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磊:中医究竟是不是科学?

赵磊 2020-03-29 浏览:
在这次抗击新冠病毒的过程中,如同战争一样严酷的实证检验,再次证实了中医中药明确而显著的疗效。3月23日16时,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新闻发布会,代表国家政府,公布了中医“三药三方”的随机对照研究和临床数据:“临床疗效表明,中医药总有效率达到了90%以上!”由此可见,中医是典型的“经验医学”;换言之,中医具有典型的“实证特征”。

【本文为作者赵磊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赵磊:中医究竟是不是科学?

(一)问题的缘由

群里正在讨论中医是不是科学。

在当下这个世界,把中医排除在“科学”范畴之外,这好像已经是众所周知的常识。

我发现,不论是质疑中医的人,还是赞扬中医的人,基本上都认为中医不属于“科学”的范畴。区别在于:

质疑者把中医归结为巫术、玄学,或装神弄鬼一类,并站在“科学“的制高点上断言:中医的疗效十分神秘且非常可疑;

赞扬者则认为,西医不能垄断真理,用“科学”的名义否定不了中医的疗效。

那么,中医究竟是不是科学?

或者说,我们应当怎样看待中医的科学性质?

我之于中医,“略知皮毛”也谈不上,最多算是一个相信中医的革命群众。

在这里公开评论中医如何如何,或有班门弄斧之嫌。

但是从小到大,我亲身验证了,而且还在心甘情愿地继续验证着中医的疗效。

以我自身不断重复的样本检验结果而言,我毫不含糊地告诉大家:中医中药,尤其是伟大的针灸,既不装神也不弄鬼,不仅疗效明确,而且十分显著。

用革命群众的话说:中医靠得住,好使!

所以,看见有不少人,尤其是很多饱学之士质疑甚至诋毁中医的科学性,我作为一个体验过中医中药的革命群众,忍不住想谈点一孔之见。

不当之处,请饱学之士多多海涵。

(二)什么是科学

要鉴定中医是不是科学,先得知道什么是科学。 科学与非科学的区别,既不在于语言的不同,也不在于结论的不同,更不在于言说者的不同,而是在于方法论的不同。(注1) 科学方法论具有两个基本特征:一个是实证,另一个是理性。

所谓实证,就是“实际的证明,确凿的验证”。

换言之,所谓实证,就是要用实验观察来证明,或通过实践活动来检验。

一言以蔽之,实证就是“拿出实实在在的证据来”!

所谓“理性”,就是“要讲出道理来”。

换言之,科学的思维不能像神学或巫术那样,仅仅靠感性、激情来说事;科学的表达不是胡言乱语,而必须讲“道理”。讲“道理”,就是要符合逻辑。

一言以蔽之,要用逻辑来讲道理。用形式逻辑、数理逻辑、辩证逻辑来思维和推理,这是理性的起码要求。

不讲道理就只有胡搅蛮缠了。比如,动不动就尖叫“极左”“的汪主席,永远只有“保护私有产权,国退民进,放松管制,全面减税”一句话的许教授,自以为代表着宇宙真理,却又不讲任何道理,能不胡搅蛮缠吗?

(三)中医何以科学

以“实证”和“理性”的标准衡量,我们就能清楚地判定中医究竟是不是科学。

首先,我们用“实证标准”来衡量中医:

——中医的“望闻问切”,离得开实践经验的检验吗?

——中医的“接骨斗榫”,离得开实践经验的检验吗?

——中医的“针法灸法”,离得开实践经验的检验吗?

——中医的诊断、开方、治疗、防疫等等,有哪一项或哪一次离得开实践的经验总结或实证的反复验证?

——比如,在这次抗击新冠病毒的过程中,如同战争一样严酷的实证检验,再次证实了中医中药明确而显著的疗效。3月23日16时,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新闻发布会,代表国家政府,公布了中医“三药三方”(注2)的随机对照研究和临床数据:“临床疗效表明,中医药总有效率达到了90%以上!”

由此可见,中医是典型的“经验医学”;换言之,中医具有典型的“实证特征”。

其次,我们用“理性标准”来衡量中医:

——中医的各种学说,比如《黄帝内经》的阴阳五行学说、脉象学说、藏象学说、经络学说、五运六气学说,等等,它们的说服力都是建立在辩证逻辑的基础之上的。

——中医的各种理论,比如《黄帝内经》中的病因理论、病机理论、病症理论、诊法理论、论治与养生理论,等等,这些理论无一不包含着丰富的辩证法。

请问,辩证法和辩证逻辑不就是一种理性思维方式吗?

由此可见,中医的理论是“讲道理”的;换言之,中医具有典型的“理性特征”。

既然实证与理性是科学方法论的基本特征,既然中医既实证又理性,那么,我们有什么理由要拒绝承认中医的科学性呢?

毛主席说:“你们不要以为针灸是土东西。针灸不是土东西,针灸是科学的,将来各国都要用它。”

毛主席的话,写日记的蒋委员长和汪主席听了会气得半死,但革命群众听了心里总是亮堂堂的。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赵磊
赵磊
西南财经大学《财经科学》常务副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