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玉涛:警惕“开放”背后的和平演变图谋

王玉涛 2020-05-02 浏览:
作者要探讨的关键问题,“我们今天要讨论的问题不是世界向中国开放还是中国向世界开放,而是中国要向中国开放”,其真正含义是:政治民主化,自由选举,多党竞争,这也正是美欧等西方国家努力迫使中国接受的发展模式,其实质是以“开放”之名,要求中国与欧美接轨,全盘“西化”,接受西方民主制度和价值观,实行所谓的言论、集会、结社、出版自由,毫无保留、不加鉴别地否定自我,改弦更张、改旗易帜......这是彻头彻尾的和平演变策略在中国的上演。

【本文为作者王玉涛向察网的投稿】

王玉涛:警惕“开放”背后的和平演变图谋

熊培云先生在其《这个社会会好吗》一书的《中国应向中国开放》一文中,谈到中国发展趋势,他说:“作为价值判断,中国应该走向世界,世界也应该走向中国。但作为事实判断,我们看到的中国还不是完全开放的中国”,因为“我们不只有伟大的政府,还有伟大的“防火墙””。

在此,显然他对政府有情绪,因此不忘对政府进行一下讥讽,认为中国互联网有“防火墙”就不算完全开放。按此标准来衡量,世界上有完全开放的国家和网络吗?显然没有。如果有,美国完全没必要组建“五眼情报联盟”对其他国家进行监听。

接着,他论述了开放的必要性和对国家发展繁荣的重要作用,他这样写道:

【“一个国家要走向开放的世界或要建设繁荣的社会,它必须是开放的。”】

他以美国为例进一步论述:

【“说到美国,以我的理解,它的开放是两方面的:一方面,它有条件的向世界打开,它有移民政策,把世界各地优秀人才吸引过去,这是美国向世界打开的一面;美国的繁荣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向本国国民打开。”】

的确,美国有较为优越的移民政策,每年吸引大批优秀人才移民美国。但美国在吸引优秀人才方面还有其蛮横霸道、不守信用、背信弃义的一面,这在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美国处理中国留学生问题上表现突出。1978年,中美双方达成互派留学生和学者的谅解。1985年双方又签署了“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与美利坚合众国之间交换留学生与学者的议定书”,1987年我国国家教委负责人与美国新闻总署发表“中美教育会谈新闻公报”。上述谅解、协定和公报为中美两国之间进行科学技术和教育领域的交流开拓了广阔的前景。中美两国之间的合作不仅有利于促进两国人民的了解和友谊,也有利于人类的科学进步和文化繁荣。

根据1987年新闻公报精神,中美双方确认:中国公派留学人员学成后应回国服务两年。这不仅符合美国法律,也符合国际惯例。但在1989年之后,美国采取了违背自身承诺的举动。时任美国总统布什声称,美国将“重新研究中国留美学生要求延长逗留时间的请求”。美国参、众两院于1989年11月19日和20日以所谓留美人员回国会受到“政治迫害”为由,通过《1989年紧急放宽中国移民法案》,豁免了持J-1签证的中国数万名留美人员回国服务两年义务;11月30日,美国政府发表有关中国留学人员的声明和备忘录,决定通过行政手段,实施国会通过的法案中对在美中国学生的全部措施。此后,美国国会以中国留学人员回国“不安全”,将受到所谓“政治迫害”为借口,通过《1992年中国学生保护法》,该法除此前宣布的措施外,还规定:凡1990年4月1日前进入美国国境的中国公民,只要1990年4月1日以后连续在美国居住,并且往返中国大陆未超过90天,就可以在1993年7月1日的6个月内向美国移民归化局申请居留权,这样就可以成为美国永久居民。该法案的实施,使美国无偿得到了数万名中国公派赴美留学人员,使中国遭受严重人才损失。( 韩云川 著《中美人权之争》第41-41页)

以上美国为制裁中国,吸引人才,不惜背弃承诺,使出“下三滥”的手段。

其次,美国真的如作者所说的那样对国民完全开放吗?我们看看已故美国学者布热津斯基是如何说的。在其《战略远见-美国与全球权力危机》一书中,谈到美国公众对世界的了解时,他这样写道:

【“美国面临的第五个难题是公众缺乏对世界的了解。令人担忧的是,美国人对基本的世界地理、时事甚至重要历史事件的了解少得惊人。出现这种状况与公共教育体制的缺陷是分不开的。2002年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的一份调查显示,在18-24岁的青年中,加拿大、法国、日本、墨西哥和瑞典的青年能从地图上找出美国的人的比例,高于美国的同龄人。2006年的一份针对美国青年人的调查发现,63%的人在中东地图上找不到伊拉克,75%的人找不到伊朗,88%的人找不到阿富汗......而与此同时,美国正以高昂代价对该地区展开军事参与。在历史知识方面,最近的调查显示,只有不到一半的高年级大学生知道北约当初成立的目的是对抗苏联的扩张,30%的美国成年人列举不出美国在二战时的两个交战国。此外,美国公众对这几类知识的了解落后于其他发达国家。《国家地理》杂志在2002年的一次调查中比较了瑞典、德国、意大利、法国、日本、英国、加拿大、美国和墨西哥年轻人对时事和地理知识的熟悉程度,结果美国排名倒数第二,只超过发达程度远落后于他的邻国墨西哥。公众可直接获取的能帮助他们了解世界的报道太少,这进一步加深了公众的无知。除了五家主流报纸之外,地方媒体和各家电视台的国际时事报道少之又少,除了轰动性和灾难性事件的特别报道。长此以往,这种普遍性的无知可能导致公众面对煽动时产生不必要的担忧,尤其涉及恐怖袭击时。政府因此更有可能制定一些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外交政策。总而言之,公众的无知导致美国的政治环境中更受欢迎的,是把问题简单化的极端主义观点,利益游说集团也在背后兴风作浪;而不是对冷战后复杂的国际现实的多样化理解。”】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王玉涛
王玉涛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