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宇 | 疫情证明:绝不能取消公立医院医生编制制度

江宇 2020-03-15 浏览:
医疗卫生是一种需要长期协作的复杂劳动。越是需要协作的复杂劳动,就越需要比较固定的执业和比较稳定的编制。取消编制,客观上是削弱公立医院。目前,在政府投入不足的情况下,编制是公立医院吸引和稳定人才的重要手段。如果贸然取消公立医院编制,客观上就会削弱公立医院,导致医疗卫生公益性的改革难以进行。

按:疫情当前,公立医院医务人员舍生忘死,慷慨奔赴一线。但是,在奔向前线的医务人员中,有相当一部分是没有编制的人员。这是我国医疗卫生体制长期存在的一个问题。

近日,广东省委、省政府响应总书记和党中央的号召,做出《关于激励医务防疫人员在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中担当作为的若干措施》(粤委办发电〔2020〕22号)、《关于抓紧办理驰援湖北医务防疫人员考察招聘手续的通知》(粤人社明电〔2020〕41号)。

这两个文件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迅速开辟“绿色通道”,为尚未在编的支援湖北医务人员办理编制。广东不少地市迅速落实。如:

中山为15名驰援湖北医务防疫编外人员火速入编;

东莞市人社局为40名驰援湖北医护人员办理聘用手续

广东的经验是对医务人员极大的鼓励,值得全国学习和推广。

由此,需要提出一个更加普遍的问题。近年来,一直有取消医务人员编制制度的主张。这种主张,归根到底是同医疗卫生市场化、商业化的思路一脉相承的。无论从国际经验、理论和我国实践来看,编制制度都是适宜公立医院定位的一种制度。从国际上看,公立医院医务人员“吃皇粮、办官差”也是普遍的做法。

在当前对公立医院投入不足、医务人员执业环境不佳的情况下,贸然取消公立医院编制,只会进一步打击医务人员积极性,动摇队伍的稳定性,特别是对基层造成难以挽回的后果。

因此,需要以总结抗击疫情经验教训为契机,加快进行公立医院薪酬和人事制度改革。绝不能照搬一般经济性领域改革的经验,取消公立医院编制。

江宇 | 疫情证明:绝不能取消公立医院医生编制制度

一、若公立医院再无编制 医护人员将何去何从

(本段原为《健康界》的新闻报道)

2015年,深圳市在全国率先取消公立医院事业编制,试点医院全员聘任制宣布启动。

四年后,深圳卫生健康委医改办处长李创对健康界表达了下一步计划:深圳市将于2019年出台公立医院人事薪酬制度改革方案,全面推广六家新建医院的改革经验。

公立医院人事薪酬制度改革提速,这是否意味着深圳市公立医院再无编制?透过一城纵观全国,当医务人员再无编制内外之分,哪些问题将随之而至?被视为触及部分人员根本利益的改革,能否突破当下的瓶颈?

编制一直被视为计划经济时代的产物,由此产生的“同工不同酬”等一系列状态延续至今。有专家多年来呼吁取消公立医院编制,认为人才合理流动才是破除“看病难”的关键。(江宇按:此“专家”的观点是错误的。编制制度并不妨碍医生自由流动。而如果取消编制,就等于医生缺乏了体制的福利,要完全依靠货币收入来养活自己,只能导致优秀人才更加向大医院、大城市集中,加剧“看病难”的问题。同工不同酬也不是编制制度导致的问题,而是政府对公立医院投入不足、编制管理不灵活造成的,是完全可以通过编制改革实现的,并不需要取消)。

事业编制的另一暗喻是“铁饭碗”,拥有事业编制,则标志着拥有几乎可以享受终生的福利,包括在住房补贴、奖金等方面“高人一等”。若没有编制制度,所有医生与公立医院之间均为“契约关系”,科学的岗位管理与绩效考核机制建立之后,真正的“同工同酬”才有可能实现。(江宇按:公立医院医务人员享有比较稳定的福利,职业和薪酬比较稳定,这是国际上的普遍做法。有利于医生产生长期的激励,把精力放在改进技术和声誉上,而不追求短期的经济利益。这一段所说的观点,恰恰是用一般商品交换的原则来生搬硬套。)

拥有“铁饭碗”,事业编制的医务人员便有了“护身符”,即便是院长也没有人事任命最终决定权;事业编制数量直接与财政拨款等挂钩,部分医院未获得财政拨款,进行盲目扩张,以争取更多的编制名额……专家认为,只有废除编制制度,上述问题才能迎刃而解。(江宇按:这些问题的根源是公立医院的补偿机制没有理顺,并不是由编制所导致的。公立医院抢编制是因为逐利性过强,而政府的投入又和编制有关。将来改革的方向是扭转公立医院的逐利性,而不是取消编制本身。科学的编制应该根据当地居民的实际需要和公立医院承担的职责确定,并配套相应的财政投入,这样才能避免公立医院盲目争取编制)。

健康界采访中发现,一些取消或弱化编制的医院和地区在人才招聘上遇到难题。不过多数人相信,这样的困难只是暂时的,如果全国“一盘棋”,便不会出现这种情况。(江宇按:这样的困难只是暂时的吗?说的轻巧。如果取消了编制,就会在全国范围内导致基层人才招聘更加困难。)

假想,如果公立医院全员聘任制这一天真的到来,一切便会如想象般顺畅吗?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员江宇对此表示担忧。

江宇认为,取消事业编制之后,医务人员与公立医院的长期契约关系便会消失,学科建设、科学研究等耗时较长的建设工程将受影响,“劳动力市场流动性并非越高越好。”

来源 : 医改号兵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江宇
江宇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