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涌 江旭峰:美元霸权何时终结

江涌 江旭峰 2020-06-15 浏览:
未来,在国际金融动荡、世界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增大的情形下,中国、俄罗斯、上合组织、金砖国家、欧盟、英国等联合的概率势必会增大。而一旦联手,如INSTEX与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或与金砖加密货币等两两或多个成功对接,那么金融经济领域的欧亚大陆将正式形成,美国势必将成为世界经济之孤岛,美元霸权自然会无疾而终。

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关键时期,“我国面临的风险挑战之严峻前所未有。”美国霸权是我国面临的国际风险的重要源头,中美贸易战、疫情舆论战背后的整体战,是当前及未来一段时期我国面临的最大挑战。而美元霸权是美国霸权的核心,同时也是其最薄弱环节。由于美国硬软实力正在发生一系列变化,美元霸权的基础正在动摇,前提正在丧失。

江涌 江旭峰:美元霸权何时终结

随着美国经济金融化、虚拟化不断推进,美国经济泡沫化日趋严重,美元霸权的基础正在动摇。图为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

美元霸权的基础与前提

美国霸权主要是军事霸权、科技霸权和美元霸权形成的三位一体。其中,美元霸权是当今国际金融秩序的基础,美国霸权的核心。美元霸权是以经济、科技与军事所构成的硬实力为基础,以基于硬实力而形成的话语权、定价权、规则制定权等软实力为前提。

美元霸权的基础。美国企业是美元的重要载体,美国企业运营到哪里,投资到哪里,商业辐射到哪里,美元就流通到哪里。由充足美元滋养、产学研一体化促成的科技创新与科技实力,是美国企业富有竞争力的集中体现,是美国生产力进步的重要动力,也是美国高居国际分工和产业链顶端、分享国际最优厚利润的重要前提。而成体系性领先的科技实力,支撑美国构建了独一无二的军事实力,当今世界还没有哪个国家能够真正撼动美国的全球军事地位。由军事部门、垄断企业、国会议员和国防研究机构组成的庞大且牢固的利益集团,即军工复合体,是支撑美元霸权的重要国内政治力量。

美元霸权表现为“空手套白狼”的美元国际环流。美元国际环流一般是这样运行的:首先由美联储发行没有任何内在价值的纸币或电子符号——美元,然后由华尔街金融机构把这些美元货币变成金融资本,利用其境外分支机构和代理人形成的网络,在全世界进行投资。其中,很大部分投资是用于购买东道国新兴产业股份、高科技企业股份,或者被变卖的国有企业股份,最后,这些股权资本把相关商品、服务以及增加了的利润源源不绝地带回美国。美国通过美元的国际环流,实现了无中生有、无本万利的资本积累,实质就是财富掠夺。

美元霸权还表现为覆盖全球的美元结算支付网络。美元结算支付网络主要体现在CHIPS(Clearing House Interbank Payment System 纽约清算所银行同业支付系统)和SWIFT(Society for Worldwide Interbank Financial Telecommunications 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两大系统。美国通过两大系统,尤其是CHIPS系统,监督与管控世界所有经由相关银行涉及美元的交易。美国既可以从中获得巨额收入,又能获得大量情报,而且还可以通过将某一或某些交易主体排除在外,以变相达到将相关国家或地区排斥在国际贸易、金融体系之外的目的。

美元霸权的前提。霸权不仅需要经济、科技与军事构成的硬实力,还需要基于硬实力而形成的话语权、定价权、规则制定权等软实力。美国霸权的软实力表现在对国际秩序的主导能力,制定、解释与修改国际规则的能力,美国文化、价值观、意识形态的渗透与影响能力,等等。这些软实力反过来影响与强化美国的硬实力,硬软实力相互补充、相互影响。美国的国际软实力是美元霸权的重要前提。

为优化美国经济霸权,实现霸权利益最大化,美国主导制定了一系列金融新规则,如要求目标国(集中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成员国)不能“操纵”外汇市场、让浮动汇率合法化、允许并鼓励国际资本的自由流动、完全放开资本项目、完全开放金融市场、依据外汇储备发行货币、中央银行保持独立等一系列有利于增强美元世界货币地位、增进美元资本国际环流的政策规定。

此外,多年来美国利用其经济(实质是金钱)优势、教育优势、媒体优势,为相关国家培养、输送了一大批听信美国说教(新自由主义)的信徒,这些美国的信徒帮助母国引进一文不值的美元,将本国企业的股权资本(真实财富)兑换成美元资本(虚幻财富),并将通过国际贸易换回的美元,以远远低于本国融资成本的价格(即利息收益),购买与持有美国债券。美元正是在相关国家的追捧中才构筑了美元霸权。

江涌 江旭峰:美元霸权何时终结

2019年10月23日,美国脸书公司创始人、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出席国会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听证会,就脸书推出数字货币Libra等问题回答议员提问。

美元霸权的神话正在消逝

随着美国产业空心化,经济在世界中的分量不断降低,科技军事方面的优势日益缩小,美元霸权的基础正在动摇。尤其是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更加“我行我素,唯我独尊”,不断失信于国际社会,美元霸权的前提正在丧失。

美元霸权基础被动摇,前提被侵蚀。随着美国经济金融化、虚拟化不断推进,美国经济泡沫化日趋严重。制造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从1950年的26.77%下降为2016年的11.71%,实体产业占GDP的比重下滑到不足1/6,虚拟产业所占比重则超过1/3,家庭财富中金融资产所占比重接近2/3。美国实际上已经成为一个泥足巨人。

来源 : 世界知识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