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文:西门庆的政治经济学

周文 2020-04-12 浏览:
西门庆在金钱的攫取上是长袖善舞,如鱼得水,玩得游刃有余地。旦凡是有任何经济利益的机会,他马上脱胎换骨成为另外一个人,生意人的精明立马呈现出来。天生对经济利益的直觉,使他绝对不过任何有经济利益的机会,并敏锐地捕捉到一切赚钱的机会。精明过人又意志坚韧,手法老到又冷酷无比,判断精准而攫取得又淋漓尽致。自始自终,没有任何的失算和失误,从未亏损过钱财。可以说,西门庆是专为金钱而生,更为金钱而来。当然,最终结局也是为金钱而死。

在小说的五十回,西门庆面对李三(李智)、黄四的“不明觉历”,应伯爵暗中收取两人的佣金,因而屡屡怂恿西门庆向李黄二人放款。伯爵因说:“今日早晨,李三、黄四走来,说他这宗香银子急的紧,再三央我来求哥。好歹哥看我面,接济他这一步儿罢。”考虑到应伯爵的狡诈,所有人都为此捏把汗,心想这次西门庆亏定了。但是,西门庆一概不加理会,大胆向李黄二人放款。西门庆道:“既是这般急,我也只得依你了。你叫他明日来兑了去罢。”(五十五回)一个有意思的情节出现了。正当放款时,由于李黄二人撇开应伯爵径直与西门庆交易,惹恼应伯爵,由此导致内讧,进而揭短,尽力破坏这笔生意,可谓是故事情节高潮跌宕。伯爵道:“你看这两个天杀的,他连我也瞒了,不对我说。嗔道他昨日你这里念经他也不来,原来往东平府关银子去了。你今收了,也少要发银子出去了。这两个光棍,他揽的人家债多了,只怕往后后手不接。昨日,北边徐内相发恨,要亲往东平府自家抬银子去。只怕他老牛箍嘴箍了去,却不难为哥的本钱!”(六十一回)事实上,西门庆对他们的行径并非不了解,其实早已了然于心,并作了通盘考虑,运筹帷幄,步步为营。对应伯爵的伎俩,西门庆也心知肚明,只是故作不知,显得举重若轻。而且一旦被骗,也有万全应对之策。那就是关键时刻动用衙役甚至官衙的生杀大权,亮出杀手锏。所以,西门庆道:“我不怕他。我不管甚么徐内相李内相,好不好把他小厮提在监里坐着,不怕他不与我银子。”(六十一回)

通览整部《金瓶梅》,写尽西门庆对金钱的精于算计,锱铢必较,同时又撒泼用钱,淋漓尽致。西门庆虽然有着对金钱的贪欲,但是又有着不同于时代的金钱观。西门庆需要重塑的是欲望帝国,金钱的魔力并没有使西门庆成为吝啬鬼,而是对金钱的大肆挥霍。因此,在对待金钱的态度上,西门庆不同于《儒林外史》中视钱如命、走火入魔的严监生,更不同于巴尔扎克笔下的渴望积攒天下钱财的葛郞台。西门庆身上尽管有着十六世纪中后期迷漫整个中国社会的颓败风气,但他所构建的金钱伦理超越了常人的认知,也摆脱了传统道德的约束,更反映出西门庆本人超越了当时中国的时代背景,有着资本主义萌芽的“雏形”:金钱不是简单的价值体现,也不是简单的交换媒介,而是一开始就着力以资本的形象出现,不断地谋求下一场更大的利润和财富,西门庆源源不断的非理性动力就在于此。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强调,“货币是资本的最初的表现,不必回顾资本产生的历史。这个历史每天都在我们眼前重演。”“只有越来越多地占有抽象财富成为他的活动的唯一动机时,他才作为资本家或者作为人格化的、有意志和意识的资本执行职能。”因此,在小说六十四回中,西门庆的感叹就是“兀那东西(银子),是好动不好静,怎肯埋没一处。也是天生应人用的。”

三、西门庆官商勾结,大肆敛财

在《金瓶梅》中,很少见到西门庆与商人的交往记述;更多的是与官府的人情应酬。不是与周守备、夏提刑做生日、贺千户庆升迁,就是往东京太师府打点;加官后更是整日忙于官员之间的迎来送往,不亦乐乎。其实,对于西门庆的所作所为,稍作细思,一点也感觉不到唐突和奇怪。因为西门庆“志存高远”,“放长线钓大鱼”。西门庆深知,自古官官相护,官商一体,要想保住家业,买卖越做越大,缺少了官府的照应与庇护是万万不能的。可谓是“官商合壁,天下无敌。”

一开始,西门庆与官府的交情尚属礼节上的一般性往来,仅限于庆贺生日之类,有事临时送礼打点一番。送杵头何九十两银子遮掩武大尸首,得知武松告状时让心腹家人来保、来旺打点县衙官吏,武松误杀李皂隶后送李知县一副金银酒器、五十两雪花银等即属此类。等到东平府府尹下文添提西门庆等涉案人员时,他才不得已动用了亲家陈洪、亲家的亲家杨戬提督这层关系。此后为李瓶儿所求衙门免提花子虚之事又动用了一次亲家的关系。关键是,这两次打点,最后均牵动到蔡太师,等于用不菲的金银在太师府先挂了号。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及至亲家陈洪受杨提督案情牵连,西门庆怕祸及自身,又用一千两银子到东京太师府买回一命,终于悟出结交官府的生死攸关:“早时使人去打点,不然怎了。”(第十八回)从此,西门庆瞄准蔡太师,由被动到主动,极力攀援。西门庆对蔡太师的趋附可谓一掷千金,出手“洒脱”。通过前几次的打点,他深谙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没有大投入就没有大产出的“硬道理”。为此,他煞费苦心,花五百两银子到杭州替蔡太师制造庆贺生辰的锦绣蟒衣,再花三百两金银打造蔡太师上寿的银人、两把金寿字壶,又两副玉桃杯、两件大红纱,两件玄色蕉布及其它礼物。第二次庆寿诞时,西门庆更是不惜血本,光生辰礼物就达二十来扛:“大红蟒袍一套、官绿龙袍一套、汉锦二十匹、蜀锦二十匹、火浣布二十匹、西洋布二十匹,其余花素尺头共四十匹、狮蛮玉带一围、金镶奇南香带一围、玉杯犀杯各十对、赤金攒花爵杯八只、明珠十颗,又另外黄金二百两,送上蔡太师做贽见礼。”(五十五回)两次庆寿诞的巨大投入,深得太师欢心,由此换来了更大的回报:第一次领回了五品官帽(后来又被太师提擢为掌刑正千户);第二次被太师收为干儿,并单独设宴款待。自此,西门庆根基已牢,从此官商一体,呼风唤雨,风光无限。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周文
周文
察网专栏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