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磊:为什么要跟“实证”较真?——马政经何以“实证”(之一)

赵磊 2020-04-21 浏览:
众所周知,把实证等同于“定量分析”(甚至等同于计量模型),这是当下经济学界的共识。但是,这个共识并不正确。因为实证的路径既可以侧重于“定量”分析,也可以侧重于“定性”分析。实证不仅与定量有着紧密关系,而且与定性也有不可分割的关系。不论是定性还是定量,都可以成为实证的手段和路径。

【本文为作者赵磊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赵磊:为什么要跟“实证”较真?——马政经何以“实证”(之一)

近几十年来,主流经济学对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简称“马政经”)的否定,主要集中在两个与“实证”有关的问题上:

一是指责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缺乏“形式化”的叙述形式(“形式化”的核心,就是用数学模型进行定量表述——量化或数学化);

二是指责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缺乏计量方法的统计检验(计量统计检验的旨趣,就是用计量模型进行定量分析——抽象或归纳)。

按照“现代经济学”所定义的标准来衡量,经济学界似乎达成了一个心照不宣的共识:既然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缺乏实证的手段和实证的载体,那么它就没有资格进入“经济学”的行列,当然,它也就没有资格进入“科学”的行列。换言之,是否“实证”以及有无“实证”,已经成为确认经济学身份的基本标志。

大家瞧瞧,衡量马政经是不是“经济学”,是不是“科学”,首先就不得不跟“实证”这个范畴,较一下真儿。

何谓实证?从词义上讲,所谓实证,就是“实际的证明”。英文“实证”(positive)一词,来源于拉丁文Positivus,其原意是“肯定”、“明确”、“确切”。在法国哲学家、实证主义创始人孔德看来,“实证”一词具有真实、有用、精确等含义。据有人考证,马克思早在 1841 年的《博士论文》中,就已经使用了“实证”以及“实证哲学”的概念。在著名的唯物史观奠基之作——《德意志意识形态》中,马克思和恩格斯又提出了“实证科学”的概念。

虽然马克思对实证的含义并未给出明确的表述,但是从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基本立场来看,所谓实证,就是从事实出发,并根据经验的观察进行分析的过程,比如:

——“经验的观察在任何情况下都应当根据经验来揭示社会结构和政治结构同生产的联系,而不应当带有任何神秘和思辨的色彩。”

——“在思辨终止的地方,在现实生活面前,正是描述人们实践活动和实际发展过程的真正的实证科学开始的地方。关于意识的空话将终止,它们一定会被真正的知识所代替。”

——“我用不着向熟悉国民经济学的读者保证,我的结论是通过完全经验的、以对国民经济学进行认真的批判研究为基础的分析得出的。”

实证离不开感性。因为实证与感性密切相关:感性既是实证的出发点,也是实证的基础。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说:

【“感性(见费尔巴哈)必须是一切科学的基础。科学只有从感性意识和感性需要这两种形式的感性出发,因而,科学只有从自然界出发,才是现实的科学。”】

马克思的这句话,深刻地揭示了感性在科学方法中的重要地位。

感性是什么?从感官的角度而言,感性就是经验,就是实验,就是实证。没有以感性为出发点的经验,没有以感性为基础的实验,就没有实证。一言以蔽之,所谓实证,就是“看得见,摸得着,听得到”。

对于科学而言,实证为什么是如此的重要?因为,某种知识和理论到底是不是科学,人们只能以自身的主观感受到的客观现象来确认。这种确认的过程,就有如贝克莱所说:

【“存在即是被感知”(至于如何评价贝克莱的唯心主义本体论,此处不讨论)。】

换言之,只有通过主观感受到的现象,来反推客观世界中“真实”发生的事情,人们才能确认某种知识和理论是否“真实”,是否属于科学。这里的“主观感受”,就是实证。正如恩格斯说:

【“我们的不同的感官可以给我们提供在质上绝对不同的印象。因此,我们靠视觉、昕觉、嗅觉、味觉和触觉而体验到的属性会是绝对不同的。……最后,接受所有这些不同的感性印象,对它们进行加工,从而把它们综合为一个整体的始终是同一个我,而提供这各种不同印象的同样也是同一个物,这些印象表现为这个物的共同的属性,从而有助于我们认识它。说明这些只有用不同的感官才能感受的不同属性,揭明它们之间的内在联系,这恰好是科学的任务,而科学直到今天并不抱怨我们有五个特殊的感官而没有一个总的感官,也不抱怨我们不能看到或听到滋味和气味。”】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赵磊
赵磊
西南财经大学《财经科学》常务副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