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磊:价值究竟有啥用? ——“劳动决定价值”是劳动异化的结果(之二)

赵磊 2020-05-19 浏览:
劳动价值论作为评价体系,并不像某些学者所认为的那样,“是马克思主观构造、凭空发明出来的理念”。 因为,“劳动决定价值”客观存在于商品生产和商品交换之中,只不过马克思科学地发现并揭示了它的存在而已。劳动价值论当然是人们对人类与商品世界之间关系的一种评价,但是,这个评价所依据的标准却不是主观的,而是客观的。劳动价值论的客观性在于:评价商品价值大小的依据,并不是个人的“主观偏好”,而是以“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来衡量的人类“抽象劳动”。

【本文为作者赵磊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赵磊:价值究竟有啥用? ——“劳动决定价值”是劳动异化的结果(之二)

(一)价值是“比较概念”

什么是价值?

这看似一个常识问题,但却是很多人并没有真正搞清楚的问题。

按照西方经济学一以贯之的说法:

价值就是“效用”,

价值就是“稀缺性”,

价值就是“有没有用”。

一句话,价值就是物品天然具有的物质和化学的属性。

针对“价值是物的属性”这类庸俗经济学家的儿童思维,马克思调侃说:

【“那些自命有深刻的批判力、发现了这种化学物质的经济学家,却发现物的使用价值同它们的物质属性无关,而它们的价值倒是它们作为物所具有的。”】

可笑的是,把价值理解为商品本身所具有的“物的属性”,这种儿童思维不仅是一百多年前庸俗经济学家的“伟大发现”,直到今天,这种儿童思维也依然是“现代经济学”认定的真理。

如果庸俗经济学的“伟大发现”是真理,那么劳动价值论就成了谬误。

因此,有必要对“什么是价值”做一个简单考察。

从经济学一般意义上讲,所谓价值,就是人们对商品的评价,即:在交换过程中,该商品“值不值”以及“值多少”。

在马克思看来,商品只有在相互的比较关系中,才能确定“值多少”。用马克思的话说:

【“交换价值首先表现为一种使用价值同另一种使用价值相交换的量的关系或比例。”】

也就是说,价值是一个“比较概念”。

没有比较,就没有鉴别。

没有交换,鉴别和比较价值就没有任何意义。

(二)价值是“历史范畴”

那么,价值长成啥模样呢?

在原始社会末期的物物交换中,价值的外观就是交换双方持有的某种物品——商品A的样子,就是用来反映商品B的价值的镜子。反之亦然。

在市场经济中,价值最直观的样态就是“价格”。用马克思的话讲,价格是价值的表现形式。

那么,价值是如何产生的呢?

价值的产生来源于交换的需要。

人的劳动生产出了产品,人的劳动创造出了财富,这本来是一目了然的事情。

如果劳动产品不用于交换,那么人类就没有必要对其作出“值不值”以及“值多少”的评价,就不会有价值这个概念,也不需要用“价格”来表现价值。

马克思强调,并不是任何劳动产品都具有价值,只有用于交换的劳动产品才具有价值。所以马克思说:

【“谁用自己的产品来满足自己的需要,他生产的就只是使用价值,而不是商品。”】

因为一旦劳动产品进入交换过程,为了在交换中不吃亏,就必然出现和“什么”交换、能交换“多少”的问题。衡量这个“多少”的标准或者尺度,就是价值。

由此可见,并不是有了人类的生产活动,就有了价值这个概念。

只有当人类生产出来的产品用于交换,人类的经济活动具有了商品性质的时候,才发展出了价值范畴。

所以,价值是一个“历史范畴”。

(三)价值是“关系范畴”

那么,价值究竟是由什么构成的呢?对此,人们有不同的看法。

西方经济学认为,价值就是商品的“有用性”,或者“效用”——这就是著名的“效用价值论”。

然而马克思认为,价值不是商品的“效用”,因为价值“这种共同东西不可能是商品的几何的、物理的、化学的或其他的天然属性”。

在马克思看来,价值只能是“人类的抽象劳动”。

其实,劳动创造价值这个观点,在古典经济学那里就已经被提出来了。比如,斯密把价值归结为“辛苦和麻烦”。

请注意,斯密所说的“真实价格”,其实就是价值;而斯密所说的“辛苦和麻烦”,其实就是“劳动”。

经济学意义上的价值,虽然源于商品交换的需要,但价值这个概念,最初却产生于哲学的思考。

在哲学界,价值的含义是指“主体与客体的一种关系”,或“主体与客体相互作用的产物”。

从主客体相互之间的关系来理解价值源远流长,古希腊哲学家普罗泰戈拉就说过:

【“人是万物的尺度”。】

在认识论的视域中,“人的尺度”是价值评价的出发点和归宿。

在价值理论的视域中,所谓“人是万物的尺度”意味着:“客体是否对主体具有价值”?这就形成了人对物的如下评价: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赵磊
赵磊
西南财经大学《财经科学》常务副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