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富强:奥地利学派应对经济危机之谬

朱富强 2020-03-25 浏览:
经济危机根源于大量财富被消耗掉而致使储蓄和投资不足,经济危机的提防和善后之策也应由此展开。(1)为提防资源耗竭和储蓄不足引发的经济危机,一国需要根据其产品的需求市场审慎地引导产品和产业结构,尤其需要有意识地限制那些以国内市场为主的高级品之生产和投资,而征收奢侈税则是一个重要手段。(2)为摆脱经济危机爆发后因过度调整而陷入长期的经济萧条,一国政府需要采取积极的逆向政策,尤其需要利用凯恩斯主义政策以扩大消费而不是听从奥地利学派主张而增加储蓄,而信用体系和信贷制度则是一个重要工具。显然,锦标赛制定价体系的经济周期理论有助于我们更清晰地洞悉经济变动趋势,尤其是,它充分辨识和契合了凯恩斯主义和奥地利学派的合理成分而提出了提防和应对经济危机的更全面方略。

朱富强:奥地利学派应对经济危机之谬

一、引言

奥地利学派将经济周期归咎于信贷扩张,信贷扩张导致市场利率扭曲,进而误导企业家做出了一系列的不当投资,从而造成经济结构的失衡;同时,奥地利学派又将信贷扩张的动力归咎为政府的错误政策,如因福利开支和转移支付等所产生的巨大财政需求必然会导致货币增发;进而,奥地利学派认为,政府之所以能够左右信贷的扩张和收缩,又在于对货币发行权的垄断。卡拉汉就总结说:

【“奥地利经济周期理论的存在并不起因于企业家的迟钝或缺乏学习能力……错误在于中央银行自负地认为它能够猜到‘正确的’市场利率,且这一利率比通过借贷双方自由选择形成的利率更正确。”[1]】

也就是说,奥地利学派将周期性的经济危机归咎于经济泡沫的破裂,而经济泡沫又是政府通过信贷扩张等持续干扰市场经济的结果;进而,奥地利学派也就相信,让市场机制不受干预地运行不仅不会发生经济危机,而且在经济危机爆发后也可以迅速摆脱经济萧条。罗斯巴德就写道:

【“一个不受束缚的市场不会产生繁荣和萧条,而当萧条是由先前的干预造成的时,它也会迅速地扫清萧条,特别是它还能解决失业”;[2]“一个不被干预的市场能确保一个互补的生产结构和谐发展;银行信贷扩张阻碍了市场发挥其作用;同时生产的进程原本可以带来平衡的生产结构,现在也因之被破坏。”[3]】

与此不同,锦标赛制市场定价体系的经济周期理论却指出,尽管有些信贷扩张往往确实由政府主导,但信贷扩张根本上并非源于政府的错误政策或冲动;相反,信贷扩张更主要是根植于市场经济体系之中,源于对高级产品的过度需求以及高级产品的高额利润所引致的投资冲动。其基本逻辑是:(1)市场收入的两极化以及市场消费的外部性必然产生对高级品的巨大需求;(2)高级品的高价格和高需求会带来高额利润(尽管可能是虚假的或短期的);(3)高利润必然会刺激厂商对高级品的投资需求;(4)投资需求高涨以及高额利润前景又会引发商业信用或银行信用的扩张;(5)由此就必然导致实际货币供给量的增加。正是从这个意义说,在信贷扩张和收缩中起基础性作用的是商人的逐利行为而非政府的经济政策。[4]这也意味着,奥地利学派等正统经济学所诉诸的市场经济以及自由竞争,并不能避免信贷的周期性扩张和收缩,无法避免资本结构以及产业结构的周期性扭曲,从而也就无法避免经济危机的周期性爆发;进而,在经济危机出现后,也就不能简单地诉诸于纯粹市场机制以期快速走出经济衰退。

在很大程度上,正是基于对经济危机的成因以及传导机制等所存在的不同认知,就确立了对待政府行为的不同态度,进而也就赋予了政府在经济危机爆发前后的不同功能。有鉴于此,围绕经济危机的提防和善后,本文集中对奥地利学派(进而也对其他如凯恩斯经济学等)的相关论点及其逻辑依据加以深刻审视,由此来探究有为政府在提防和解救经济危机上所扮演的角色并积极探讨相应的政策方略和制度安排。

二、如何绸缪危机前的爆发

锦标赛制市场定价体系的经济周期理论表明,经济危机的引致根源在于经济持续发展所依赖的物质基础被耗竭和掏空,更进一步的原因则在于锦标赛制市场定价体系所滋生的超前消费和不当投资。[5]根本上说,只有以充足的资本积累为基础,才可以滋生和发展出越来越多的生产阶段,才可以在每一阶段带来资本组合的变化,才可以推动分工的不断深化,才可以出现专业化的新产品和产业,才会促成生产力的持续提升,进而推动经济的持续增长和收入的不断增加;相反,资本和资源的耗竭就会带来不同的后果,包括生产过程萎缩、劳动分工无法展开、技术难以进步,最终就会导致经济危机的爆发以及长期的经济萧条。

事实上,奥地利学派也认为,“资本消耗”是造成经济危机的直接原因。问题是,奥地利学派同时将“资本消耗”归咎为政府的信贷扩张政策所带来的高工资以及相应的高消费,相应地,它就将萧条时期的消费、投资以及相应的经济状态视为正常状态,乃至主张以市场机制的自发运行来解决经济萧条问题。与此不同,锦标赛制市场定价体系的经济周期理论却表明,信贷扩张最多只是加剧了资本消耗,而造成资本消耗的基础性因素内生于市场定价体系之中。其基本逻辑是:市场马太效应导致了收入差距的持续拉大,由此产生出由悬殊购买力所决定的商品等级以及锦标赛制的价格体系;相应地,锦标赛制价格体系造成了需求分层也会扭曲商品的需求:一方面富裕阶层热衷于消费得高价格的高等级商品,另一方面整个社会在消费外部性和主权者诱导下进行攀比式消费;显然,所有这些都会导致高级产品的过度消费,而这又进一步引导对致高级产品的过度投资;最后,对告诫产品的过度消费和过度投资将不恰当地耗费社会资源,从而致使生产性资源日渐不足。

我们看两张图。图1表示了理想状态的市场情形,此时消费者收入与其个人能力有关并呈现出正态分布,产品价格与其质量有关并呈现出线性分布,消费者对产品的需求则源自真实需要并呈现出正态分布。图2表示了现实扭曲的市场情形,此时消费者收入与因市场马太效应作用而呈现出两极化分布,产品价格与其等级相联系并呈现出锦标赛制的递增态势,消费者对产品的需求则受攀比效应和主权者诱导而呈现出偏平形。显然,相对于理想的市场形态,现实市场被严重扭曲了,这导致高级产品出现了过度需求并吸入了大量资本,进而导致与经济发展水平相符的社会必需品以及相关的技术研发得不到足够的资金投入,由此也就为经济增长的中断以及经济危机的爆发埋下了火种。基于对经济危机的这一根源和传导机制所做的深入剖析,我们就可以就如何缓解和避免经济危机这一问题展开系统性的政策审视。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朱富强
朱富强
岭南学院/河南大学特聘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