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仰:中国历史档案观念在当今米国的体现

刘仰 2020-05-07 浏览:
美国政府与美国媒体在公开性、知情权方面的抗衡、较量,常常只在美国社会内部。在美国以外,它们两者经常互相配合、协调一致,将公开性、知情权作为一致对外的工具,以共同维护美国的利益。最典型的就是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天真地接受了这个冠冕堂皇的说辞,结果成为苏联分崩离析的原因。进一步说,在美国推动的很多“颜色革命”中,美国政府和美国媒体都共同把公开性与知情权当成最主要的手段。而那些天真地将其视为“普世原则”、“世界惯例”的人,最终都深受其害。没有清晰地认识到美国政府和美国媒体在对内、对外两个方向上双重标准。
【题注:这是2018年《中国档案报》上我的一组连载文章,共8篇。有些有一定的时效性,有些是结合档案原理的基本理解。传统报纸文章,一般只能短小些,读起来也算轻松。本来还想接着写,但各种原因,为自己放弃了。总标题是集中一起贴出时临时起的,小标题是原有的。】

一、特朗普的麻烦与档案

刘仰:中国历史档案观念在当今米国的体现

当今世界最大的社交媒体面书(Facebook)最近遇到大麻烦,它涉嫌泄露5000万用户的个人信息。具体来说就是有人利用网络上的海量个人信息对美国大选乃至之前的英国脱欧公投实施操纵。针对这一事件的国内外评论很多,如何发酵、了结也有待观察。它同时也是档案领域面临的新问题,即社交媒体以及各种网络应用中形成的个人信息以及发布内容是否属于档案,对其档案性质的认定以及如何管理、使用,都是新技术条件下全世界档案工作的新课题。

在人们的印象中,档案一般都是指纸质文件。随着技术的发展,图片、声音、视频等也成为档案的一部分。网络时代产生的信息量远远超过人类历史上任何时期,有些信息具有重要价值,有些信息无足轻重;有些信息影响长久,有些信息稍纵即逝。面对海量的电子信息,使用手段方式会有很大变化,但档案的基本原则依然没变,例如,公开信息如何收集整理归档,隐秘信息如何掌握处理。因此,它既是一个新问题,也是一个老问题。简单说,它涉及到公开与保密的问题。

面书(Facebook)的麻烦实际上是特朗普“通俄门”的延续和扩展。“通俄门”意思是指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时,特朗普团队是否与俄罗斯有秘密合作打击竞选对手。由于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一系列令人瞠目结舌的言论和政策,“通俄门”成为美国政治斗争的一个焦点,它涉及到美国政治最根本的合法性问题。在这一场政治内耗中,人事变迁迅速而频繁,针对“通俄门”的调查一波三折。虽然有关调查已经对特朗普团队的“通俄”已经给出否定的结论,但是,这场美国政治的内斗愈演愈烈。面书(Facebook)事件就是对这一结论的反驳,试图再次掀起政治巨澜。本文不对“通俄门”作分析,只是想指出,在“通俄门”已有的调查过程中,关于档案或者与档案性质有关的文件,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在“通俄门”的调查中,美国政府部门以及共和党、民主党都做了各自的调查,形成了多个“备忘录”。在美国舆论和议会争执中,这些“备忘录”是否公开,成为令人瞩目的热点。美国历史上机密档案的公开导致政治危机甚至总统下台的事情不是没有发生过。然而,在“通俄门”的较量中,相关的备忘录并没有向媒体公开。因此,即便美国有关部门对于“通俄门”已经做出了结论,但特朗普的反对者仍然不依不饶,面书(Facebook)事件就是继续向特朗普施压的砝码。

这个问题涉及到美国建国以来一条重要的宪法原则,即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所确保的言论自由,或者说出版自由、新闻自由。在美国的政治原则中,言论自由或新闻自由毫无疑问已经成为一切其他自由的基础、前提和保障,以至于美国判断一个国家是否属于“民主”国家,关键标准之一就是有没有新闻自由,言外之意就是能不能让美国媒体进入做随心所欲的自由报道。

然而,美国宪法修正案所保障的言论自由、新闻自由从一开始就收到了阻击。阻击力量来自几个方面,首先是涉嫌诽谤的法律界限,其次是个人隐私的公民权利,再次就是涉及国家安全的保密原则。双方的较量一直以不同的方式进行着。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媒体比较听话,不太为难政府。但越战期间就不是。有人说美国在越南是败于美国的媒体。这个说法并不准确。越战刚开始时,美国媒体其实也很配合美国政府。越战后期之所以美国媒体越来越反战,关键在于美国政府内部的矛盾被逐步公开化,以至于在很长的时间里,不断有人将政府机密文件泄露给媒体,最终导致尼克松下台。

特朗普从竞选到上任,与媒体的关系并不好。但我认为特朗普对待媒体的恶劣态度并非他执政的首要麻烦。他最大的威胁同尼克松一样,即,美国政府的内部矛盾是否会被无底线地公开。目前,特朗普还能利用总统权力阻止公开不利于他自己的各种档案。这种情况还能延续多久?要知道,当初尼克松面对媒体的不断爆料,也挺了较长的时间。因此,面书(Facebook)事件在我看来只是针对特朗普的外围战,特朗普能否消弭政府内部的离异与内耗,我们可以拭目以待。

二、公开性与知情权

刘仰:中国历史档案观念在当今米国的体现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不久便宣布要公开当年肯尼迪总统被刺事件的相关档案,以至于全世界的舆论都期待着半个多世纪前的那场惊天谋杀能在特朗普总统的命令下真相大白。结果却令人失望。经过美国情报部门一些专业人士的劝阻,特朗普最终没有公开肯尼迪事件的全部档案。因此,肯尼迪被刺之谜依然在云里雾里,真相可能还需要等待,也可能永远不会出现。

来源 : 刘仰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刘仰
刘仰
著名作家、评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