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磊:人力为啥不免费,后浪知否知否? ——“劳动决定价值”是劳动异化的结果(之三)

赵磊 2020-06-03 浏览:
如果人力的使用是免费的活动,那么谁来干活?谁愿意劳动?除非用超经济的暴力手段强迫奴隶“免费”干活——即便是奴隶,奴隶主也得给他起码的食物让他不至于饿死。至于资本家为什么能够无偿占有雇佣工人的剩余劳动,而无需对雇佣劳动者“付费”,其中的秘密也就是马克思指出的:“等价交换”关系成功地掩盖了生产过程中的雇佣剥削关系。

【本文为作者赵磊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赵磊:人力为啥不免费,后浪知否知否? ——“劳动决定价值”是劳动异化的结果(之三)

(一)惊涛拍岸

由B站推出《后浪》视频,有如惊涛拍岸,引发了不小的争议。

在我看来,分歧的焦点在于:

对于前浪赞美的“你们拥有了我们曾经梦寐以求的权利”,后浪们似乎并不以为然。因为,“更多的人还在苦苦为生存挣扎”。

前浪的话固然是事实;

但“苦苦为生存挣扎”,难道不同样是后浪们拥有了权利之后的真实写照吗?

“存在决定意识”。

在市场竞争的阶层分化背景下,除了被庸俗经济学的洋酒灌得醉醺醺的已经或正在跻身精英队伍的少数幸运者之外,在市场中打拼的大对数后浪却天然地认可劳动价值论。

问题是,后浪们真的理解劳动价值论的逻辑吗?

感性的认可是一回事,理性的把握却是另一回事。

感情上认可,有助于理性上把握;

但感性的认可,并不等于理性的把握。

只有真的理解了劳动价值论的逻辑,感性的认可才是可靠的。

(二)“有偿”才有价值

在马克思看来,用“效用”(有没有用)来衡量商品的价值之所以是荒谬的,乃是因为:

商品和服务“有没有用”,这只是价值存在的前提,并不是决定价值的因素。

没有用的东西当然没有价值,但是,“有用性”并不是价值的实体,“有用”并不等于“有价值”。马克思对此有明确的论述:

【“在商品的交换关系本身中,商品的交换价值表现为同它们的使用价值完全无关的东西。”】

价值为什么是一种与使用价值完全不同的东西呢?传统的解释是以区分“商品二因素”和“劳动二重性”来立论的。

对于传统解释,经济学家嘲讽说:

【“都AI(人工智能)了,都无人工厂了,都无人商店了,活劳动都成了无用阶级了,你还拿100多年前的教条说什么劳动创造价值,有意思吗……”。】

于是,董事长说:

【“能被资本雇佣,那是‘修来的福报’。您就好好珍惜吧,您那!”】

对于正在进入人工智能的今天而言,传统解释似乎缺乏说服力。

之所以如此,并不是因为传统解释与《资本论》的逻辑不符,而是传统解释忽略了《资本论》逻辑中的一个重要理论节点:

“有偿性”是价值的重要特征!

换言之,“有用”而“无偿”的东西是没有价值评价必要的,否则免费的空气也会有价值(如果净化空气需要付费,那么空气也就具了有价值)。

可见,“有用”不一定“有偿”。

什么东西必须是“有偿”的呢?答曰:劳动!只有人类的劳动才是“有偿”的。

我要强调的是,从“有偿性”来理解价值,是劳动价值论的重要“知识点”之所在。

(三)人力不能免费使用的原因

我问后浪们一个问题:为什么自然力的贡献是无偿的,人力的贡献(劳动)却是“有偿”的呢?

众所周知,在市场经济活动中,人力的使用(劳动)必须“付费”,这是一个妇孺皆知的经验事实。

“付费使用人力”也就意味着人力是“有偿”的。

所谓“有偿”,就是“有价值”。

人们常说“天下没有免费午餐”,就是这个意思。

在马克思主义的逻辑中,人力之所以不能免费使用,其原因在于:

(1)在劳动还只是“谋生手段”而非“乐生手段”的情形下,任何人想要无偿占有他人的劳动产品,如果不借助于必要的超经济强制(奴隶主的皮鞭和镣铐),与经济强制(资本的雇佣关系)的手段,那么就必然遭到劳动者公开的或潜在的抵制和反抗;

(2)在阶级社会,剥削阶级必须在制度认可的游戏规则的保护下,才能“合理”且“合法”地无偿占有他人的劳动。比如:

——在奴隶社会,奴隶主依靠直接的暴力对奴隶阶级实行超经济强制,以此占有奴隶的全部剩余劳动以及部分必要劳动;

——在封建社会,封建主依靠土地垄断对农民阶级实行经济强制甚至超经济强制,以此占有农民的全部剩余劳动产品;

——在资本主义社会,资本家依靠生产资料垄断对雇佣工人实行经济强制,以此占有工人的剩余价值。

(3)在阶级社会,由于生产资料与劳动者的分离,使得劳动成了令劳动者“厌恶的事情”,即“劳动异化”。因此,除了“付费”,劳动绝不可能是“自觉自愿”的免费活动。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赵磊
赵磊
西南财经大学《财经科学》常务副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