有回答的问题:

【“关于实际价值的本质,英国人和法国人萨伊进行了长期的争论。前者认为生产费用是实际价值的表现,后者则说什么实际价值要按物品的效用来测定。这个争论从本世纪初开始,后来停息了,没有得到解决。这些经济学家是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的。”[2]
“物品的效用是一种纯主观的根本不能绝对确定的东西,至少它在人们还在对立中徘徊的时候肯定是不能确定的。根据这种理论,生活必需品应当比奢侈品具有更大的价值。……该谁来决定物品的效用呢?单凭当事人的意见吗?这样总会有一人受骗。或者,是否有一种不取决于当事人双方、不为当事人所知悉、只以物品固有的效用为依据的规定呢?这样,交换就只能强制进行,并且每一个人都认为自己受骗了。”[3]】

恩格斯的这个问题,后来由更加天才的马克思来回答了。在马克思看来,物品的效用即其使用价值与它的价值没有任何直接的关系。生活必需品之所以比奢侈品的价值低,不在于生活必需品的效用低,而在于生产生活必需品所耗费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低于生产奢侈品所需要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这里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要比生产费用能够更科学地说明商品的价值。同时,这个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并不以当事人的意见为转移,从而不存在哪一方受骗的问题,交换也无须强制进行。

在《国民经济学批判大纲》中,恩格斯更为天才的表现是,从对国民经济学的批判中提出了消灭私有制的论断:

【“不消灭私有制,就不可能消灭物品固有的实际效用和这种效用的规定之间的对立,以及效用的规定和交换者的自由之间的对立;而私有制一旦被消灭,就无须再谈现在这样的交换了。”[4]
“这一切我们都看到了,这一切都促使我们要用消灭私有制、消灭竞争和利益对立的办法来消灭这种人类堕落。”[5]】

而恩格斯的这个消灭私有制的天才论断,后来被马克思和他一起创作的更为伟大的作品《共产党宣言》所采纳:

【“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6]】

甚至《共产党宣言》的任务,也不过是“宣告现代资产阶级所有制必然灭亡。”[7]

列宁曾经指出马克思主义的三个来源:

【“马克思学说是人类在19世纪所创造的优秀成果——德国的哲学、英国的政治经济学和法国的社会主义的当然继承者。”[8]】

而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写道:

【“不消说,除了法国和英国的社会主义者的著作以外,我也利用了德国社会主义者的著作。但是,德国人在这门科学方面所写的内容丰富而有独创性的著作,除去魏特林的著作,就要算《二十一印张》文集中赫斯的几篇论文和《德法年鉴》上恩格斯的《国民经济学批判大纲》。”[9]】

可见,恩格斯这份天才大纲还作为社会主义的来源之一在马克思主义的来源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这也表明,在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那里,政治经济学与科学社会主义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在完成《国民经济学批判大纲》之后,恩格斯开始亲身调查并写作《英国工人阶级状况》。马克思在20多年后出版的《资本论》第1卷中指出:

【“英国从大工业产生到1845年这段时期,我只在某些地方提到,有关情况,请读者阅读弗里德里希·恩格斯的《英国工人阶级状况》(1845年莱比锡版)。1845年以后发表的工厂视察员报告、矿山视察员报告等等,都说明了恩格斯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精神了解得多么深刻;把他的著作和过了18—20年以后才发表的童工调查委员会(1863—1867年)的官方报告稍加比较就可以看出,他对工人阶级状况的详细入微的描写是多么令人惊叹。”[10]】

这说明,恩格斯又一次天才地走在了时代的前列,在全社会没有意识到去了解工人阶级状况的重要性时,他已经完成了这一了解所需要的调查工作。如果说,后世的鲁迅把别人喝咖啡的时间用在写作上,那么恩格斯则是“抛弃了社交活动和宴会,抛弃了资产阶级的葡萄牙红葡萄酒和香槟酒,把自己的空闲时间几乎都用来和普通的工人交往”[11]。当时的英国工人正受着欧洲大陆其他国家人们的鄙视,但恩格斯对于和这些普通工人交往却“感到高兴和骄傲。高兴的是这样一来我在获得实际生活知识的过程中有成效地度过了许多时间,否则这些时间也只是在客厅里的闲谈和讨厌的礼节中消磨掉;骄傲的是这样一来我就有机会为这个受压迫受诽谤的阶级做一件应该做的事情,这些人尽管有种种缺点并且处于重重不利的地位,但仍然引起每个人的尊敬”。[12]

来源 : 建国门学派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余斌
余斌
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