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文:国家治理才是国富国强的根基

周文 2020-04-17 浏览:
美国学者保罗·罗伯茨在《自由放任资本主义》中提醒中国,如果中国的决策者们误以为,迈向自由市场经济就是中国经济腾飞的原因,那么中国迟早要像今天的美国和欧洲那样,面对同样的失败。这些事实说明,中国经济发展仍然要避免过度市场化的“海妖之歌”诱惑,坚定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才会越来越繁荣,才会越来越富强。

【本文为作者周文向察网的投稿】

周文:国家治理才是国富国强的根基

探求中西方历史大分流的原因一直是困扰国内外学术界的一个重大难题:究竟是什么使得中国和西方世界在15世纪以后的经济发展历程上,呈现出两条截然不同的道路?长期以来,国内外学术界受到西方中心论的影响,固化于西方理论的共识:西方制度的优越与中国制度的落后。

然而,这确实西方理论一个致命的自负!

不论是2008年的金融危机,还是近一年多来的中美贸易摩擦和美国掀起的逆全球化和单边主义思潮和趋势,都显示出自由放任市场的堕落和市场原教旨主义的局限,更暴露了新自由主义经济理论蕴含的严重问题。

中国经济的崛起更是有力反驳了从地理、文化和人文角度解释历史大分流的西方中心论者的自大和偏见。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亚洲文明对话大会开幕式所言:

【“每一种文明都扎根于自己的生存土壤,凝聚着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非凡智慧和精神追求,都有自己存在的价值。人类只有肤色语言之别,文明只有姹紫嫣红之别,但绝无高低优劣之分。认为自己的人种和文明高人一等,执意改造甚至取代其他文明,在认识上是愚蠢的,在做法上是灾难性的。”】

因此,重新审视西方中心论,站在新中国70年辉煌成就的至高点上,严谨地分析国家在这一历史时期的作用,可能是解开“国家之谜”和回答历史大分流成因的真正钥匙。

古代中国的市场经济思想源远流长

事实上,相比西方,中国同样有着市场经济的理论和实践,甚至可以认为,《道德经》和《货殖列传》是市场经济思想的最早理论渊源。

《管子》在轻重篇中重视商品与货币流通,认为君主应当废除各种赋税,而国家收入仅依靠专营盐海之利,便可无籍于民。《史记》则是支持市场经济的著名史学著作。从循吏列传中的“使食禄者不得与下民争利”到货殖列传中的“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都是在反复强调市场经济思想。从《盐铁论》中可以看出,汉代反中央集权、削弱政府对经济的掌控能力和削减政府支出一直是儒学政客的主流思想,同时伴随着汉朝后期土地与财富向豪强富商的集中愈演愈烈,进而导致汉代之后为了加强政府经济权威的改革基本都以失败告终。

历史为人们展现了这样的画面:市场经济思想以儒道学说为载体首先在春秋战国时期就已产生,并于秦汉时期走向成熟,并成为之后中国历朝历代在经济方面主流的治国理政理念;这样的思想孕育出了曾经辉煌灿烂的中华文明,宋元时期的江南经济出现全盛,明清时期的市场经济走向成熟。只是到了近代,现代经济增长却遥遥无期。

根据万志英的考证,从16世纪开始中国进入了一个长期和平、农业发展和贸易复兴的时期,私人商业自由增长,土地、劳动力以及商品皆存在竞争而市场经济也走向成熟;同时政府则严守着儒家的最低税收、轻徭薄赋和藏富于民原则。恰恰在进入近代后,封建朝代特别是晚清政府政府既不能兑现民众的福祉,也无力抵御外来的侵略,更没有引导变革的能力。虽然这样的自由主义传统确实曾经创造了历史上的辉煌,但是最终没有将中国带入现代文明。

西方何以走出中世纪迷雾

事实上,自由主义的经济主张和当时的政策实践相去甚远,政府在欧美国家经济崛起的过程中都扮演了相当重要的角色。在英国,由托马斯·孟建立起的重商主义一直到19世纪仍有余威,而自由主义经济理论的提出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反对当时广泛存在的重商主义实践。对此,斯密也承认“期望贸易或行业自由可在英国完全恢复,却是和期望天堂岛或理想国可在英国建立起来一样愚蠢。不仅一般民众的种种偏见,还有许多压制不了的私人利益,都会誓死绝不屈服地反对这种自由。”

在法国,大革命不是摧毁了过去的一切,而是继承。托克维尔非常明确地写到:法国“在18世纪,政府权力已经十分集中,极其强大,惊人地活跃,它不停地赞助、阻止或批准某项事业。它许诺很多,给予也很多。它以各种方式施加影响,不仅主持大政方针,而且干预家家户户,以及每一个人的私生活。”

在德国,国家主义之父费希特强烈呼唤一个在政府主导下统一德意志国家的形成,甚至公开批评自由贸易,提出了一种乌托邦式的闭锁商业国模式。其后继者李斯特也深刻怀疑斯密为代表的自由主义经济学的合理性,认为这种理论显然是把还没有出现的世界国家假定为已经实际存在的情况,因而当下的经济学仍然是国家与政府的经济学。

远在大洋彼岸由汉密尔顿建立起来的美国学派,也要求政府应当通过制定工业化战略等方法来帮助国民经济自给自足,以摆脱英国对于美国经济的支配地位。可以说,并非是自由市场而是政府的积极管控成就了西方国家的经济崛起。

撕开重重叠障,今天我们可以更清晰地看到,欧洲之所以能走出中世纪的迷雾,正是在激烈的国家竞争中探索建立起政府主导下的财政军事国家模式,通过国家构建和殖民扩张,把整个世界席卷入现代经济体系之中。

不可否认,市场经济的特征是自发性交换经济,但是市场不是自发形成,市场经济形成有赖于一套特定的政治与法律制度,特别是作为现代市场经济更有赖于现代国家的建立。国家治理能力与市场经济发展是呈正相关的。纵观历史,一个国家的发展也有一个托尔斯泰定律,这就是成功的国家都是相似,失败的国家各有各的失败。由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大凡成功的国家都是更好发挥政府作用。

来源 : 察网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周文
周文
察网专栏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