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炳祥:干社会主义可以不要公有制吗?——就社会主义的一个理论问题与学界朋友商榷

屈炳祥 2020-03-05 浏览:
徐景安先生关于“公有制是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基础吗?”的质疑是毫无道理的,甚至是很荒唐的,在实践上也是十分有害的。我们必须明白,公有制是社会主义的根与魂。它既是社会主义安身立命的基石,也是社会主义的本质所在,还是我们国人共享社会主义优越性的基础。没有公有制就没有社会主义,更没有我们国人的福祉、乃至一切。因而,时时刻刻、永远都要明白公有制的重要性。

【本文为作者屈炳祥向察网的投稿】

屈炳祥:干社会主义可以不要公有制吗?——就社会主义的一个理论问题与学界朋友商榷

徐景安先生,是我国政界、学术界一位重量级人物。先后在中央马列主义研究院、中央政策研究室、国家计委、国家体改委工作,曾任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副所长、深圳体改委主任和深圳证券交易所副理事长等职;此外,还是中国人民大学、深圳大学的兼职教授。在中央和国家机关工作期间,曾起草过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第一部总体规划等重要文件,还是中国住房制度改革的创导者;在出任深圳市体改委主任后,积极主张国有企业股份制改革与产权转让,还是所谓和谐社会的提出者和幸福中国的倡导者等等。

徐先生有曾一篇题为《中国十二个理论方针问题研究》大作于“扬美文化”公众平台公开亮出。文章发表后,立即得到了社会的强烈反响与好评。该平台的编辑说:不日,“已有近26万人阅读,好评如潮,目前还在以每天3万左右的阅读量直线上升”,并摘录了不少读者的评论以飨社会公众。看来,徐先生的文章的确影响不小。然而,笔者却认为,徐先生的这篇大作实在是叫人不敢恭维。不仅如此,反而觉得文章问题严重,错误太多,尤其是对社会主义的一些基本理论问题的认识完全偏离了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常识,造成了思想上、理论上的极大混乱。不仅如此,而且还对我国的改革开放作了许多误导性建言,并且从大量的网评来看的确蒙骗了不少国人,影响很坏。因此,有必要提出商榷与批评。

徐先生的大作的确错误很多,但由于本文的篇幅有限,不可能一一作出商榷与批评,只能就其中的一个问题提出。不妥之处,敬请学界朋友和徐先生批评指正。

徐先生在文中有个小标题十分牛气,以质疑的口吻挑战道:“公有制是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基础吗?”作者在这里明确提出如下几点理由:“第一,将公有制作为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基础,在理论上解释不了现象,逻辑上经不起追问。第二,将公有制作为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基础是对马克思主义的误读。第三,公有制还是私有制,是路径与手段。社会主义的本质是剩余价值合理分配,实现社会公共利益至上。”结论是“所有制与姓社姓资无关。”以下,我们就来看看徐先生的这几点理由到底有没有道理,能不能成立?

一、将公有制作为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基础,在理论上解释不了现象,逻辑上经不起追问”吗?

为什么“将公有制作为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基础,在理论上解释不了现象,逻辑上经不起追问”?对此,作者说:

【“第一、所有实行公有制的社主义国家,不是解体,就是贫穷。把公有制作为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基础都是失败的。第二、在逻辑上,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把非公经济排除在外,导致非公经济的发展必然削弱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结论。第三、初级阶段以公有制为主体,当非公经济超过了公有制经济,就背离了社会主义。第四、社会主义高级阶段是否再回到‘一大而公’?”】

以下,笔者就对徐先生的上述几点作出分析。

第一,把造成社会主义国家在上世纪最后20年的解体和所谓贫穷都归结于公有制是不公平的,缺乏基本事实依据的。一方面,诚然,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世界社会主义陷入了低潮,至80年代后期,先后出现了苏联社会主义的崩溃与解体以及东欧一些社会主义国家蜕变这样的历史悲剧。但是,必须明白,社会主义之所以出现如此不幸,其原因虽然是多方面的,但是最根本的还是执政的共产党领导集体在思想政治上蜕变的结果,即思想上脱离人民、腐败专横,背叛马列主义,推行“三和”、“两全”等成系统的修正主义理论与路线;政治上放弃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投降于国内资产阶级和国际帝国主义;经济上搞西方资本主义主导的私有化、自由化,否定社会主义公有制与计划经济,等等。这些才是导致苏联和东欧一些社会主义国家蜕变的决定性因素。用苏联人民自己的话说就是:苏联“共产主义并没有被打败,而是以消灭共产主义为生活目的的人将它出卖了。”“苏联社会主义制度的灭亡不是由于它已经衰老了,而是被国内敌对势力人为地扼杀的。”[1]这正好一语中的,道出了问题的实质。

另一方面,徐先生把贫穷归结于社会主义公有制也是缺乏基本事实依据的。诚然,社会主义国家在一段时间内的确很贫穷,但是,必须对此作出具体分析。比如,在它的初始阶段。由于社会主义本来就是在经济发展非常落后的国家建立起来的,并且在此之前还经历过长时期的战争破坏,这就使本来就很落后的经济变得更加落后;其次,即使是在此之后,为了巩固新生的国家政权,社会主义也需要以强大的暴力手段乃至战争来对付国内外阶级敌人的颠覆与破坏,这自然也会消耗巨大的经济实力,其结果也影响和制约了国家的经济发展。另外,社会主义即使在进入经济建设阶段后,由于世界资本主义、帝国主义的封锁与进逼,遭遇到资金短缺、技术匮乏、设备不足等重重困难,也造成了一段时间内经济发展乏力的现象。可见,社会主义的所谓贫穷并不是公有制造成的,而恰恰是旧社会留下的后患,也是世界资本主义过去长期侵略和尔后的严密封锁造成的。因而不能把贫穷的账记在社会主义公有制的身上。而事实恰好相反,正是由于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建立,通过有计划地经济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等,才使原本贫穷落后的国家在各方面迅速得到发展,很快改变了面貌。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屈炳祥
屈炳祥
察网专栏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