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孝:美国对华新遏制战略的目标、实质和根源

梁孝 2020-04-03 浏览:
美国对中国正在实施新遏制战略。新遏制战略的目标是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背景下,通过各种可能的手段,遏制中国高新科技和相关产业的发展。其实质是控制国际产业链制高点,继续攫取超额垄断利润。国际产业链中的超额垄断利润是美国金融资本主导的积累制度的实体经济支柱,一旦失去,美国金融资本对资本主义世界经济的统治就会终结,这是美国新遏制战略的根源。美国对华新遏制战略再次证明了金融资本的寄生性和腐朽性。

梁孝:美国对华新遏制战略的目标、实质和根源

美国总统特朗普就任以来,对中国进行严厉的贸易制裁,打击中国科技龙头企业,进而进行高科技封锁。实际上,贸易制裁只不过是一种手段,美国对华正在实行新遏制战略。那么,美国对华新遏制战略的目标和实质是什么?美国统治集团对华态度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重大转变呢?从马克思主义理论视野来看,美国金融资本集团是新遏制战略的推动者,其最根本目的是通过遏制中国的高新科技发展来遏制中国,维护自己在国际产业链中的垄断地位,维护自己在资本主义世界经济中的统治地位。本文结合美国金融资本主导的资本积累制度的本质、形式、国际产业链制高点竞争等问题,来分析美国对华新遏制战略的目标、实质和根源。

一、美国对华新遏制战略的概念界定

以及我国学界的研究现状美国对华的新遏制战略是相对于冷战时期其对社会主义阵营的遏制战略而言的。“二战”结束后,美国统治集团认为,美、苏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社会制度,二者之间的竞争是你死我活的斗争。美国要生存,就必须要“遏制苏联扩张,阻止苏联破坏美国重要利益,破坏共产主义的理念和实践。遏制,即阻止苏联获得进一步发展的能力。更重要的是,这种遏制的目的是击败马克思主义关于历史上不可避免的发展的言论”。简单地说,美国针对以苏联为首社会主义阵营的遏制战略,经济上要竞争,军事上要对峙、威慑,意识形态上要颠覆马克思主义,地缘战略要地上要争夺,其最终目标是要颠覆社会主义制度。美国遏制战略的展开是以美苏为首的资本主义阵营和社会主义阵营对峙的国际格局为背景。这两大阵营是由不同的社会制度的国家组成,形成了两大经济体,也形成相对隔绝的平行市场。而现在美国对华实施的遏制战略,则是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大背景下,国家之间相互依赖加深,因而具有不同的遏制形式,故称之为新遏制战略。

2017 年特朗普就任总统以来,尤其是由于美国对中国实施贸易制裁引发中美“贸易战”以来,美国对华战略成为学者关注的焦点。虽然有着不同的理论背景,但学者们达成高度共识,即随着中国国力的增长,美国对华战略正在发生历史的、深刻的、本质的变化,中美关系不再是“斗而不破”,其不确定性在不断增加。

学者们对美国新的对华战略的主要分歧在于其本质和根本特征。代表性的观点主要有以下三种:

(一)美国新的对华战略是一种遏制战略

俞建拖、卢迈认为, “美国对华战略已经完成了由接触向遏制的转型”,贸易战是“一场未加掩饰的遏制”。郝月峰提出,“越来越显示出美国开始逐步放弃‘遏制+接触’战略,向‘遏制+竞争’转变”。刘国柱认为, “今天美国对华发动的贸易战,其实质是经济战,核心是打压中国的崛起,尤其是阻止中国经济由大变强”。也就是说,作者认为经济战实质上是要遏制中国崛起。曹先玉认为美国对华实行的是一种成本加强的竞争性战略,这种战略“将进一步加大中国的战略压力,增加中国的安全与发展成本,使中国的内外环境更加复杂”,而这种战略正是借鉴了美国在冷战时期的对苏联成本强加战略,美国新的对华战略继承了美国冷战时期遏制战略的一些重要特征。徐坚认为,美国对华政策的变化是历史性的,中美关系面临着“修昔底德陷阱、新冷战陷阱、金德尔伯格陷阱”的风险,美国现在的对华战略有可能发展为冷战式的遏制战略。

(二)美国新的对华战略是竞争战略,本质上是战略压制

吴其胜提出, “鉴于短期内两国在实力对比和发展模式上的结构性矛盾难以消除,战略竞争将会成为中美关系的新常态”。赵明昊提出, “一种明显区别于‘接触+防范’战略的竞争性对华战略正加速形成”。张文宗提出,特朗普政府“在经济、政治、军事、外交等各领域对华实施竞争性政策”,其“本质上是对中国的战略压制”。吴心伯提出,美国对中国在经济、外交、安全等领域施压,尤其是谋求在高新技术和国防产业领域与中国脱钩,“中美关系从合作与竞争并存模式转向竞争主导型模式”。

(三)美国对华新战略正在从接触走向全面防范或规锁,但不是遏制战略

韦宗友认为,特朗普政府“明确将中国界定为战略竞争对手,在经贸、人文、两岸关系等方面采取了一系列新政策举措,强化对华制衡与牵制”。楚树龙、陆军认为,美国“对华战略日益转向把中国定位于‘战略竞争对手’的‘竞争战略’,并在经贸、科技、网络、军事、司法、文教等众多领域强化与中国的‘竞争’及对中国的制约、限制、平衡与防范。达巍认为,随着中美国力对比变化,美国对华战略的“核心思想从‘接触’演进到‘接触+防范’,再到‘接触+规制’”。薛力认为,“美国对华战略已经从‘两面下注’转变为‘全面防范’,但并没有把中国看成苏联那样需要加以遏制的敌人(enemy),而是看作需要严加防范的对手(rival)”。张宇燕认为,中美关系正在进入质变期,美国对华政策由“接触”走向“规锁”。“‘规锁政策’的核心是要规范中国行为,锁定中国经济增长空间和水平,从而把中国的发展方向和增长极限控制在无力威胁或挑战美国世界主导权的范围以内”。“规锁”政策有遏制的因素,但不同于美国当年对社会主义阵营的遏制战略。不过,它可能会走向遏制。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梁孝
梁孝
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副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