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自由主义时代行将结束,接下来又会是什么呢?

马克斯•埃尔鲍姆 2020-03-25 浏览:
如果特朗普继续执掌白宫,并且保持参议院多数席位,那么就将会继续巩固Jim Crow 2.0的独裁国家(译者注:Jim Crow一般指的是吉姆-克劳法,1876年至1965年间美国南部各州以及边境各州对有色人种实行种族隔离制度的法律,主要针对非洲裔美国人,但同时也包含其他族群)。特朗普将沿着印度的莫迪、匈牙利的欧尔班和俄罗斯的普京曾经走过的道路前进。还将继续实行一系列的措施:联合步调一致的参议院宣判总统无罪;在关键的政府职位上安插谄媚者和阴谋论者;向庇护地区部署大量精英特工;雇佣间谍渗透进步团体;利用威权国家的信息管理策略来解决冠状病毒危机。总之,特朗普的连任将意味着会出现更糟糕的局面。

新自由主义时代行将结束,接下来又会是什么呢?

新自由主义时代的一些人物,分别为英国首相玛格丽特·撒切尔、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比尔·克林顿和唐纳德·特朗普。

【原编者按】本篇文章是革命活动家和左翼历史学家马克斯•埃尔鲍姆(Max Elbaum)撰写的专栏,主要围绕美国2020年选举、民主党初选以及关于当前的进步策略方面进行了广泛讨论,于2020年3月17日刊载在美国共产党的《人民世界》网站上。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文章将探讨拜登--桑德斯选举之战以及2020年美国大选的基本背景,但现在我们需要注意的是:冠状病毒及其所引发的经济危机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恶化,政治形势瞬息万变,斗争也愈发迫切。当我们考虑和辩论一些问题,并为旷日持久的斗争做足准备时,当前的危机毫无疑问放大了这场斗争的利害关系,我们还需要时刻保持健康,互相帮助。

当前的危机愈演愈烈,无论11月大选的结果如何,美国经济的运作方式、国家统治秩序以及在全球的角色都将发生巨大的变化。本周动荡的局面就是不稳定的重要标志。然而,冠状病毒的大流行、特朗普的否认回应、俄罗斯和沙特的油价战争、股市崩盘以及可能出现的大规模企业债务违约,都不是未来出现重大转变的原因,这些只是更深层次原因的症状表现。统治了全球政治经济格局40年的新自由主义已经走到最后一步,尚未明确的是取代它的将是什么,以及以怎样的速度取代它。

无论是美国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的召开,还是8月到11月的选举态势,在未来几周内,广大左派人士在争夺国家权力斗争中所取得的成就和积累的力量,将决定我们是否有能力影响这一高风险而又充满冲突的进程。

“别无选择”的时代已经结束

在20世纪80年代,尤其是在90年代初,一群自以为是的统治精英者宣称,“别无选择”。他们吹嘘自己的统治模式标志着“历史的终结”。他们大声宣扬“自由市场”和“小政府”(今天被称为新自由主义) 将为所有人带来好处。他们自信地断言:盎格鲁-撒克逊模式下精英主导的资本主义民主将永远持续下去,美国和它的几个伙伴将确保全球范围内的永久秩序与和平。

帝国主义的守护者们对这些统治精英鼓吹的内容深信不疑,他们在挫败了20世纪建立社会主义的努力后,就开始变得沾沾自喜。在20世纪70年代严重的经济衰退和“滞胀”之后,资本主义利润再次上升。来自民间运动的抵抗依然存在,有时也会在特定的选区赢得胜利。但抵抗力量还不足以构成系统性挑战。

现在,这些统治精英的幻想已经破灭。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暴露了这个体系的缺陷。当权者选择救助造成危机的金融资本家,却让工人和中产阶级自生自灭的行为,引起了全世界公众舆论的愤怒。自那以后,不平等现象的不断加剧,这种愤怒也开始转变成对当权者的强烈不满。

人口结构的变化,特别是长期以来一直将白人和基督教作为“国家认同”组成部分的国家里,激发了强大的种族主义和本土主义运动。华盛顿已经无力赢得任何一场无休止的战争,这暴露了美国政治体系的局限性,并加剧了人们对政治体制能力的普遍怀疑。

不断升级的气候变化危机现在笼罩着一切。冠状病毒大流行也是如此,虽然其影响仍处于早期阶段。

统治精英宣称“别无选择”的时代已经结束。关于谁将取代它的争论还在继续。

尖锐的两极分化

在美国,不断动荡的混乱局面导致了自内战以来前所未有的政治两极分化。一方是特朗普联盟,另一方是反特朗普阵营。

与19世纪40年代至60年代一样,种族和种族主义仍然是分歧的焦点。目前分歧变得更加尖锐,因为种族分化与党派政治两极分化相结合,在地理(城市-郊区-农村)上分离,以及信息获取的不对称,导致了两个阵营生活在了两个不同的现实世界里。可造成这种两极分化的反动势力在他们想要取代当前国家结构的问题上是一致的。

特朗普联盟的中坚力量(由一批右翼亿万富翁、化石燃料产业和军工集团组成)妄想在美国军事力量的基础上确保永久的全球主导地位,以及一种更加不受管制和反劳工的经济模式。白人至上原则就是要动员中产阶级和工人阶级中的白人实行这个计划,为的就是确保这个集团的主导地位不受美国大多数人的意志和全球竞争对手实力的影响,从而保证威权统治。这虽然不完全等同于20世纪中期的法西斯主义,但它的作用和危险本质是一样的。

而反特朗普阵营这一方则缺乏共同的愿景。反特朗普阵营的其中一个群体构成是美国精英阶层,他们的政治构想被称为“带有人性的新自由主义”,他们认为在特朗普之前的美国社会基本上是健全的,所需要的只是解决一些在不平等对待、各种偏见以及在气候变化问题面前无所作为等细微的缺陷。

另一个群体是充满活力的反抗运动力量,致力于为实现“人民先于利润”的社会根本变革而斗争。在这场反抗运动中,有些人的目标是一种新政式的资本主义,或者称为一种更新的社会民主;另一些人则认为这种安排是走向民主社会主义或革命变革道路上的过渡阶段。至少在目前来说,这些愿景之间的具体界限对所有人都是非常模糊的。基于20世纪激进主义的复杂经历,以及左派对所发生事情和原因的评价存在很大分歧,这样做其实很难成功。

来源 : WorldCommunistParties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