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的限度:新自由主义的嬗变与反思——兼论中国模式对新自由主义的超越

黎贵才 卢荻 赵峰 2020-02-14 浏览:
新自由主义是当代垄断资本全球扩张系统性运作的主逻辑,垄断资本的全球扩张即是新自由主义的全球扩张。新自由主义之所以能够在西方世界大行其道,主要是因为新自由主义迎合了西方主流学界的价值观取向,契合了垄断资本全球扩张的需要。因此,新自由主义的理论局限,主要是作为垄断资本非“社会理性”扩张理论工具所体现出的这种“世界观”意义上的“理性局限”。处于新自由主义全球扩张时代的中国改革开放,保持了较强的自主性和相对独立性,体现了“中国模式”对新自由主义的超越,但也难免受到新自由主义全球运作的强制性冲击。因此,面对新自由主义全球扩张,反思新自由主义,对把握正确的改革方向,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十分必要。

概言之,“华盛顿共识”的出笼及其推行,意味着新自由主义已从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蔓延至发展中国家,成为国际金融垄断资本掠夺世界财富、掌控世界经济命脉的工具。

三、透过国际垄断资本本性认识新自由主义

从新自由主义的历史演变看,新自由主义虽是在反凯恩斯主义的过程中发展成熟起来的,然而,作为新自由主义理论内核的“市场原教旨主义”,自创建以来其基本教义从未发生过改变。这是因为,“市场原教旨主义”所主张的自由放任,在资本主义的任何历史时期,都是资本为攫取超额利润需要自由流动的最基本要求。可见,新自由主义反映的是资本利益的诉求。但该理论并不反映资本主义经济良性运转的客观要求。其理论内核所宣扬的市场自动调节机制,只能调节资本流向,但不能调节资本主义内在矛盾。2008年以来全球性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就是对新自由主义理论非科学性的最好诠释。只有深入剖析新自由主义理论缺陷,认识其危害性,才能避免受到新自由主义的误导。

1.“理性”的限度:新自由主义的局限

作为垄断资本扩张工具的新自由主义发展至今也是学派林立,既有以哈耶克为代表的新奥地利学派,还有德国的弗莱堡学派,英国的伦敦学派,美国的货币主义、理性预期学派、供给学派,等等,不过,它们均是“市场原教旨主义”的推崇者。

这里不妨借用库恩、拉卡托斯等的范式论观点,即任何理论范式都由内核和保护带两部分构成来分析新自由主义理论特征。“市场原教旨主义”不仅被古典自由主义者奉为圭臬,而且历代自由主义者也从来都将其视为根本。那么,“市场原教旨主义”自然就是新自由主义理论的内核;而形形色色的理论形态,包括其政策主张,则是其保护带。可见,内核是“灵魂”,考察理论最重要的就是考察其内核。

“市场原教旨主义”,作为各时期各种理论形态的自由主义的理论内核,其理论建构其实并不高明,主要是以牛顿的机械力学为隐喻,以经济主体的完全理性为基本假定前提,以享乐主义的效用最大化和利润最大化为目的,以方法论的个体主义为出发点,以市场均衡作为理论归依,来阐释自由市场效率最优和市场机制万能。

实际上早在20世纪30年代,凯恩斯就对自由主义的这种理论架构进行了“革命”。在理论前提方面,“凯恩斯革命”否定了古典主义的完全理性假设,强调不稳定预期对投资从而对产出所产生的重要影响;在方法论上,“凯恩斯革命”完全摒弃了古典主义的个体主义方法,采用总量宏观分析;在理论归依上,“凯恩斯革命”强调市场非均衡特征。

西方的非主流经济学更是反对“市场原教旨主义”的这种理论构架。在方法论方面,后凯恩斯主义者认为个人主义的微观决策将产生宏观悖论。而演化论者则认为行为主体间的差异不可忽视,应从“个体群”层面来考察经济行为。在假定前提方面,非主流学派均反对完全理性假设,认为人们的理性程度是有限的。在理论归依方面,非主流学派均反对均衡分析方法,强调时间的意义,认为经济系统的演变与所选择的路径密不可分。

这些批判从不同角度指出了“市场原教旨主义”的理论缺陷,对自由主义形成了一定的冲击。面对这些批判,新自由主义也在不断地修正其“保护带”,以增强其理论的解释力。例如,针对西蒙的“有限理性论”,新自由主义通过将“交易成本”概念纳入效用最大化框架——在信息的搜寻成本与所获收益间作出权衡,来维护其理性假设内核,等等。然而,对新自由主义虽有方方面面的批判,甚至有些批判已涉及其内核,但造成自由主义危机的并不是这些批判,而是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现实。

这是因为,这些批判并没有真正触及“市场原教旨主义”的问题根本。最为首要的是,这些批判并没有动摇西方学界对资本主义“自由”的信仰。21世纪以来的这次全球性经济危机,虽引起部分学者对新自由主义进行反思,如近年来由法国大学发起并迅速蔓延至整个欧洲的经济学教学革新运动,但这还不足以对新自由主义主流地位构成威胁。

在经济理论的探讨方面,这些批判也都没能从制度前提上去剖析“市场原教旨主义”的理论缺陷。凯恩斯虽认识到市场机制不能实现充分就业,并将失业归因于有效需求不足,但凯恩斯没有认识到资本无限扩张是造成有效需求不足的根本原因。事实上,正如马克思所指出的,资本的无限扩张体现为,“在一极是财富的积累,同时在另一极,即在把自己的产品作为资本来生产的阶级方面,是贫困、劳动折磨、受奴役、无知、粗野和道德堕落的积累”。

来源 : 马克思主义研究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