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缉思:新冠疫情下的中美关系

王缉思 2020-04-08 浏览:
美国对华政策的巨大转变,中国已有清醒认识,并做出了相应的战略、思路和具体政策上的调整,方向是更加坚决地竞争、斗争。中国总体上强调对美国要丢掉幻想,准备面对惊涛骇浪般的挑战,必须敢于斗争、善于斗争、增强竞争意识。
【题记】本文根据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王缉思教授在“国家发展”系列讲座的演讲记录文字整理,未经本人审阅。“国家发展”系列讲座已举办30多讲,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推出在线版。

王缉思:新冠疫情下的中美关系

王缉思,北京大学博雅讲席教授、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院长、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今天我分享的主题是“新冠疫情冲击下的中美关系”,主要讲四部分:

一、 新冠疫情发生之后,美国对中国做了哪些事情、中美关系有哪些新变化;

二、 中国对美政策和态度的个人解读;

三、 中美关系的现状和走向;

四、 世界总体形势以及对中美关系的态度。

一.美国对华政策变化

美国对华政策的新动向可追溯到2017年,特朗普执政以后美国对华政策发生了重大变化。个人观察,2009年开始中美关系就逐渐朝不好的方向发展。也就是在奥巴马执政期间中美关系已经开始变化,只不过不像特朗普上台后那么显著。今天中美关系里的各项问题,包括经贸摩擦、香港、台湾、人权、南海、技术脱钩、知识产权等问题,在2017年特朗普上台前就已经开始。

特朗普还没上台,就给台湾领导人蔡英文打电话,引起美国国内很多人反对,中国也强烈抗议。特朗普上台之后在台湾问题上反而没做太多坏事,主要精力放在了对华经贸关系,以纠正中美贸易顺差。这符合特朗普本人的执政特点,即主要精力用于振兴美国经济,力图让美国再次强大。

特朗普和美国国务卿、国防部长以及身边的其他幕僚,均把中国确定为主要战略对手,即战略“竞争者”和所谓“修正主义国家”。“修正主义国家”的意思是说中国想要修整现在的国际秩序,对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不满。然后,美国声称要用全政府的方式同中国进行全方位的长期战略竞争。

特朗普执政期间的第一件大事就是与中国发生贸易摩擦,最后变成贸易战。今年初,随着中美达成第一阶段的贸易协定,贸易战告一段落。协议的主要内容,是中国要在接下来两年里购买价值20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包括油气、农产品、制造业产品以及金融服务,还有改善知识产权保护、停止强制技术转让、放松汇率管控等。

特朗普原本打算在今年11月美国总统大选以后进行第二阶段经贸谈判,但是中美都发生了严重疫情,第二阶段贸易谈判的时间和结果变得更加不确定。也就是说,中美贸易争端暂时熄火,但问题没有彻底解决,美国并没有取消第一阶段协议签订之前对中国加征的很多关税。

第二阶段谈判的重点,应该是针对中国国有企业补贴、市场准入、外商投资审查、网络安全等。

今年1月新冠肺炎爆发,中国本来希望在两国共同对抗新冠肺炎的情况下有更多合作,但是美国的反华言行不仅没有偃旗息鼓,反而变本加厉。

战略方面,美国在继续对中国施加压力。最近特朗普访问印度,含沙射影批评中国,还跟印度总理莫迪发表联合声明,表示要加强在印太地区的战略融合,建立有意义的南海行为准则支持旅游、航行与安全,这也显然是针对中国。美国同时还在努力削弱中国在联合国及其他机构的影响力,比如,近期美国就成功阻挠中国代表被提名为参选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的总干事。还有今年2月初,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全国州长协会上发表演讲,表示美中竞争不仅是联邦政府的事,也是各个州的事情,号召各州听从联邦政府的指示对中国提高警觉。

这次疫情发生以后,美国政府对中国不仅态度多变,表现也前后不一。特朗普刚开始还赞扬中国的抗疫工作透明公开,副总统彭斯也表示中国跟美国是在合作。后来就逐渐发生变化,特朗普在讲话中直接将新冠肺炎病毒称为“中国病毒”,反驳美国军方把病毒传到中国的说法。现在,美国在很多方面对中国造谣摸黑,单是疫情方面也说了很多坏话。

尽管如此,中美还是有一些合作,美国的疫控中心也加入了世界卫生组织并考察了中国代表团,《纽约时报》的记者也肯定了中国的做法,称美国应该学习中国。

总之,中美之间当前外交信息比较混乱,两国关系整体上并没有因为新冠肺炎爆发好转,反而更坏。

未来,特朗普政府和美国国会继续在贸易关系、技术竞争、网络安全、台湾、香港、涉藏、涉疆等很多问题上,出台新的政策和举措,加强部门协调,对中国全面施压。

贸易关系方面,2月底疫情严重之际,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开始对从中国进口的口罩、医用手套等几十种医疗产品免除关税,这对中国是好事,但是后来美国发现还需要进口中国的药品和药品原料、医疗器械,感觉很不舒服,担心未来受制于中国,决定要自己生产或到世界其他地方购买,减少对中国医疗产品和药品的依赖,想要跟中国脱钩。

技术竞争方面,对华为的打压仍在继续。孟晚舟女士还在加拿大,美国还想把她弄到美国审判。美国动用了外交、司法、行政等多重手段打压和抵制华为,特朗普政府的高级官员在很多场合,比如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强调华为对国家安全、民主政治制度的危害,企图阻挠英国等西方盟国在5G网络建设中使用华为设备。美国国内也在探讨怎样扶植本国5G产业发展,美国财政部对海外投资者加强审查的新规则也在最近生效。还有很多方面的协调政策,目标都是不让美国技术成为帮助中国加强监控能力、军事能力的工具。

来源 : 北大国发院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