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的限度:新自由主义的嬗变与反思——兼论中国模式对新自由主义的超越

黎贵才 卢荻 赵峰 2020-02-14 浏览:
新自由主义是当代垄断资本全球扩张系统性运作的主逻辑,垄断资本的全球扩张即是新自由主义的全球扩张。新自由主义之所以能够在西方世界大行其道,主要是因为新自由主义迎合了西方主流学界的价值观取向,契合了垄断资本全球扩张的需要。因此,新自由主义的理论局限,主要是作为垄断资本非“社会理性”扩张理论工具所体现出的这种“世界观”意义上的“理性局限”。处于新自由主义全球扩张时代的中国改革开放,保持了较强的自主性和相对独立性,体现了“中国模式”对新自由主义的超越,但也难免受到新自由主义全球运作的强制性冲击。因此,面对新自由主义全球扩张,反思新自由主义,对把握正确的改革方向,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十分必要。

透过垄断资本的逐利特性,还可以洞悉新自由主义的理论局限,即新自由主义只服从于垄断资本逐利所需的“个体理性”,而罔顾资本主义良性运行所需的“社会理性”。正是这两种“理性”的冲突,导致了资本主义危机,从而导致了新自由主义危机。

中国的改革开放保持了较强的自主性和相对独立性,体现了“中国模式”对新自由主义的超越。然而也需看到,中国的改革开放在一定程度上还是受到新自由主义全球运作的这种强制性冲击。因此,面对新自由主义全球扩张,只有对新自由主义作深刻反思,才能认清其本质,从而避免遭受新自由主义的负面冲击,也唯有如此,才能坚持正确的改革方向和正确的发展道路。

参考文献:

[1]徐崇温:《当代资本主义新变化》,重庆:重庆出版社,2004年。

[2]何秉孟、李千:《新自由主义评析》,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2年。

[3]〔美〕大卫·哈维:《新自由主义简史》,王钦译,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10年。

[4]张宇:《金融危机、新自由主义与中国的道路》,《经济学动态》2009年第4期。

[5]周文、包炜杰:《中国方案:一种对新自由主义理论的当代回应》,《经济社会体制比较》2017年第3期。

[6]孟捷:《新自由主义积累体制的矛盾与2008年经济—金融危机》,《学术月刊》2012年第9期。

[7]李其庆:《全球化背景下的新自由主义》,《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03年第5期。

[8]高梁:《两种根本不同的经济改革观——论“中国道路”与新自由主义》,《国企》2014年第11期。

【黎贵才(1968-  ),吉林财经大学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吉林长春  130117);卢荻(1964-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比较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北京  100872);赵峰(1980-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协调创新中心研究员(北京  100872)。本文原载《马克思主义研究》2019年第12期,授权察网发布。】

来源 : 马克思主义研究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