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伟东:世界战疫和后疫情时代与中华道统(学统)的历史纪元(2)——中华气派中国气派东方话语世界与时代精神

谭伟东 2020-05-22 浏览:
美欧是资本主义的大本营,美国依旧充当着自由世界的领袖和世界霸主。欧盟主体尽管同老牌发达的资本主义发生了相当的演变,欧洲资本主义几大模式和欧洲梦也出现了不同于美国模式的新特点,但美欧的基本社会发展阶段和社会制度,大体上是相同的。而同美国梦碎一样,欧洲梦也并不具有什么特殊的吸引力。全世界的聚焦目标和希望关注,高度集中在中国梦之上。

【本文为作谭伟东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谭伟东:世界战疫和后疫情时代与中华道统(学统)的历史纪元(2)——中华气派中国气派东方话语世界与时代精神

06

美国国务院在公共网站上要求美国旅外侨民和所有人员立即—马上回国。这在美国依然成为高达三十多万确诊,死亡人数已超过八千多(现已140多万确诊,死亡逼近9万多人),疫情正在加速暴涨的态势之下,在美国医护系统依然已经无力应对的情形之下,极为不合常理和逻辑。其仅仅是预先推卸责任,还是另有其他可怕的战法与图谋,则不得而知。

西方阵营绝非铁板一块。意大利、加拿大等国,毫无疑问都同世界卫生组织一样,对中国经验、中国模式、中国做法,甚至背后的中国制度与文化,给了正面和积极的肯定。但西方没有中医文化和医疗系统,没有中国人命关天,关爱互惠的精神品质。因此,从根本上说,这些国家都无法拷贝中国方案。他们对中医中药,中国文化的贬抑和拒绝,依旧带着深深的西方傲慢和偏见。

人类史上文明的传播与推广,向来都是极为复杂社会历史现象。西方文明历经古希腊、古罗马、希腊化和罗马化、基督教罗马-拜占庭、基督教日耳曼思潮、中世纪欧洲身份认证和黑暗的中世纪、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的现代化,及其后工业革命的当代这样几个大的历史阶段。其中除了古典时代和中世纪的本身的落伍和软弱之外,其它的历史时期,无论内外,都是战乱不已,征服开路,殖民扩张完成的。奴隶制度、军事主义、帝国主义等特征,是其一贯的历史基调和主旋律。

西方文明没有经历过自己的大同之世,没有出现过圣人与圣治时代和历史性的辉煌。它们不可能信奉真正的黄金时代与世界性和平。像波利克里、林肯等这类圣徒似的政治领袖,都无论在道统还是治统上,都达不到中华古典圣人圣治的水平。而西方的大人物,从凯撒、奥古斯都、图拉真皇帝、哈德良皇帝、查理曼大帝、奥托大帝、君士坦丁大帝、查士丁尼大帝、太阳王路易十四、彼得大帝、叶卡捷琳娜大帝、拿破仑大帝等等,同中国古代的明君圣主几乎没有任何可比性。甚至比不了印度阿育王和阿克拔大帝。

07

西方近代科学繁荣和技术发展,毫无疑问同中国古代的黄金时代,尧舜禹时代、夏商西周三代之治、大秦汉、盛隋唐、大元明清等伟大时代相比较而言,应当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西方科学绝非若李约瑟、马克斯·韦伯和汤因比等所定下基调的西方理性主义和公理体系的演绎发展结果。这是一种绝对的误判。尽管我们必须承认,哥白尼、伽利略开启的被牛顿推向极致的力学或者机械学的狭义物理学、天体力学,凭借着几何学公理范式和数学逻辑演绎系统,成就了莫大的科学辉煌。

但是西方科学技术革命的最真实的全貌却是如下这样诸多方面构成的:

第一,西方继承了中国、印度、埃及、两河流域的经验主义、实证科学和实验归纳科技传统和伟大创造与发现。在广泛的知识领域,实现了人类的最为宏大和广泛的经验拓展,完成了知识体系前置系统的超级探索与分类整理,其中包括在地域空间上的探险和整理,在可见与不可见的有限和无限的物质与精神空间上的微观-宏观-宇观全面开拓。这当然开展了人类学术史上、思想史上、社会与经济发展史上,前所未有的全方位地拓展性、系统性、全景式和动态科学演进性的探究,从望远镜、显微镜到火箭发射、宇宙飞船、航海、航空、航天和种种专业实验室,西方的生物学、微生物学、宇宙学、量子力学,同时现代意义上的数理化乃至语言学、道德学、文化学、人类学和社会学等等学科,统统进行了科学化的分类、重组和开拓。

第二,西学的归纳与演绎始终是双轨并行,并交叉互动、相互渗透和相互转化着的。他们凭借着西方人的集体无意识的民族性格上的任性、自我、特立独行,尤其是西方文明的巨大的个人英雄主义的天量回报方式,和对天才人物的无比崇拜和敬仰,并在冲破了火刑和开除教籍等残酷肉体与精神上的枝枯之后,形成了人类史上继中华的百家争鸣后的又一个百家争鸣的科学发现大时代。

第三,凭借着白人主导的西方文明,从全世界所掠夺的原始资本积累,尤其是在其征服之后所占有的大约一半地球陆地和远远超过一半的海上的巨大疆域和资源,和加上本土自然禀赋上的异常优越。把上述两点的西方科技发明创造和探险,在拥有资源与支撑以及人力资源全球性的吸纳之可能性下,将其同一定历史时期,把旧世界贵族特权阶层的高品质生活方式,推广到了中产阶级庞大群体之中,从而使得科技发明和创造,在西方世界和全世界,在供求两个维度上,同时获得了系统性、制度化的拓展,结果,科技发明创造便有只是服务于少数上流社会的奢侈品,和民间社会的偶然性的任性发见,变成了同专利权、知识专利等制度财权相结合的系统性的社会化的经济大创新与社会大发见。

08

西方文明的科技与教育体系,除了上述的商业经贸的因果动因之外,还同其民主社会的政教要求有关。自由公民的非文盲状态和理性公民的人力资源的前置条件,要求对公民进行所谓的起码义务教育。这成了国家的基本职能之一。

然而,美欧西方社会的科技与教育,信息与智能社会的直接成本,却是惊人巨大而难以承受的。西方文明的天才人物围绕和人力金字塔式的开发成本与奖赏方式,无论在社会动员与激励,乃至社会公平上,都遇到了瓶颈和挑战。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