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磊:价值万岁?那是不可能滴 ——“劳动决定价值”是劳动异化的结果(之五)

赵磊 2020-06-10 浏览:
劳动异化不仅是“工资和私有财产”出现的直接原因,而且也是价值关系以及“劳动决定价值”这一经济事实存在的直接原因。因此,既然价值关系以及“价值由劳动决定”也是劳动异化的结果,那么,随着私有制的衰亡以及劳动异化的消除,价值关系以及“价值由劳动决定”也必然走向消亡。从劳动异化的维度来把握劳动价值论,其中蕴含的深刻性就在于:马克思不仅科学地揭示了价值为什么只能由劳动决定,而且科学地揭示了价值的历史性。

【本文为作者赵磊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赵磊:价值万岁?那是不可能滴 ——“劳动决定价值”是劳动异化的结果(之五)

(一)马克思

既然“劳动决定价值”是劳动异化的必然结果,那么,随着劳动异化的消除和价值关的消亡,“价值由劳动决定”也必将退出历史舞台。

马克思和恩格斯明确指出,消灭私有制是消除劳动异化的前提,而私有制的消灭则必须“以生产力的普遍发展和与此相联系的世界交往为前提”。

从“动力学”或“能量”的意义上讲,衡量生产力普遍发展的基本标准,就是自然力对人力的替代程度。

根据马克思劳动价值论的逻辑,由于自然力的贡献具有无偿的性质,所以自然力的贡献并不计入价值。一旦自然力趋近于全面取代人力,衡量人类劳动耗费的价值概念也将不复存在(参:赵磊《劳动价值论的历史使命》,《学术月刊》2005 年第 4 期)。

其实,马克思已经预见到了自然力替代人力的结果,必将导致“价值关系”土崩瓦解,他说:

【“社会劳动确立为资本和雇佣劳动对立的形式,是价值关系和以价值为基础的生产的最后发展。这种发展的前提现在是而且始终是,直接劳动时间的量,已耗费的劳动量是财富生产的决定因素。但是,随着大工业的发展,现实财富的创造较少地取决于劳动时间和已耗费的劳动量……相反地却取决于一般的科学水平和技术进步,或者说取决于科学在生产上的运用。”
“正如随着大工业的发展,大工业所依据的基础——占有他人的劳动时间——不再构成创造财富一样,随着大工业的这种发展,直接劳动本身不再是生产的基础,一方面因为直接劳动主要变成看管和调节的活动,其次也是因为,产品不再是单个直接劳动的产品,相反地,作为生产者出现的,是社会活动的结合。”
“一方面,发展为自动化过程的劳动资料的生产力要以自然力服从于社会智力为前提,另一方面,单个人的劳动在它[劳动]的直接存在中已成为被扬弃的个别劳动,即成为社会劳动。于是,这种生产方式的另一个基础也消失了。”】

我白话一下马克思论述:

其一,众所周知,“劳动是财富生产的决定因素”(劳动决定价值)是“价值关系”存在的前提——即马克思所说:

【“(价值关系)发展的前提现在是而且始终是,直接劳动时间的量,已耗费的劳动量是财富生产的决定因素”;】

其二,然而,伴随着自然力逐渐取代人力的趋势不断深化,劳动将不再是“财富创造的决定因素”——即马克思所说:

【“随着大工业的发展,大工业所依据的基础——占有他人的劳动时间——不再构成创造财富”;】

其三,结果,价值关系将逐渐趋于消亡——即马克思所说:

【“随着大工业的这种发展,直接劳动本身不再是生产的基础”,“于是,这种生产方式的另一个基础也消失了”。】

其四,导致价值关系消亡的根本原因,是科技发展引致的自然力替代人力——即马克思所说:

【“随着大工业的发展,现实财富的创造较少地取决于劳动时间和已耗费的劳动量……相反地却取决于一般的科学水平和技术进步,或者说取决于科学在生产上的运用”。】

(二)财富尺度:劳动时间?自由时间?

对于自然力替代人力的趋势必然导致的历史性转变,马克思做出了科学的预见:

【“表现为生产和财富的宏大基石的,既不是人本身完成的直接劳动,也不是人从事的劳动时间,而是对人本身的一般生产力的占有,是人对自然界的了解和通过人作为社会体的存在来对自然界的统治”。】

一旦劳动不再是财富创造的一般条件,那么价值关系必将趋于消亡。正是基于这个逻辑,马克思明确宣布了“价值关系必然崩溃”的预言:

【“一旦直接形式的劳动不再是财富的巨大源泉,劳动时间就不再是,而且必然不再是财富的尺度,因而交换价值也不再是使用价值的尺度。群众的剩余劳动不再是发展一般财富的条件,同样,少数人的非劳动不再是发展人类头脑的一般能力的条件。于是,以交换价值为基础的生产便会崩溃。”】

如果劳动“不再是财富的尺度”,那么,未来社会(共产主义)的财富将由什么构成和衡量呢?马克思给出的回答是:

在未来社会,“财富尺度决不再是劳动时间,而是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以劳动时间作为财富的尺度,这表明财富本身是建立在贫困的基础上的”。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赵磊
赵磊
西南财经大学《财经科学》常务副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