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冰:悬崖边缘的美元本位制

叶冰 2020-06-08 浏览:
金融危机后的十年,美元本位制内生缺陷带来的痼疾始终难解,且由于美国为摆脱危机影响,继续执行自利性的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将问题进一步推向崩溃的边缘。一方面,美国自身受到经济增长动能丧失、流动性泛滥难以控制、金融自由化积重难返、双赤字问题利剑高悬等负面影响,本位货币价值的基础与信心愈发松动;另一方面,外围国家同样饱受流动性泛滥、资产泡沫膨胀、汇率战与利率战、美元储备过于集中、金融危机阴影的负面影响,无论从市场选择还是从国家选择的角度,都开始考虑对国际货币体系的改良与替代方案。更重要的是,一直以来未曾出现的“冲击性事件”随着美国债务总额的飙升,有了可以量化的具象,美元债务危机一旦发生,将直接颠覆美元本位制。

叶冰:悬崖边缘的美元本位制

书名:美元病——悬崖边缘的美元本位制

ISBN: 978-7-5217-1689-4

定价:59.00元

中信出版集团5月出版

作者简介】叶冰,高级经济师,现任工银安盛人寿保险有限公司风险管理部副总经理,中国保险资产管理业协会特邀研究员;外交学院法学博士,北京大学文学硕士,北京大学文学学士、理学双学士。

【内容简介】如果以货币的“权力”为棱镜,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界,将会折射出一幅全新的面貌。在这个全球化的世界,一只名为“美元”的隐形之手不停地重塑着国家政治与国际关系,左右着社会组织与人类社会。它是继西班牙舰队、荷兰贸易公司、英国工厂之后,攫取全球资源并掌控利益分配的新利器。

此书从浩繁的历史书卷中寻觅证据、摸索规律,探讨美元如何取代英镑,站到货币权力的金字塔尖;又是如何因其“脱锚”和“脱嵌”的天然缺陷,挣扎于“新特里芬悖论”的泥淖,从而逐渐流失其价值基础与权力根基。纵观牙买加体系四十余年历史,美元体系从建立之初就埋下危机根源,并随着货币体系周期的兴替逐渐步入恶性循环,“美元病”的表征愈益明显。

读完此书你或许会发现,国际经济金融活动的很多现象,都可以为“美元病”写下注脚。

叶冰:悬崖边缘的美元本位制

历史上,本位货币危机最终都是以债务信用危机的形式爆发的,观察美元本位制危机的外在表征,同样可以看到美国在日益靠近债务信用危机的爆发点。这是由于即使经历了全球性的金融危机,美元本位制的基本设计缺陷、美国对货币权力的滥用也没有发生根本性的改变。

在美元本位制下,由于“多余自由度”的存在,每逢美国经济出现问题时,它总会采用同一个药方:以“双逆差”的弱势美元政策来刺激经济增长和化解转嫁危机,例如,1971—1973 年的“ 尼克松冲击”、1977— 1978 年的“ 卡特冲击”、2003—2004 年的“格林斯潘- 伯南克冲击”等,2008 年全球金融危机发生后同样如此。为注入流动性,2008—2012 年的“伯南克冲击”以近乎零的超低利率和连续四轮量化宽松政策,同时压低美国的短期和长期利率,使流动性泛滥、“双赤字”、经济“脱实向虚”问题更加严重。这种饮鸩止渴和对金融信用的过度透支行为,一方面从内部快速消解着美元的实际账面价值和现实价值基础,另一方面从外部引发外围国家对美元价值的质疑和对全球经济金融失衡的担忧。这一阶段,美元危机的根本原因、驱动因素与外在表征并没发生本质性变化,但更加剧烈,体现在更为激烈的双边摩擦,以及更多异质性思维的出现。

一、伯南克冲击

所谓伯南克冲击,指的是次贷危机爆发后美联储采取的扩张性货币政策及其产生的一系列流动性冲击。面对次贷危机带来的流动性破坏和信贷紧缩,美联储动用了价格和数量两种工具,向市场注入了巨量流动性以缓和危机。从2007 年9 月到2008 年12 月,美联储连续10 次下调联邦基金利率,隔夜拆借利率从5.25% 调至0.25%。当价格工具仍无法缓解经济衰退时,美联储又使用数量工具开启了连续四轮的“量化宽松”(见表5-1)。第一轮量宽启动于2008 年11 月,主要购买政府支持企业(房利美、房地美、联邦住房贷款银行)的债务,以及两房企业和联邦政府国民抵押贷款协会担保的抵押贷款支持债券MBS,共计1.725 万亿美元,目的是缓解金融市场流动性危机、恢复市场信心;第二轮量宽启动于2010 年11 月,购买标的是约8000 亿美元的长期美国国债,目的是通过压低长期利率提振美国经济,并为赤字财政融资;第三轮量宽启动于2012 年9 月,通过买入MBS、卖出长期国债的“扭曲操作”(OT),压低长期利率,支撑抵押贷款市场,共计买入MBS 1200 亿美元;第四轮量宽启动于2013 年1 月,共买入1.6 万亿美元MBS 和国债,目的是引导抵押贷款利率下行,刺激购房与融资活动,巩固房地产向好趋势。

叶冰:悬崖边缘的美元本位制

到第四轮量化宽松政策结束,美联储共计扩大资产负债表4.5 万亿美元。对于美国而言,低利率与量化宽松政策有效解决了流动性短缺,恢复了信贷扩张,提升了资产价格,将失业率降低到5.7% 的低位,同时,还没有对美国本土造成恶性通货膨胀的负面影响,通胀率大多数时间维持在2%左右的低位,这反映了美联储高超的政策掌控力。但对于外围国家而言,尤其是具有较高利率且资本项目完全开放的新兴国家而言,却因为“利率套利交易” 带来了大量的热钱流入。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