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佳木:正确看待和处理改革开放前后两个历史时期的关系是搞好新中国史编撰的关键——评《新中国70 年》

朱佳木 2020-06-23 浏览:
正确看待和处理改革开放前后两个历史时期的关系,是搞好新中国史编撰的一个关键问题。《新中国70 年》是一部贯通描述新中国70 年历史、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 周年献礼的史书。在章节布局上,该书将改革开放前的几个犯错误时期和基本正确时期合在一起;在编撰内容上,将犯错误时期的错误与犯错误的时期加以区别;在书写行文上,注意将改革开放前的成就与改革开放后的发展相呼应,更加鲜明地体现出两个历史时期的内在联系。这样处理改革开放前后两个历史时期的关系,在方向上是完全正确的,在实践上是值得称道的。

二、在编撰内容上,将犯错误时期的错误与犯错误的时期加以区别,不使二者相互混淆

清代思想家龚自珍曾说过:“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②他的这句警世名言已被大量历史事实所验证。社会主义的敌人用这个办法搞垮了苏联和苏联共产党。在苏联解体、苏共下台后,他们又把矛头对准了中国,要西化分化中国,所用的一个办法同样是鼓吹历史虚无主义的思潮,而其中一个手段就是把我国改革开放前犯错误时期的错误与整个时期加以混淆。例如,说到“大跃进”,只讲那个时期违反科学规律的蛮干和人民生活的普遍困难;说到“文化大革命”,只讲那个时期对领导干部、知识分子的迫害和对经济建设的破坏。受这股思潮的影响,我们过去一些关于新中国历史的书籍,在讲到改革开放前那几个犯错误时期时,也只注重其中的错误,淡化其中的成绩和成就,而且一度形成一种舆论氛围,谁要是讲那几个时期的成绩和成就,谁就要被扣上“左”的帽子。要知道,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总共不过29年,这几个犯错误时期加在一起已占了其中几乎一半时间;如果再渲染那些年政治运动中出现的扩大化错误,这样的国史书势必会给人一种改革开放前历史是一连串错误集合的印象。把这样的国史书拿给读者,甚至作为大中学校的教科书,怎么可能让人了解新中国70年伟大飞跃的光辉历程、跨越发展的伟大奇迹、历史变革的宝贵经验呢?又怎么可能在群众特别是青少年中培育爱国主义思想、树立社会主义的历史自信呢?

为了接受苏联和苏共由于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全盘否定自身历史,导致偌大一个党作鸟兽散、偌大一个国家分崩离析的前车之鉴,国史工作者就必须反“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之道而行之,做到“护己之国,必先卫其史”,将犯错误时期的错误与犯错误时期加以区别。在这方面,《新中国70年》一书也是做出了有益尝试的。例如,在叙述“大跃进”运动时,用相当多的笔墨介绍了那三年水利建设上的成就,指出:

【“直到20世纪90年代,全国大型水库中的2/3是在这3年开工建设的”。】

另外,书中还特别提到那个时期建成的北京“十大建筑”,说它们“代表了当时中国建筑的最高成就”。③再如,书中对“文化大革命”时期党和人民取得的成就也采取了实事求是的态度,不仅说到过去已见于文件、书籍的一些成就,如第一颗氢弹爆炸、第一颗人造卫星及返回式卫星发射、籼型杂交水稻优良品种培育成功等,还说到过去不大提及的三线建设、秦山核电站建设、1973年环境保护工作方针的制定、百万次集成电路计算机研制、抗疟药青蒿素提取等;不仅说到经济、外交、军事战线的成绩,还强调了1975年的全面整顿和文艺政策的调整,农村合作医疗的推广和赤脚医生的普及,等等;不仅说到林彪、“四人帮”两个集团的捣乱、破坏,还突出了老一辈革命家和广大干部群众、科研人员对他们的抵制。尤其是书中用了相对较大的篇幅,介绍了周恩来、邓小平在毛泽东的支持下,围绕筹备召开四届全国人大会议同“四人帮”展开的斗争和取得的胜利,从而彰显那段历史中积极的光明的方面。这样书写犯错误时期的历史,既有助于人们吸取教训,又有益于人们看到历史的主流,对于读者全面认识新中国的历史、树立历史的自信无疑是具有积极意义的。

三、在书写行文上,注意将改革开放前的成就与改革开放后的发展彼此呼应,更加鲜明地体现出两个历史时期的内在联系

一段时间以来,有些人在讲新中国历史时,不但刻意回避改革开放前的成就,而且制造了一种似是而非的舆论,似乎肯定和宣传改革开放前的成就就是在贬低和否定改革开放。针对这种舆论,习近平总书记旗帜鲜明地指出:

【“如果没有1949年建立新中国并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积累了重要的思想、物质、制度条件,积累了正反两方面经验,改革开放也很难顺利推进”。④】

为了把这一论述精神贯彻到新中国史的编撰中,《新中国70年》一书不惜笔墨,在陈述改革开放前历史所积累的重要思想、物质基础、制度保证和正反两方面经验的同时,注意点明它们与改革开放后历史发展的内在关联。

例如,书中在记述中共八大做出的关于把在新的生产关系下保护和发展生产力作为国家主要任务的同时写道:

【“新中国成立以后几十年的历史证明,坚持这个基本论断,建设就成功,否则就遭受挫折”;】

在评价《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具有马克思主义发展史开创性意义的同时写道:这一文献“实际上为后来的社会主义改革奠定了理论基础,至今仍然是我们处理国家、人民内部矛盾的指导性文献”;在称赞“一五”计划的提前超额完成“初步奠定了中国社会主义工业化的基础”的同时写道:它“为其后的社会主义经济建设起到了重要的支撑作用”;在讲到第一次国民经济调整时期农村一些地方出现的“包产到户”时写道:这虽然在当时没有能坚持下去,但“为1978年以后推广农村家庭承包责任制积累了实践经验”;在记述20世纪60年代中期开始至80年代初结束的三线建设成就的同时写道:“这为我国改革开放初期实施优先发展东部外向型经济战略提供了充盈的物资、能源、动力支持”,“为国家安全提供了长久可靠的保障”,“也为改革开放时期优先发展沿海地区经济解除了后顾之忧”;在评论以“两弹一星”为代表的一系列科技战线取得重大突破的同时,引用邓小平的话说: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朱佳木
朱佳木
中国国史学会会长、中国社科院原副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