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自由主义时代行将结束,接下来又会是什么呢?

马克斯•埃尔鲍姆 2020-03-25 浏览:
如果特朗普继续执掌白宫,并且保持参议院多数席位,那么就将会继续巩固Jim Crow 2.0的独裁国家(译者注:Jim Crow一般指的是吉姆-克劳法,1876年至1965年间美国南部各州以及边境各州对有色人种实行种族隔离制度的法律,主要针对非洲裔美国人,但同时也包含其他族群)。特朗普将沿着印度的莫迪、匈牙利的欧尔班和俄罗斯的普京曾经走过的道路前进。还将继续实行一系列的措施:联合步调一致的参议院宣判总统无罪;在关键的政府职位上安插谄媚者和阴谋论者;向庇护地区部署大量精英特工;雇佣间谍渗透进步团体;利用威权国家的信息管理策略来解决冠状病毒危机。总之,特朗普的连任将意味着会出现更糟糕的局面。

特朗普连任将意味着什么

这些交锋的政治力量和议程之间的斗争是激烈的,而且将在未来持续进行。但是,2020年选举的结果将决定由哪一方掌握主动权,以及下一阶段的战斗将怎么样开展。

如果特朗普继续执掌白宫,并且保持参议院多数席位,那么就将会继续巩固Jim Crow 2.0的独裁国家(译者注:Jim Crow一般指的是吉姆-克劳法,1876年至1965年间美国南部各州以及边境各州对有色人种实行种族隔离制度的法律,主要针对非洲裔美国人,但同时也包含其他族群)。特朗普将沿着印度的莫迪、匈牙利的欧尔班和俄罗斯的普京曾经走过的道路前进。还将继续实行一系列的措施:联合步调一致的参议院宣判总统无罪;在关键的政府职位上安插谄媚者和阴谋论者;向庇护地区部署大量精英特工;雇佣间谍渗透进步团体;利用威权国家的信息管理策略来解决冠状病毒危机。

总之,特朗普的连任将意味着会出现更糟糕的局面。

反特朗普阵营内部的斗争

如果特朗普被击败,会发生什么事情将会很难预测。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反特朗普阵营内部的斗争情况。关于这场内部斗争,有一点已经很清楚。与共和党保守派不同的是,民主党当权派并没有在反叛者的挑战面前崩溃。

2016年以来,共和党当权派并没有实行有效的计划来解决其政治选区内的经济焦虑和困难。除了继续进行越来越不得人心的无休止的战争外,他们似乎不太清楚该如何维持美国的全球霸权。

几十年来,他们的群众基础主要是利用“狗哨政治”(译者注:Dog-whistle Politics,在政治方面的引申义为:一种政治手段或政治演讲,在看似面向普通大众的一般信息中加入针对特殊人群的隐性信息,或以模棱两可的语言让听众解读成自己想听的内容。) 来散布种族主义信息以达到攻击政治对手、维护统治的目的。他们还面临着右翼民粹主义势力的挑战,这些势力在媒体广播和福克斯新闻的支持下,多年来一直在组织和赢得投票选举。

因此,当一些煽动者有所行动时,共和党领导层就会随即变得脆弱不堪了。在经过相对短暂和无效的抵抗之后,共和党领导层计算出的结果是:让特朗普接管美国有很多好处,同时也没有什么坏处。他的经济政策将会推进而不是损害他们的利益。他的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将确保必要的群众基础。他们相信(他们的一个错误估计!)他们可以控制他的疯狂行为。

为什么民主党的“中间派”还在坚持

民主党当权派现在仍然没有可行的计划,来建立一个可行的“有人情味的新自由主义”或者一个在美国和平霸权下的稳定的世界秩序。他们没有令人信服的竞选来激发民众的强烈支持。结果就是希拉里2016年竞选活动的黯然失色,2020年,所有“温和”的候选人都无法激发民众太多的热情。

民主党与共和党内部的力量博弈有三个重要的不同之处:

第一,以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的竞选为代表的进步派反叛运动,远远领先于而不是落后于地方和州一级进步力量的增长。然而即使在像桑德斯这样令人印象深刻的表现中也存在着真正的弱点。也就是说,像桑德斯这样的反叛分子在民主党内部的力量优势,远不如特朗普在共和党内部的力量。

第二,民主党内部高层渴望获得进步派的选票,但却没有充足的物质实力像共和党精英对待特朗普那样接纳我们为合作伙伴(更不用说领导人)。我们主张的政策变革并不是为了推进民主党关键派系(医疗保健行业和高科技资本家、开发商和房地产投机者、以色列游说团等等)的利益。民主党精英抵抗在党内出现的反叛力量的决心要大得多。

第三,是出于对唐纳德•特朗普政策的恐惧。这一因素将“当选可能性”的争论推到了竞选活动的前沿。桑德斯(Sanders)或沃伦(Warren)至少是有可能击败特朗普的候选人。但有人提出了反对意见,由于对特朗普政策的恐惧既强烈又有根据,“安全”选择的想法占据了上风。在初选的关键时刻,冠状病毒的爆发和股市的波动强化了风险规避的诉求。其结果是,民主党当权派即使没有令人信服的政策、强有力的候选人或可行的治理计划,也能够保持其竞选优势。

拜登是一位糟糕的竞选者,他唯一的优势似乎就是被认为是一个好人,他让人想起了奥巴马时代的“旧常态”,也是最后一位温和派候选人,他似乎有望获得提名。

然而,正如专家所预测的那样,民主党竞选中活跃的观点--尤其是那些激励年轻选民的观点--都来自左翼。民调显示,在某些情况下甚至是大多数投票给“中间路线”候选人的选民,都支持绿色新政、全民医保以及桑德斯首先推动的其他变革。就像桑德斯在他的新闻发布会上说:

【“我们的竞选活动正在赢得意识形态辩论……并赢得了这代人的辩论。”】
来源 : WorldCommunistParties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