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的限度:新自由主义的嬗变与反思——兼论中国模式对新自由主义的超越

黎贵才 卢荻 赵峰 2020-02-14 浏览:
新自由主义是当代垄断资本全球扩张系统性运作的主逻辑,垄断资本的全球扩张即是新自由主义的全球扩张。新自由主义之所以能够在西方世界大行其道,主要是因为新自由主义迎合了西方主流学界的价值观取向,契合了垄断资本全球扩张的需要。因此,新自由主义的理论局限,主要是作为垄断资本非“社会理性”扩张理论工具所体现出的这种“世界观”意义上的“理性局限”。处于新自由主义全球扩张时代的中国改革开放,保持了较强的自主性和相对独立性,体现了“中国模式”对新自由主义的超越,但也难免受到新自由主义全球运作的强制性冲击。因此,面对新自由主义全球扩张,反思新自由主义,对把握正确的改革方向,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十分必要。

即使在凯恩斯主义内部,以萨缪尔森为代表的凯恩斯追随者,尽管接受了部分凯恩斯思想,但其价值信仰与其他西方学者并无二致,因而也就不甘愿全面抛弃古典自由主义。他们试图将这两种对立的理论体系拼凑到一起,形成了20世纪五六十年代占主流地位的新古典综合派。即便他们作出如此调和,但由于其主张政府干预,仍未免受到铁杆自由主义者的激烈批判。作为其代表性的菲利普斯曲线理论,一度成为新自由主义攻击的主要标的。

20世纪80年代已是国际金融垄断资本占统治地位的资本主义时期。这一时期,新自由主义者运用理性预期假说对凯恩斯主义展开了更为猛烈的攻击。萨金特提出了政策无效性命题,否定了货币政策的有效性。普雷斯科特和基德兰德等人提出实际经济周期理论,试图说明经济波动主要来自供给方面的冲击,来解释货币中性论,等等。

即便是20世纪90年代打着反新古典宏观经济学旗号的新凯恩斯主义者,他们也将新自由主义的两个最基本内核即“理性预期”和“个体理性化”纳入自己理论框架,以作为他们分析的微观基础,由此向新自由主义者抛出橄榄枝,来试图换取新自由主义者的接纳和认可。至此,新自由主义在西方世界处于绝对的霸权地位。

2.新自由主义资本积累方式的全球扩张

凯恩斯主义的失败客观上助推了新自由主义兴起,而新自由主义能够在西方资本主义世界大行其道,除了其理论观点迎合了西方主流学界的价值观取向外,最重要的还是契合了金融垄断资本向全球扩张的需要。

在20世纪70年代的国家垄断资本主义滞胀时期,由于竞争加剧,供求矛盾激化,实体产业资本的利润率普遍下降。正是在这种滞胀困境下,这些过度积累的实体产业资本,一方面向新兴发展中国家转移,试图利用其低成本优势以阻止利润率的下降;另一方面越来越多的货币资本从“货币资本—产业资本—货币资本(即G—M—G′)”的资本循环中“自我解放”出来,涌向金融市场,形成“G—G′”的金融内部交易循环,并不断膨胀。

而这些日趋膨胀的金融资本除不甘心依附于实体产业资本外,还试图通过贷款、并购等手段来逐步控制产业资本,实现经济金融化,并力图摆脱国家监管和调控,突破国界向全球扩张,以实现其资本增殖目的。此时的国际金融垄断资本迫切需要一种替代凯恩斯国家干预主义的对立理论,以作为其全面扩张的理论支撑,新自由主义理论正是迎合了这种需要而得以存续和发展。

美英是走在世界资本主义发展最为前列的国家,也是受到滞胀危机冲击最为严重的国家,因而也成为最早采用新自由主义政策摆脱困境、推动垄断资本全球扩张的国家。20世纪七八十年代,美国的里根政府和英国的撒切尔政府都进行了新自由主义“改革”,不同程度地推行了私有化、市场化和自由化,此时的新自由主义上升为西方占统治地位的意识形态和对内对外的政策原则,新自由主义由此步入鼎盛时期。

美英等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金融垄断资本,为摆脱滞胀困局和攫取更大利润,肆意操纵国家政权甚至国际组织为其服务,以实现全球扩张目的。1989年,拉美国家的债务危机则为新自由主义在其土壤上的泛滥大开方便之门。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等为代表的国际组织为迎合垄断资本全球扩张需要,为拉美国家开出新自由主义改革方案,即所谓的“华盛顿共识”。这些方案大致可概括为三个方面:一是通过出售或变相出售国企资产,以实现国企“私有化”;二是最大限度削弱政府干预,实现经济体制“市场化”;三是开放金融市场,实现“金融自由化”。

拉美国家在美国等发达国家的诱迫下,开始全面推行“华盛顿共识”。“华盛顿共识”的实施,不仅使拉美国家成为国际垄断资本商品倾销的场所,而且还导致这些国家关系国民经济命脉的银行、电力、石油、铁路、水利、邮电等行业和部门被国际垄断集团所操纵。这个时期,拉美国家成为发展中国家私有化和国际化比例最高的地区,从而也变得更加依赖资本主义经济和国际市场,更加依附于国际垄断资本。

对新自由主义在向拉美国家的渗透同时,也加强了对苏东国家的攻势。在“两极对峙”时期,美英等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一方面建立政治同盟,对苏东施加政治和军事压力;另一方面对苏东采取经济遏制政策和培植新自由主义势力。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后,新上台的新自由主义者极力推行“华盛顿共识”,并采用被冠以“休克疗法”的快速市场化、全盘私有化和完全自由化等“三化”,来实现新自由主义转型。与此同时,一些东亚国家或地区在美国政府的威逼利诱下也进行了相应的新自由主义“改革”,推行了投资自由化、贸易自由化和金融自由化。

来源 : 马克思主义研究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