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文:西门庆的政治经济学

周文 2020-04-12 浏览:
西门庆在金钱的攫取上是长袖善舞,如鱼得水,玩得游刃有余地。旦凡是有任何经济利益的机会,他马上脱胎换骨成为另外一个人,生意人的精明立马呈现出来。天生对经济利益的直觉,使他绝对不过任何有经济利益的机会,并敏锐地捕捉到一切赚钱的机会。精明过人又意志坚韧,手法老到又冷酷无比,判断精准而攫取得又淋漓尽致。自始自终,没有任何的失算和失误,从未亏损过钱财。可以说,西门庆是专为金钱而生,更为金钱而来。当然,最终结局也是为金钱而死。

傍上蔡太师,西门庆并未忘乎所以。他更知道县官不如现管的道理。为此,他一方面注意维持好与地方官员的关系,另一方面更加注重开发官府中的潜力股。对太师府翟管家引荐的新科蔡状元、安进士,热情款待之余,又是送金银又是赠缎帛,以图后报。对路过的宋巡按、蔡御史,西门庆张灯结彩,大摆筵宴,馈赠厚礼,不惜花费千两金银。夜间,还对蔡御史进行性贿赂。尽管在李瓶儿的丧事期间,对前来歇脚的黄太尉,西门庆也不敢怠慢,精心准备,大摆千人宴席,以图上司欢心。对待宋御史,西门庆“宰了一口鲜猪,两坛浙江酒,一匹大红绒金豸员领,一匹黑青妆花纻丝员领,一百果馅金饼。”反过来,宋御史随即差人,送了一百本历日,四万纸,一口猪来回礼。更大的回报还在后面,“一日,上司行下文书来,令吴大舅本卫到任管事。西门庆拜去,就与吴大舅三十两银子,四匹京段,交他上下使用。”(七十八回)

西门庆更擅长“官倒”,利用批文大肆敛财。某日,应伯爵领李三见西门庆,本来是打算做合伙生意。李三道:“东京行下文书,天下十三省,每省要几万两银子的古器。咱这东平府,坐派着二万两,批文在巡按处,还未下来。。。。。老爹若做,张二官府拿出五千两来,老爹拿出五千两来,两家合着做这宗买卖。” 西门庆听了,知道发财机会来了,说道:“比是我与人家打伙而做,不如我自家做了罢,敢量我拿不出这一二万银子来?” 至此,西门庆急不可待,马上又问道:“批文在那里?”李三道:“还在巡按上边,没发下来哩。”西门庆随即教陈敬济写了书,又封了十两叶子黄金在书帕内,与春鸿、来爵二人。分付:“路上仔细,若讨了批文,即便早来。”(七十八回)

同时,西门庆游走官场,上下通窜,左右逢源,两头获利。诸如,为收监的扬州盐商王四峰到太师府说事,净落一千两银子的人情;替图财害主的苗青开脱,又赚得五百两银子的外快;游说蔡御史“早掣一个月”的一纸批文,成就数万两银子本利的缎子铺;做朝廷古器生意时,宋巡按竟将发出的批文快马追回送与西门庆。由此,西门庆好事连连,利益接踵而至:免遭曾巡按弹劾,挤走夏提刑、升任掌刑正千户,促成荆都监、周守备、吴大舅奖掖升迁等等。西门庆打出的这一列连环套拳,获利匪浅,同僚也弹冠相庆,可谓一石数鸟。

正是官场的黑暗与腐败,促成了西门庆经济化人格的屡试不爽和愈演愈烈,西门庆由此成为一个时代的缩影。也正因如此,大明王朝的末日已为时不远了。

【周文,察网专栏学者,复旦大学教授。作者授权察网发布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周文
周文
察网专栏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