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伟东:超越马克思——为人类、世界、时代提供中国、东方智慧与方案(一)

谭伟东 2020-02-14 浏览:
苏联复辟成俄罗斯,亡党亡国,改旗易帜,这表明毛泽东时代的“卫星上天红旗落地”的伟大预言何等正确,何等英明。毛泽东似的主人公社会建构,从《鞍钢宪法》到《五七指示》,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到《五一六通知》,整个地显示出一种全面彻底的政治哲学体系建构。

【本文是作者谭伟东对察网独家投稿】

谭伟东:超越马克思——为人类、世界、时代提供中国、东方智慧与方案(一)

青年马克思在17岁时就发下宏愿,为人类幸福而工作,而不是做一个谋利自营、曲学阿世的聪明绝顶的庸人与俗才。他真正是不被任何重负所压倒,沿着崎岖陡峭的小路上攀登,一直达到了时代之科学的光辉顶点。他以无私的胸怀,战天斗地,批判一切,怀疑一切,为着伟大与先进的阶级,为全人类而工作而奋斗,并因此而有了无数的敌人,但却未必有一个私敌。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这个讲话,对马克思的评断极其精要。它表明马克思作为领袖、导师,在其革命家、思想家、学问家的伟大生涯中,人格道德几近圣人与完人,他的全部所思所想所做,绝不出于任何个人、小团体,或者阶级的狭隘私利,而是以大公无私的人类与天下之情怀与胸襟,来把握世界,并进而解释世界,而更重要的却是用以改造世界,而这却不包含任何意义上的简单化的道德宣泄与伦理指责,更没有任何层面上的私利或者私人之间的恩怨纠纷与情感对立。

超越马克思?对右派们而言总最好是对其绝对地加以抛弃与埋葬,大叫者若张五常类,宣称他在马克思的棺材上钉上了最后一颗钉子。但他到处宣扬了几十年,却惊人而无可奈何地发现,马克思学说不但深入到了西方学理与意识之中,而且千年思想家马克思,又正阔步走进现代人与现代社会。右派们的自以为是,更浅薄无知,还在做着抛弃马克思的黄粱美梦呢!马克思依然成为上至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甚至泰勒斯、阿那克西美德、阿那克西美尼、赫拉克利特、毕达哥拉斯、巴门尼德、德谟克利特、伊壁鸠鲁等,下至笛卡儿、莱布尼兹、斯宾诺莎、康德、黑格尔、费尔巴哈,甚至包括《荷马史诗》作者等西方文明源头的一切优秀成果的集大成者与现代化鼻祖们所创造的一切的一个伟大的起乘转合。

那么左派朋友对此又会作何反应?他们可能会从另一角度,先入为主地认定笔者可能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曲学阿世之徒。真正的左派,无疑必定会是马列毛主义者,是马克思-列宁-毛泽东三大圣雄的忠实信徒和伟大的斗士。尽管他们相应地继承、捍卫和发展三者间的一体性和关系,但在本质上,却是以继承为主轴的。这种立场与洞识无疑基本上是正确的。而事实上,无论从学统或者道统来说,还是从体系、学识、智慧方面来看,超越马克思、列宁、毛泽东这些人类史上极其罕见的天才,这些伟大的革命家、思想家、军事军事家,这几位凤毛麟角的集大成似的天才,一般说来,主观和客观条件,历史与时代条件,都是不具备的,也是不可能的。

那么,这里的超越,指的又是什么呢?仅仅是指就时代、当下而言,面对人类之焦虑与困境之下的政策走向,和相应的如何破局之机制设计而已。而若意图从本体论、认识论、价值论、真理论,从诸多学科集群与人类知识系谱角度,完成马列毛集成的超越,则绝非此小小论文所能寄望,即使是任何一部大部头,也恐怕是难以撼动和能望其项背的。

一、全员股份制:俱乐部经济与全民社会市场经济

南京财经大学的何干强教授的针对吴xx、高xx、杨xx的三篇批判雄文,是当下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大作与力作。倘若新中国踩上他们所布下的陷阱,则就不是一般性的国退民进了,而会是国无民全(公有制、国有制完全丧失,彻底的私有化),进而彻底丧失国体国本,由经济基础之变,而必然走向改旗易帜,最终变成彻底的资本主义经济与政治了。然而,一般性批判、辩诬证明,似乎已经难以解决当下的问题与困境了。而必须找到一种机制,以便现实可用的机制设计上形成可操作的建构性方案。本文试图进行这样一种尝试性的理论和政策上的某种突破。

马克思所有制理论中,基本理论规定是马克思始终以所有制为本,而把产权系、财产关系等视作为其法律关系的体现。换言之,马克思尽管在波恩大学所学专业是法学,但他却自形成了马克思主义的哲学、宗教、政治批判体系,并最终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之下,完成了庞大的包含着他自己的大逻辑、大历史、大哲学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和政治经济学的百科全书著述,和政治经济学学理与体系的系统建构。而在整个的学术活动中,他始终把生产方式、社会生产或者经济基础,作为其最根本的把握对象和展开逻辑体系,而与此同时将法律、宗教、艺术、国家政权等等,作为经济基础上的上层建筑来对待和把握。而至于在他眼中的法律关系所赋予的财产制式,或者产权等形态,马克思则多半对其并不大在意。这一点既同马克思时代,产权结构尚未如同当下演化的如此纷繁复杂有关,又同马克思在其它方面的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时的技术细节式辩证学术探索和理论活动不大一样。

单从具体深入的所有制关系与机制设计看,马克思至少涉及到国有制经济,即生产资料和银行金融系统的全民所有,生活资料的个人所有制,甚至其明确说过的重建个人所有制形式。对合作社、合伙资本制,马克思也有深入的研究。他的这种系统研究还包括信用和股份制。马克思思境与语境中,从资本集聚到资本集中,股份制形式的出现,已经包含着社会资本和资本社会化了。同亚当·斯密和小穆勒不同,马克思并没有看轻股份制,不像斯密那样,认为董事、经理、主管们,在股份制下,打理他人资财不会像打理自己的那样尽心尽力。也不像小穆勒那样,认定股份制下的人士,通常多业、多角色,他们精力分散,不会专心并专力于公司经营。马克思经济认为,资本家利用社会资本谋取资本收益最大化,同生产的社会化,和社会化大生产,同社会各阶级阶级利益,是对抗性的矛盾,是不可克服的冲突。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