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光伟 | 马克思革命:行动的语境——《资本论》行动理论的意蕴与模式

许光伟 2020-06-14 浏览:
“四卷结构”使《资本论》成为一体例完备的作品,毫不夸张地说,这得益于马克思对科学性与阶级性的“严谨统一”的处理。认真梳理《资本论》的逻辑可以发现,马克思是由主客观统一的行动范畴界定与刻画“资本运动”及其过程的,即运用了“事的科学”的学科门类归类和过程分析的基本笔法。“行动”的范畴生产与批判的理论效果体现在三个方面:第一,统一历史中的社会阶级、行动与个体行为,既蕴存阶级的主体概念的历史规定性,又突出社会启动个人的经济行为特征;第二,以生成性规定统一阶级、行动、语言,这种研究越出了语言本身,构造出“真正的实证科学”——阶级与行动内在统一的历史科学;第三,行动范畴最终迫使“唯物辩证法”(作为“历史学科方法”)和“历史唯物主义发生学”(作为“历史工作逻辑”)取得一致性,完结了理论实践的“意蕴”。通过渐进追询“行动如何可能”,各种行为模式在《资本论》中艺术地结成一体,结成完整的工作;这种大写意义的“逻辑构造”旨在消除各门具体科学之工作盲目性,通过学科批判的指导,有效服务阶级客观对象的社会现实,实现阶级、行动、理论科学的实践统一。

许光伟 | 马克思革命:行动的语境——《资本论》行动理论的意蕴与模式

【原编者按:人们愿意思考历史,即能够用历史进行思考。《保卫资本论》初拟提纲以“马克思革命:行动的语境”为总领,意在书写“中西对话、中西比较、中学与西学创造性学术集结”主题(参阅文末附件)。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中华历史实践与文化架构彻底击破了西方普世价值观。其整体预示中国经济学建构之文明基础之理论地基。我们需要于其中寻觅本真的方法论机理,由体而用,即用显体。然则从知行合一到知行不二,从政治经济学批判到本体论批判,中华范畴由行动的规定开始。春景与繁花并茂,落霞与孤鹜齐飞;以历史启动方法,以理论启示方法,中华行动结构亦必能有效启发知识结构,实现中华话语之实践之批判,形成“行者”与“知者”并举之《资本论》中华概念。】

【原文题注】此文是写在《保卫资本论》之后,笔者为完成《保卫资本论——经济形态社会理论大纲》(已交由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版权2014年12月)写出的未及放入其中的一篇文章,即该著的“写在后面”!现及时整理出来,以飨读者。支持项目:“《资本论》与中国经济学实践创新研究”。

一、引论:何为《资本论》提出的“行动”?

以行动诠释研究对象,还是以行为诠释研究对象?这涉及到对象→研究对象的发生学的规定问题。在此追问之下,属人或属物的问题将被超越,即社会科学询问“行动”,而非“行为”(无论人的行为或物的行为)。本文试图依托《资本论》,揭示“行动理论”的方法论意蕴,据以进行相关的周延性探讨。开篇论述,我们从讨论什么是“行动”开始。解题的思路是以事的科学审查《资本论》逻辑。《资本论》刻画的对象是一过程的运动,是这样的事件:《资本的生产过程》说明“生产的经济行动如何发生?”是为历史发生学的“逻辑”。《资本的流通过程》说明“流通的经济行动如何发生?”是为系统发生学的“逻辑”。《资本主义生产的总过程》说明“生活交往的经济行动如何发生?”是为现象发生学的“逻辑”。《剩余价值理论》说明为“批判性经济认识的行动如何发生?”是为认识发生学的“逻辑”。【注:许光伟:《资本论的逻辑究竟怎样练成?——我如何写保卫资本论》,《经济理论与政策研究 》2015年第8辑。】

经济学长期陷入无法有效区分研究的对象是“BEHAVE”(行为)抑或“ACT”(行动)的苦恼之中。例如个人主义者始终坚持认为:“经济学概念只是对于行动体系才有意义,但是它也适用于一个特定个人的行动体系——‘鲁滨孙经济学’。”【注:帕森斯:《社会行动的结构》,张明德等译,译林出版社,2008年,第765页。】

马克思之后,资产阶级经济学家中米塞斯是为数不多的在用语上坚持将“个人行为”(Individual Behavior)和“人类行动”(Human Action)区别开的理论研究者之一。但是,米塞斯的区分是肤浅的,认为一者是“无意识的Behavior”,另一者则是“有意识的Behavior”,仅此而已。并且后者唯其“有意识性”,使自身同动物彻底分开,又将自身定格为“经济动物”、“理性经济人”。此后,此种“经济人范式”试图囊括一切的理论科学,排斥和拒绝历史学科的一切有价值研究。或许在个人主义的追随者们看来,“历史理性”——作为行为模式——是不曾有的概念,因而不必加以考究。

【注1:从这个角度看,尽管存有这种否认:“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并不是普通观念中的科学唯物主义,而基本上是功利主义的个人主义的一种样式。它和后者主流形态的不同之处,仅仅在于它有一些‘历史的’成分。”(帕森斯:《社会行动的结构》,张明德等译,译林出版社,2008年,第111页)】

【注2:然而,我们必须说,“在思想发展史上,马克思无疑是首位系统提出客观存在批判研究任务的人类学家。”即马克思“作为科学家,也就在于首先是历史学家和经济学家。”故而,可以这么认为:“马克思提出任务的特殊方式是重构资产阶级工作者业已开展的研究路径,在经济学领域发动一场哥白尼革命,使经济学家还原到‘历史学家’(唯物主义历史工作者)层面进行工作。”(许光伟:《保卫资本论——经济形态社会理论大纲》,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4年,第41-42页)】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许光伟
许光伟
江西财经大学资深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