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文林:伊朗在疫情与制裁的夹缝中彰显韧性

田文林 2020-04-12 浏览:
伊朗是中东地区疫情最严重的国家,疫情初期,伊朗政府在疫情防控上反应迟缓,除了技术性原因外主要是过多考虑政治稳定,同时也低估了新冠病毒的高传染性及其严重危害。面对美国的“极限施压”,伊朗随后的表现可圈可点,这从侧面表明,伊朗政府的执政理念和政治体制远比很多人想象的要好得多。疫情不仅改变了伊朗,也存在改变整个中东局势的可能。

当前新冠疫情蔓延至整个世界。其中,伊朗是中东地区疫情最严峻的国家。尽管这些年伊朗一直遭受美国“极限施压”,但是在当前面临疫情对极限生存能力和国家治理能力的考验时,伊朗的表现可圈可点。这也从侧面表明,伊朗政府的执政理念和政治体制,远比很多人想象的要好得多。

 田文林:伊朗在疫情与制裁的夹缝中彰显韧性

伊朗成为中东新冠疫情“重灾区”的原因

伊朗是中东地区疫情最严重的国家。自2020年2月19日出现首例新冠疫情病例后,伊朗的确诊病例人数直线攀升。截至3月15日,伊朗累计报告确诊病例已达13938例,累计死亡病例达724例。更让令人揪心的是,伊朗高官确诊人数及死亡人数,明显高于其他国家。2月25日,伊朗卫生部副部长哈里奇确诊感染新冠病毒,这是伊朗首位感染新冠病毒的政府高官。此后,包括负责女性和家庭事务副总统、最高领袖外事顾问韦拉亚提、文化部长穆内森、工矿部长拉赫曼尼、前司法部长在内的多名高官确诊。伊朗290名议员中有23名确诊。伊朗高官的死亡率也令人震惊。据不完全统计,伊朗最高司法副总监哈拉斐、伊朗全国合作团结战线主席恰玛尼、最高领袖高级顾问委员会成员穆罕默德·米尔默罕马迪、前高级外交官侯赛因·谢赫霍斯兰和哈迪·科斯罗萨西、前驻梵蒂冈及埃及大使霍思鲁沙伊、国家确认利益委员会成员穆罕默迪、前外交部长助理谢赫伊斯兰、德黑兰省议员法蒂玛-鲁赫巴尔,以及国会副议长、革命卫队反间谍部门负责人、革命卫队前政治部副部长等重量级政客,先后死于新冠肺炎。议会也有多名议员死亡。伊朗疫情如此严重,原因是多方面的。

一是错失了疫情防控的最佳时机。2020年2月19日,库姆最早确诊的两名新冠肺炎病例并无外国旅行史,甚至没有离开过库姆。同一天,一名从伊朗返回加拿大的女性也被确诊。这两件事说明,在2月19日之前,新冠疫情已在伊朗相当范围内蔓延。有媒体指出,早在2020年1月,伊朗就已出现新冠疫情。库姆议员法拉哈尼便指责政府隐瞒确诊和死亡人数,并表示库姆每天有10人死于新冠肺炎,到2月23日当地死于新冠肺炎人数已超过50人,超过250人被隔离。

在笔者看来,伊朗政府在疫情防控上反应迟缓,除了技术性原因外,主要是过多考虑政治稳定,低估了新冠病毒的高传染性及其严重危害。对伊朗来说,2020年从一开始就多灾多难。1月3日,特朗普政府公然刺杀伊朗“革命卫队”高级领导人苏莱曼尼,伊朗旋即向美国驻伊拉克军事基地发射导弹,算是扳回一局。但“革命卫队”忙中出错,误击落一架乌克兰民航客机,由此颜面尽失。在这种血雨腥风的背景下,伊朗特别需要营造稳定祥和的政治氛围。伊朗2月11日要举行伊斯兰革命胜利41周年纪念活动,2月21日举行四年一次的议会选举,因此伊朗低调处理新冠疫情,国庆游行集会和选举投票照常举行。事后看,延后发布疫情信息,错过了疫情防控的最佳窗口期;大规模人群聚集,加快了新冠病毒四处传播。

另外,伊朗这些年来很少经历烈性传染病疫情。无论是此前的SARS疫情,还是中东呼吸综合征,都未在伊朗本土大规模扩散。这使伊朗朝野对新冠病毒的来袭均有点麻痹大意,缺乏正确的应对方法和经验。2月24号,伊朗官方召开疫情发布会时,卫生部副部长哈里奇连口罩都没戴。民众仍按部就班地工作和生活,商店正常营业,民众在街上几乎没人戴口罩。据媒体报道,在2月21日伊朗选举投票现场,很多人聚集排队,却极少有人戴口罩,投票站按手印的公共印泥也被反复使用。待到疫情全面扩散,多位高官确诊乃至死亡后,伊朗上下才如临大敌,全力应对,但这时已错过疫情防控的最佳时机。

二是美国制裁加剧了伊朗医疗物资短缺。理论上说,伊朗的医疗卫生条件在中东地区并不算差。据2019年10月发布的《全球卫生安全指数》指出,在中东国家中,排名最高的国家是以色列和阿联酋,分列54和56位,伊朗排在97位。这次疫情发生后,伊朗工业、矿业和贸易部部长拉哈玛尼宣布,全国13家主要口罩厂商将24小时开工,每天能生产约200万只口罩。但伊朗医疗卫生物资不能完全实现自给。据伊朗卫生部官员称,本国药品97%都可以在国内生产,但药品原料的50%需要进口。而用于治疗罕见、慢性疾病以及癌症等疾病的大多数药物和医疗设备,包括医用的N95口罩,只能通过进口解决。

美国的制裁机制直接影响了伊朗获得医疗物资的能力,进而影响了伊朗有效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能力。2018年5月以来美国重启对伊制裁,不仅使伊朗石油出口和金融对外交往严重受限,也极大限制了伊朗进口重要药品和医疗器械。2020年2月21日,国际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又将伊朗列入黑名单。这意味着与伊朗的所有交易都将面临更严格的审查。尽管药品和人道主义物资不在上述制裁之列,但由于伊朗对外贸易结算受到监督和限制,许多外国公司因担心遭受美国惩罚性制裁,不愿与伊朗进行任何生意往来。

来源 : 人民论坛网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