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宏:加拿大反对党领袖为何被赶出国会

李建宏 2020-06-22 浏览:
有色人种真正需要反对与推翻的,恰恰正是由白人种族主义者所制定和拥护的这些极其不公正、不合理的法律和规则,以及如此灭绝人性的强盗逻辑和变态思维!我们可以想象,凭借这些法律、规则和制度的保护,白人种族主义者可以高枕无忧地高居庙堂之上,以温文尔雅的风度,轻松自如地否定有色人种的平等权利。而长年累月在歧视与欺压的重负下艰难谋生的少数民族的心中,却蓄积着太多的怒气与怨气。

 【本文为作者李建宏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李建宏:加拿大反对党领袖为何被赶出国会

6月17日,加拿大联邦众议院正在就一项有关种族歧视问题的动议进行辩论。谁知风云突变,议长Anthony Rota当场宣布,将新民主党领导人驵勉诚(Jagmeet Singh)驱逐出国会议事堂。消息一经传出,迅即占据了各大媒体的头条,在全国舆论界掀起一场轩然大波。那么,贵为加拿大第四大政党领袖的驵勉诚,究竟犯下了何等不可饶恕的滔天大罪,而要蒙受如此奇耻大辱呢?

一、事件背景:“移民国家”永不消失的种族压迫和种族歧视

自15世纪末哥伦布率领的欧洲殖民船队入侵美洲以来,种族冲突与种族争端就成为整个美洲大陆历史的一条最重要主线之一。加拿大迄今为止的整部历史,充满了白人与有色人种之间侵略与反侵略、压迫与反压迫、歧视与反歧视的斗争。加拿大作为一个国家生来有罪,因为它的诞生是白人殖民者通过非法的暴力侵略以及惨绝人寰的种族大屠杀和种族大清洗而实现的。1867年立国之后,加拿大的政治基础更是牢固地建立在对移民和有色人种异常残暴的种族剥削、种族压迫和种族歧视之上。因此,加拿大所谓的“国庆节”,即是印第安人的亡国日。加拿大人庆祝“国庆”,就是为非法侵略庆功、为种族屠杀张目。

为了掩盖这段极不光彩的历史,西方资本统治集团十分狡猾地将加拿大定位为“移民国家”,以图混淆“殖民侵略”与“合法移民”之间的本质差别。其实,加拿大的殖民秩序正式建立起来以后,通过各种合法方式登陆的欧洲移民,始终是名副其实的二等公民(有色人种是三等公民),在职业发展和人际交往等方面都承受着巨大的社会不公,和最初以殖民起家的白人侵略者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他们的到来,使得在白人和有色人种的冲突之外,又增加了移民(传统上以白人移民为主)和本地人(白人殖民者及其后裔)之间的矛盾对立。随着时间的推移,前者的后代不断加入并持续扩充着后者的势力影响和势力范围。

自上世纪末以来,来自亚非拉的移民大量涌进国门,人数远远超过欧洲移民,成为新移民的生力军,加拿大的种族构成由此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在很多地方,特别是在多伦多和温哥华等大城市及其周边地区,以华人和印度人等为主的有色人种后来居上,在当地人口中占据了绝对多数,白人反到成了少数民族。即使是在全国范围内,由于白人的结婚欲望和生育愿望都远远低于其它种族,其人口老龄化的颓势已势不可挡。在人口总数的此消彼长中,加拿大的种族结构悄然改变。有人预测,在未来短短的十几年之内,加拿大城市人口中的百分之七十都将是有色人种。

尽管如此,加拿大本土白人仍然大权在握,牢固地霸占着各行各业的领导岗位,少数族裔在国家权力架构中处于明显的劣势。从最初的欧洲移民到如今的有色人种,哪个移民没有一肚子的委屈和满腹的心酸?种族歧视是几乎每个远离故土的海外游子永远都逃脱不掉的命运归宿,必将追随他们一生一世。如果说白人移民的后代尚可顺其自然地自动融入主流社会,彻底挣脱父辈所背负的移民枷锁。有色人种所承载的符咒却因其不可磨灭的生理特征,而注定要世世代代延续下去,就连功成名就如驵勉诚者也不能幸免。

二、事件的缘起有色人种争取种族平等的正义诉求再度受挫

驵勉诚于1979年出生于安大略省的士嘉堡,父母都是来自印度旁遮普邦的移民。在一岁时他曾被送回印度由祖母负责照管,后返回加拿大与父母团聚。驵勉诚的父亲是一名精神科医生,这在加拿大是一个工资收入和社会地位都非常高的职业,基本上是处在工薪阶级的最顶层。不幸的是,尽管生长于金铭鼎盛之家,由于肤色较深的缘故,驵勉诚从小就吃了不少苦头。在学校就读期间,因不堪同学的欺凌,他的父亲曾鼓励他学习跆拳道以便自卫。直到成年之后,他还经常受到白人警察的盘查和骚扰。加拿大种族歧视之严重,从中可见一斑。不知是否受到这些极度不愉快的生活经历影响,他对祖籍国印度的民族文化认同感极高,这从他头戴锡克教头巾的日常装扮中可以很容易看出来。2017年10月,驵勉诚成功当选为新民主党领袖,成为加拿大历史上首位掌管主要政党的少数族裔。

事发当日,驵勉诚试图推动国会通过一项反对种族暴力的动议。他在列举了诸多原住民无辜惨死于警察之手等铁证之后,严正指出加拿大皇家骑警内部存在对少数族裔的系统性歧视,要求重审皇家骑警的财政预算并公布使用武力报告。显然,这样的政治诉求要求并不算高,特别是在当前席卷整个西方世界的大规模抗议警察对黑人施暴的背景下,更是显得既合情合理,又顺应时代潮流。如果加拿大哪怕是还有一丝一毫的诚意来保护每一个公民的基本人权,这个动议本应毫无任何悬念地顺利通过,而驵勉诚也正是这样认为的。后来发生的事实证明,他实在是低估了加拿大种族歧视的严重程度和白人种族主义者的厚颜无耻。恐怕让他更没有料到的是,即使他已成功跻身于加拿大政界的最高层,也仍然难逃种族歧视之苦。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李建宏
李建宏
内江师范学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