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教授:美国外交为何失去战略思考能力

参考消息网 2020-01-26 浏览:
文章称,以现在的处境,美国的外交和国家安全政策更像是行为艺术。除了对于开展行动的军人和外交官之外,美国行动的结果真的无关紧要。

哈佛教授:美国外交为何失去战略思考能力

参考消息网1月22日报道 美国《外交政策》双月刊网站13日发表美国哈佛大学国际关系教授斯蒂芬·沃尔特的文章《美国为何如此不善于制订外交政策?》称,美国不同寻常的历史经历、地理上的隔绝、巨大的国内市场、普遍的无知以其制度特征削弱了其形成可行外交政策战略的能力。文章编译如下:

上任近三年后,特朗普成功地增大了战争风险,推动伊朗逐步重启核计划,促使伊拉克要求美国准备撤军,令欧洲盟友感到惊恐,使俄罗斯和中国看起来更代表智慧和秩序。遗憾的是,这种战略上的短视远不仅限于中东。

美国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不善于制订战略?美国并非从来就无法展开战略性思考。杜鲁门政府在二战结束后面临巨大挑战,但该政府推出了在数十年里造福美国及其盟友的遏制政策、马歇尔计划、北约、在亚洲的一系列双边联盟以及一系列经济机构。同样,老布什政府以相当微妙、专业和克制的手法操控了苏联的解体、德国的和平统一和第一次海湾战争。这两个政府都不完美,但它们善于构建战略。

国力强大导致无知傲慢

矛盾的是,今天的问题之一是美国自冷战结束以来一直享有的显著首要地位。因为美国如此强大、富有和安全,所以基本不受自身行为后果的影响。美国犯错的时候,付出大部分代价的是其他国家,美国尚未遇到一个可以迅速利用错误的势均力敌的竞争对手。

还有傲慢自大。美国人始终自视为他人的楷模。他们还认为,世界各地的差不多其他所有人都迫不及待地要效仿他们,加入美国领导的世界秩序,并且逐渐变得跟他们一样。美国领导人坚信他们符合历史潮流,认为他们正在推动一扇敞开的大门。当强大的全球趋势已经在推动世界朝着他们希望的方向前进时,谁还需要一项连贯、复杂和精心设计的战略?

此外,正如保罗·皮勒在其重要论著《美国为何误解世界》中解释的那样,美国不同寻常的历史经历、地理上的隔绝、巨大的国内市场和普遍的无知削弱了它制订可行外交政策战略的能力。

金钱政治影响决策流程

美国民主制度的关键特征也加大了制订和实施连贯的外交和国家安全政策的难度。当大多数公众漠不关心时,政策流程更容易被国内外游说集团掌控,金钱在政治中发挥如此重要作用的时代尤其是这样。外交政策变成了由最响亮、资金最充足的声音或一小撮富有金主的偏好所主宰的竞技场。美国可能比现代历史上的任何大国都更容易受到外国影响。

不断发动战争需要强有力的国家安全机构、越来越多的政府秘密和逐渐扩大的行政权力。总统及其帮手发现为保持声望或者给他们青睐的政策争取支持而说谎越来越容易。

外交行动结果无人在意

以现在的处境,美国的外交和国家安全政策更像是行为艺术。除了对于开展行动的军人和外交官之外,美国行动的结果真的无关紧要。

美国领导人唯一关心的就是他在电视上、推特上、更想得到快乐而不是出色领导的选民当中的效果如何。由于美国仍然如此强大且安全,它很可能还可以这样保持相当一段时间。但美国不可能永远这样,美国将继续错失使自己变得更安全、更繁荣并且建立一个不辜负其崇高理想的社会的良机。

【本文原载“参考消息网”】

来源 : 参考消息网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