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明国 高波:对世界疫情大爆发形势下的几点应急政策建议

刘明国 高波 2020-04-07 浏览:
这次疫情大爆发,对原本已深陷全球性经济危机的世界而言,是雪上加霜,西欧、美国、印度等已经陷入极度紊乱中,整个世界的紊乱度在加速膨胀,国际政治经济军事形势日益紧张、甚至白热化了,国内经济政治社会安全压力陡然加大。

【本文为作者刘明国、高波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刘明国 高波:对世界疫情大爆发形势下的几点应急政策建议

这次疫情大爆发,对原本已深陷全球性经济危机的世界而言,是雪上加霜,西欧、美国、印度等已经陷入极度紊乱中,整个世界的紊乱度在加速膨胀,国际政治经济军事形势日益紧张、甚至白热化了,国内经济政治社会安全压力陡然加大。

一、紧急叫停银行存量贷款利率转换,大规模降息(或免息)和减免增值税

在人心浮动、经济遭遇重创、众多中小企业破产或濒临破产的危急情况下,急需要安定人心、稳定经济、保住就业,这应该成为我们危机处理的第一原则。而央行去年推出的存量贷款利率转换,明显是违背这一原则的,不仅如此,而且还人为地增加了社会的不安情绪、甚至埋下对政府的不满隐患。不管未来央行是降低利率还是提高利率,总会有人因此而对政府心生怨恨。尤其是在欧美普遍降低利率,甚至实行零利率,以尽可能减轻实体经济负担、尽可能保就业的背景下,我们不仅必须要紧急叫停存量贷款利率转换,而且要对中小企业,尤其因为地方政府对其拖欠应付款导致资金面临断链的中小企业,实行大规模降息(或免息)和减免增值税。对那些原本就濒临破产的中小企业而言,减免所得税是没有多少意义的。

二、恢复供销合作社在我国农村经济中的支柱地位,发挥供销合作社在农资和农产品供销中的主渠道作用,合并粮食管理部门与供销合作社,加大政府采购的支持力度,确保我国大宗农产品供销通畅和价格稳定

不管是在农村精准扶贫中,还是在乡村振兴中,确保农民生产的农产品能够顺利地销售,都是关键性的环节。而对于城镇居民而言,农产品能够及时、充足、价格稳定地供应,依靠私人供销主体是不可靠的(去年猪肉价格的暴涨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保障城市粮食、肉油、蔬菜和水果的稳价、足量供应,是维持城市乃至社会稳定的最后防线。

现在,我国的供销合作社在全国范围内的网络体系大多仍在,稍加补充完善就可以正常运转。同时,原本下岗的供销人员可回归供销社事业单位系统,将原粮食管理部门和供销合作社的有关功能重新组合分配,强化粮食等大宗农产品的收储管理服务和供销职能。

各级政府行政事业单位拿出一部分福利和津贴预算,采购供销合作社的大宗农产品,用于单位食堂和当做津贴福利发放(但需严防过度发放),按照成本价结算。政府低保费的发放,也可以用采购供销合作社的粮油(按成本价结算),按照基本消费定额来部分代替;及时将因为较长时间失业而新出现的贫困户纳入低保范畴。剩余部分大宗农产品进入市场随行就市,亏损部分由财政补贴,盈利转为风险保障基金和冲销亏损,由财政支付中心代管(但必须严加管理,谨防地方政府挪用)。供销社的农产品收购资金,由农发行按照政策性贷款安排。

三、实施藏粮于民、藏粮于农的粮食储备战略

我国粮食安全存在的一个重要隐患,是农民、农村现在不存粮或者是存粮很少,这容易引起社会恐慌。同时,过度集中储量,存在很大的安全风险。

一是要将粮食生产放在地方政府工作的首位,尤其是产粮大县、大省(中央已有相关举措)。

二是坚决取缔和杜绝精准扶贫和乡村振兴中片面强调增收、遏制粮食生产的各种规定和做法,尤其是对那些违规将基本农田改作林业等他用的,必须在全国范围内彻查,并尽可能整治复垦(但对已经成型的农民自愿种植的果蔬药材养殖等可食类产业,不能强制性取消)。

三是根据人口集中度和粮食产量集中度,按照收储管理成本和供销成本最小化原则,合理选址建设乡村粮站,由供销合作社和各村委共同管理,作为各村的粮食收储、供销点。

四是鼓励农民存粮,按照一定的标准给予仓储补贴,同时,由合并后的粮食管理部门派出技术人员定期进行仓储管理技术指导。

四、分类别、按比例逐步偿付政府拖欠账款

按照安定人心、稳定经济、保住就业的危机处理原则,必须高度正视地方政府债务问题。现在诸多县域经济(尤其是中西部较落后地区)已经陷入了严重衰退状态,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政府拖欠当地企业的账款。诸多县域中小企业,因为政府拖欠账款,银行贷款本息无法偿还,人工工资和上游原料成本无法支付,导致企业破产倒闭或濒临破产倒闭,最终引发联动性的县域经济衰退。如果不及时终止这一衰退的联动链条,中西部落后地区终将重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的萧条景象。事实上,现在诸如贵州的很多县份,财政早已陷入了困境,政府靠骗钱维持的情况比比皆是。

此问题的严重性,绝不是某些个企业破产倒闭那么简单,它关系到到政府的信用、关系到我党执政的权威、关系到地方政治的稳定、乃至国家的稳定。如果一大批的中小企业因为政府拖欠账款而倒闭、家人生活陷入困境,这无异于造就了一股强大的反政府势力(他们不是分散的、还有退路的农民工),这正是国外反动势力所希望的,难免不被国外反动势力所利用。尤其是在当前国际国内政治经济军事形势日益紧张的情况下,更是要高度重视化解这一隐患的重要性和迫切性。

地方政府债务,事实已是一个天文数字。比如说,西部某县级市,上报的政府负债是70亿,实际上据内部不完全统计,是210亿,也就是说,省级政府掌握的债务数据至少低估了50%以上(保守估计),居然有县级政府通过城投公司诱骗私人企业为其贷款融资的。还比如说,据公开报道,贵州独山县就欠债400多亿,可其一年的财政收入才约10亿。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