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磊:唯心史观开出“实证”之花?天大笑话!——马政经何以“实证”(之六)

赵磊 2020-05-06 浏览:
由于不懂认识对象和认识过程的历史性和辩证性,所以,西方经济学的抽象往往是感性认识的抽象,而难以真正上升到理性认识的深层阶段。停留在感性认识也就罢了,问题是,西方经济学不仅自以为是地向宇宙宣布:只有“跑数据”才是经济学“唯一的科学方法”;而且还对着银河系中间的黑洞发誓:只有“跑数据”跑出来的结论,才是“唯一实证”的结论。同志们想想,一个在社会历史观上是地地道道的唯心主义的经济学,它能“实证”吗?

【本文为作者赵磊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赵磊:唯心史观开出“实证”之花?天大笑话!——马政经何以“实证”(之六)

(一)西经的自然观,为啥“唯物”?

据我观察,除了把量子力学曲解为“不可知论”的半吊子哲学爱好者以外,西方经济学的学者在自然观(或“世界观”)上,大抵还是比较沾地气的。也就是说,他们大抵上,还是接受唯物主义的“物质第一性”原则滴。

这倒不是因为他们学习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结果,而是因为科学对理论要求的结果。就科学对理论的要求而言,西方经济学若拒不接受唯物主义的自然观,那就没办法做实证,就没办法证明自己理论的“科学性”。

道理很简单:任何实证,都必须以承认客观实在具有“先在性”为前提,即必须承认“客观实在先于主观意识”——承认“物质先于意识”。否则的话,一切实证的努力(即“实际的证明”),就都成了毫无意义的可笑之举,就是“没事找事”。

换言之,既然“跑数据”的实证性被西经吹得如此神乎其神,那西经就必须承认,这些数据是先于人的认识而存在的客观实在,并不是捏造出来的——尽管不少数据的来源非常可疑。

如果否认这些数据是先于人的认识的客观实在,那么“跑数据”岂不是在“无中生有”,何来的实证性可言?

承认“客观实在先于主观意识而存在”,这是唯物主义的逻辑;否认“客观实在先于主观意识而存在”,这是唯心主义的逻辑。

不言而喻:唯心主义的逻辑与实证(“跑数据”)的逻辑,是自相矛盾滴,是不能相容滴,是要天天打架滴。

奇葩的是,在“科学划界”的语境中(即衡量某种理论是否科学),不仅唯物主义者天然地强调要有实证检验,就连唯心主义者也强烈要求必须实证检验。这真是没法子的事情,不这样你如何才能证明自己理论的科学性呢?

所以,面对要不要实证的问题,唯心主义者也开始“唯物”起来,这就叫“咸于唯物”咯!

问题在于,唯心主义“意识先在”的逻辑,怎么才能与“物质第一性”的实证逻辑保持一致呢?

在哲学史上,英国大主教贝克莱提出过一个著名的认识论命题:“存在就是被感知”。虽然这个命题在本体论上是主观唯心主义的,但却为实证工作提供了一个比较“唯物”的认识论依据。

按照“存在就是被感知”来进行实证,唯心主义者要么避而不谈唯心的本体论(把本体论“悬置”了),要么偷偷默认“物质优先于意识”的唯物的本体论假设。

所以,西方经济学的学者在进行实证工作的时候,不“唯物”是不行滴;至少在“跑数据”的时候,他必须是唯物主义者。

不然的话,你叫他怎么干活,怎么“跑数据”?

“跑数据”的初衷,必须“唯物”,也不得不“唯物”。

(二)西经的历史观,为啥“唯心”?

众所周知,唯物主义者都“不语怪力乱神”,也就是说,都强调实证精神。

但是,我们不能由此得出结论:只要你在自然观上“唯物”,那么你在历史观上也一定是“唯物”滴。

比如,有一种唯物主义叫“形而上学唯物主义”(也称“旧唯物主义”),就是“二皮脸”的唯物主义:它在自然观上是唯物主义的,可是在历史观上却是唯心主义的。

换言之,形而上学唯物主义在自然观上虽然讲“实证”,却不能在历史观上讲“实证”。

恩格斯在批判形而上学唯物主义时说:

【“这种唯物主义的第二个特有的局限性在于:它不能把世界理解为一种过程,理解为一种处在不断的历史发展中的物质。这是同当时的自然科学状况以及与此相联系的形而上学的即反辩证法的哲学思维方法相适应的。”】

由于缺乏辩证思维,形而上学唯物主义不能将唯物的实证逻辑贯彻到人类历史领域中去。

比如,以逻辑实证主义和证伪主义作为方法论的西方经济学,在自然观上虽然“唯物”,可最后却不得不在“观念”和“心理”中去寻找经济行为的根源(参:赵磊《西方主流经济学方法论的危机———唯心论抑或唯物论》,《经济学动态》2004年第7期)。这是为什么呢?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赵磊
赵磊
西南财经大学《财经科学》常务副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