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Dilana Gaytandzhieva 2020-01-21 浏览:
更糟糕的是,美国政府与美国私营公司吉利德之间的合作,启动了一项表面上利他主义的项目——看上去是为贫穷的格鲁吉亚人民提供免费药品。一份2017年的财务报告显示,吉利德公司是美国疾病控制中心基金会的主要赞助商之一。

本文来自抵抗运动2018年9月26日的最新情报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原文:

https://www.zerohedge.com/news/2018-09-16/us-diplomats-involved-trafficking-human-blood-and-pathogens-secret-military-program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五角大楼(指代美国国防部)的科学家已被部署在25个国家,并获得外交豁免权,以便在一个价值21亿美元的美国国防部项目下的“军事生物实验室”研究致命病毒、细菌和毒素。(资料来源:国防威胁降低局 DTRA)

美国驻第比利斯大使馆将冰冻的人血和病原体作为外交货物运送给美国的一项秘密军事计划。格鲁吉亚内部人士向我泄露了一些内部文件,其中涉及美国外交官在外交掩护下运送病原体以及进行试验。根据这些文件,五角大楼的科学家已被派往格鲁吉亚共和国,在五角大楼位于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的“生物实验室”——卢加尔中心(Lugar Center)研究致命疾病和叮咬人的昆虫。

这个军事设施只是五角大楼在世界25个国家的众多生物实验室之一。它们是由国防威胁降低局(DTRA)资助的一个价值21亿美元的军事项目——合作性生物参与计划(CBEP)。这些生物实验室位于前苏联国家,如格鲁吉亚和乌克兰,以及中东、东南亚和非洲。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美国政府没有把纳税人的钱投资在美国公民的健康上,而是将纳税人的1.61亿美元给了第比利斯卢加尔中心,用于研究国外致命疾病和叮咬人的昆虫。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这个秘密设施距离美国在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的瓦齐亚尼军事空军基地仅17公里。

尽管五角大楼的“军事生物实验室”位于居民区内,但该生物实验室戒备森严,所有在半径100米范围内的过路人都会被拍摄下来。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我在该生物实验室附近的街道上与当地居民交谈时被拍到,我想知道为什么安全警卫要拍摄我。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安全警卫人员警告我,如果我不遵守规定,出示护照离开这里,我将会被逮捕。我向卢加尔中心提出的进入该设施并进行采访的正式请求也被拒绝。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夜间秘密实验

我晚上回去的时候,实验室似乎还在运转。不管距离有多远,空气中都弥漫着化学物质的味道。晚上从卢加尔中心传来的气味被风吹到居民区。来自实验室所在地Alexeevka社区的当地居民抱怨说,危险化学品在夜间被秘密焚烧,危险废物正通过实验室的管道排入附近的河流。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晚上,当实验室似乎还在运转的时候,在卢加尔中心的停车场可以看到一辆挂着美国大使馆注册牌照的外交车。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几个小时后,外交车仍停在卢加尔中心的停车场。这个地区有强烈的化学品气味。

当地人抱怨说,晚上,当实验室里的化学物质在离他们家几百米远的地方被燃烧时,他们经常感到头痛、恶心、头晕、血压升高。

“夜里有烟——黑色、红色、绿色,特别是在凌晨3,4点左右,甚至母鸡都死了。他们把一根大管子埋在地下,并把它通到下水道里。这种气味是从那里来的,闻起来像臭鸡蛋和腐烂的干草。这种气味很难闻,被风吹向不同的方向”,住在实验室旁边的公寓里的EteriGogitidze说。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我得了甲状腺疾病。附近有三个家庭,他们三个家庭都有甲状腺疾病患者。他们说,这是因为实验室”,住在实验室所在地Alexeevka社区附近的Eteri Gogitidze解释说。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住在离实验室大约300米的Albert Nurbekyan向我们展示了卢加尔中心的四个烟囱,这些烟囱在夜间会排烟。

“有时风会散发出一股臭鸡蛋的味道。有一次我一大早醒来,发现实验室里冒出了紫烟。晚上,他们把烟放出去,这样人们就看不见了。为什么在晚上,他们对我们隐瞒了什么?”他问道,然后又提出了另一个令人担忧的事实:“这条街上(从实验室来的)有很大的蓝色塑料管,所有东西都从这里流向3-4公里外的那条河。它们不仅污染我们的空气,而且污染我们的水。”

当地人:毒气杀死了两名菲律宾人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邻居们还记得一起悲剧事件,当时有四名菲律宾人在卢加尔中心工作。其中两名外国人在实验室所在地Alexeevka社区44号街区租来的公寓里死亡,据说死于毒气中毒。

“当他们第一次打电话给紧急服务中心时,我们被告知他们是因食用了鱼而中毒。但是当他们第二次向紧急服务中心求救时,救护车来的时候,从他们嘴里冒出了泡沫。他们大喊:救命,救命!当他们去世的时候,他们被带走了,一切都被掩盖了。这一切都发生在这里”,Albert Nurbekyan向我们展示了这些外国科学家的死亡地点,那个被封闭的公寓。

另一位目击者Elvira Ratiani住在隔壁,她亲眼目睹了这些外国人在她眼前死去。“他们是我的邻居,我们住在同一层,第一次他们中毒了,让我们打电话给紧急服务中心。我们打了电话,紧急服务中心来救了他们,他们说可能是鱼中毒。第二次,他们敲了敲门,再一次向我寻求帮助。有四个菲律宾人,其中两个得救了,但另外两个却死了”,Elvira Ratiani回忆说,她住在实验室所在地Alexeevka社区的44号街区。

泄露的文件显示:病原体和冰冻的人血被作为外交物资运送到了美国驻第比利斯大使馆

格鲁吉亚卫生部和美国驻第比利斯大使馆之间的内部文件和信函显示了在卢加尔中心进行的实验。泄露的文件显示,病原体和冰冻的人血被作为外交物资运送到了美国驻第比利斯大使馆。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但是大使馆新闻处拒绝置评。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格鲁吉亚卫生部给美国驻第比利斯大使馆的这封信免除了进口的登记,因为美国外交官声称,美国在格鲁吉亚的丙型肝炎研究项目需要冷冻的人类血液。

外交物资是不用检查和纳税的。 根据负责监督和资助实验室的五角大楼国防威胁降低局(DTRA)的指示,用于该项目需要的生物材料必须作为手提物品运到美国大使馆。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这种生物材料必须密封为外交货物,由外交官用外交邮袋携带,才能输送给俄罗斯。

五角大楼:严禁招妓,不得在国外发生性行为

对在军事项目下工作的美国人员的其他指示包括禁止招妓,以及禁止与可以合理地被假定为妓女的个人进行任何互动。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强烈反对与当地公民或小组成员之间发生浪漫、亲密关系或性关系,因为“众所周知,外国安全部门利用这种关系的诱惑来剥削外国官员”。因此,与外国公民的关系必须尽快向国防威胁降低局(DTRA)报告。

美国科学家在外交豁免权下测试病毒

在卢加尔中心执行该方案的是来自美国陆军医学研究小组(USAMRU-G)以及美国私人承包商和美国疾病控制中心(CDC)的生物学家。实验室的某些区域是机密区域,只有获得安全许可的美国公民才能进入。根据“2002年美国- 格鲁吉亚国防合作协议”,他们享有外交豁免权。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美格协议给予美国军事和文职人员(包括外交车辆)外交地位,他们在格鲁吉亚参与五角大楼的项目。

Joshua Bast是美国陆军医学研究小组(USAMRU-G)的副主任。这位美国军事科学家驾驶外交车,享受外交豁免权,但他不是外交官。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Joshua Bast乘坐美国驻第比利斯大使馆的外交车离开卢加尔中心。

自2015年以来,他一直被五角大楼、沃尔特·里德陆军研究所(Pentagon Walter Reeds Army Institute of Research)派往格鲁吉亚。他的军事单位还在卢加尔中心内运营着一个单独的实验室——沃尔特·里德陆军研究所实验室。然而,当我在实验室门口与他对质时,他却断然否认他在卢加尔中心工作。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然而,五角大楼和格鲁吉亚卫生部之间泄露的电子邮件(见下图)证明他在撒谎。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根据格鲁吉亚五角大楼医学研究部门与格鲁吉亚卫生部之间泄露的信件,Joshua Bast是美国陆军驻格鲁吉亚医学研究小组(USAMRU-G)的副主任。这封官方电子邮件(上图)中指出的格鲁吉亚医学研究小组的地址正是卢加尔中心(第比利斯Kakheti公路16号)。

为什么五角大楼的员工对自己的工作场所撒谎?我没有收到任何答复。Joshua Bast在受到追问后立即开车离开。他并不是为五角大楼项目工作的唯一的美国非外交官。在实验室的停车场里还有六辆外交车,都挂着美国大使馆的车牌。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卢加尔中心的安全警卫警告我呆在原地别动。不过我跑了。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在我拒绝服从命令后,安全警卫们跳上了一辆没有标记的汽车。但我设法逃脱了。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安全警卫人员在实验室周围巡逻,而我则躲在附近的桥上。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根据从美国联邦合同登记处获得的信息,在实验室周围巡逻的这些安全警卫乘坐的是一辆没有标志的汽车,他们的费用由五角大楼支付,而不是由格鲁吉亚政府支付。因此,格鲁吉亚无法控制其外国赞助者的活动。此外,五角大楼的科学家可以直接违反国际法工作。

国际法不适用

根据沃尔特·里德陆军研究所和格鲁吉亚国家疾病控制中心(NCDC)之间长达3年的协议,五角大楼已经被允许充分接触当地收集的致命生物制剂,以便对其进行研究。这些都是导致炭疽、土拉菌病、布鲁氏菌和鼠疫的病原体。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根据协议的规定,“国际法不适用于本协议,双方同意,如果本协议各方之间发生争议,任何法院、仲裁庭或国际实体均无权插手或作出判决”。

用于释放有毒蚊子的无人机

美国外交官在卢加尔中心所做的工作与外交无关,也不属于《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的范畴。以Joshua Bast为例,根据美国大使馆发布的一段旨在宣传美国在格鲁吉亚的军事计划的和平目的视频,他是一名昆虫学家和昆虫研究专家。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为什么昆虫学家要为美国军队工作,为什么他被授予外交豁免权?

昆虫战是一种利用昆虫传播疾病的生物战。格鲁吉亚与美国的主要竞争对手——俄罗斯接壤。莫斯科一再对俄罗斯边境附近生物武器的潜在发展以及通过昆虫传播疾病的可能性表示关切。

考虑到“美国专利和商标局”(United States patent and Trademark Office)在2014年授予的一项释放有毒蚊子系统专利,这种担忧并非毫无根据。这项发明包括一种可以释放受感染蚊子的无人机。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根据专利文件,无人机能够输送致命的和非致命的毒素,包括任何可以被蚊子携带和释放的药剂。

从2013年到2015年的短短两年时间里,释放有毒蚊子的无人机的发明者S. Mill Calvert就为美国陆军和特种部队申请了42项类似的军事发明专利,其中包括诱发中风的子弹。

然而,在美国公民登记册中找不到这个人。提交申请的美国专利律师路易斯·文特雷(Louis Ventre)拒绝置评,他不知道这个名字是否是假名,也不知道他的当事人是谁(如下电子邮件)。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自从格鲁吉亚卢加尔中心的蝇类项目开始以来,格鲁吉亚就已经被沙蝇侵扰。当地人抱怨说,他们在浴室时被这些新出现的苍蝇咬伤了(浴室墙上有只苍蝇)。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五角大楼的科学家们还在格鲁吉亚进行了关于热带蚊子和扁虱的实验。2016年,根据五角大楼“评估格鲁吉亚、克里米亚——刚果出血热病毒和汉坦病毒的血清阳性和遗传多样性”项目,卢加尔中心收集了21590只蜱,用于DNA数据库的未来研究。

五角大楼涉及蜱类病毒的项目时恰逢克里米亚-刚果出血热的爆发,这种病是由蜱媒病毒感染引起的,这种巧合令人费解。

2014年,有34人被感染刚果出血热,其中有一个4岁的孩子。根据卢加尔中心主任Amiran Gamkreldze向格鲁吉亚卫生部长DavidSergeenko发送的一封被泄露的电子邮件显示,自2009年以来,格鲁吉亚共有60起刚果出血热病例,其中9人死亡。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仅在2014年,格鲁吉亚就有34人感染了刚果出血热。(资料来源:NCDC-格鲁吉亚)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车臣上空的白色粉末

负责美国在格鲁吉亚卢加尔中心军事项目的“国防威胁降低局”,据称已经在俄罗斯车臣对一种未知物质进行了实地测试。2017年6月,当地居民报告称,一架无人机在俄罗斯与格鲁吉亚边境附近播洒白色粉末。

根据从美国联邦合同登记处获得的信息,五角大楼的确有用于传播生物战剂的无人机。自2012年以来,在犹他州的杜格威试验场已经进行了涉及无人机生物药剂扩散的现场测试。

该军事设施不仅以研究为借口生产包括炭疽、肉毒杆菌毒素、土拉菌病毒等在内的活性生物制剂,还通过气溶胶、粉末和炸药进行传播,如2012年美国陆军报告所证明的那样: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在美国联邦合同网站上可以找到美国陆军–实地测试生物制剂和无人机工作的报价。

美国陆军的文件和照片显示,五角大楼已经开发了多种生物恐怖袭击传播手段,包括使用爆炸物。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资料来源:2012年能力报告,西部沙漠测试中心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测试污染物在生物/化学战的传播(杜格威试验场)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用炸药传播模拟物(杜格威试验场)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通过液体扩散(杜格威试验场)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通过粉末散布(杜格威试验场)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测试在实验网格上的传播(杜格威试验场)

除了具有扩散生物制剂的各种军事能力外,“国防威胁降低局”(DTRA)还根据格鲁吉亚陆地边界安全项目(Georgia Land Border Security Project)的军事计划完全进入俄罗斯边界。与该项目相关的项目已外包给一家美国私营公司——帕森斯政府服务国际公司( Parsons Government Services International)。

帕森斯公司在格鲁吉亚五角大楼边境安全项目下获得了1770万美元的合同。“国防威胁降低局”也曾与帕森斯公司签订类似合同——在黎巴嫩、约旦、利比亚和叙利亚开展类似的边境安全项目。

有趣的是,负责该边境安全项目的分包商——TMC全球专业服务公司也恰好与“国防威胁降低局”签订了卢加尔中心的科学支持合同。为卢加尔中心工作的同一家美国公司——TMC公司也在格鲁吉亚边境对大规模毁灭性武器进行监视。

蹊跷的是,该项目与在靠近格鲁吉亚边界的邻国车臣所报道和拍摄的火药传播事件同时发生。

私营承包商

“国防威胁降低局”已经将军事项目下的大部分工作外包给了私营公司,这些公司不用对美国国会负责,可以更自由地运作,并绕开法治。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例如,这封日期为2018年2月16日的电子邮件是由私人承包商TMC全球专业服务公司的一名雇员代表卢加尔中心的五角大楼单位发出的,要求与格鲁吉亚卫生部长会面。

TMC公司在2016年获得了一份价值380万美元的合同,该合同将持续到2021年,用于卢加尔中心的支持服务。有趣的是,同年,五角大楼又授予这家私营公司9.75亿美元的“反毒品恐怖主义”(counter narcoterrorism )合同。为什么一个为五角大楼制定禁毒计划的公司同时又被分配到一个夜间燃烧化学物质的军事实验室工作呢?

泄露的文件显示,另一家博思艾伦·汉密尔顿(Booz Allen Hamilton)公司也参与了格鲁吉亚的军事项目。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2013年6月,当时,一名与美国国家安全局(NSA)签订了项目合同的博思艾伦·汉密尔顿公司的雇员——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公开披露了美国在全球范围内的大规模机密监控和数据收集项目的细节。

斯诺登的前雇主博思艾伦·汉密尔顿公司从2010年到2022年获得了“国防威胁降低局”的五份利润丰厚的合同,总价值至少3.58亿美元,用于情报特工支援和化学武器支持服务。据该公司的网站称,它已经为“国防威胁降低局”和美国情报机构开发了一个网络平台系统。该系统目前保存着超过9TB的情报数据,每周增加约150万条记录。

根据与美国私人承包商CH2M Hill的合同,五角大楼已经在第比利斯的卢加尔中心花费了至少1.61亿美元。这是该公司获得的在格鲁吉亚、乌干达、坦桑尼亚、伊拉克、阿富汗和东南亚运营五角大楼生物实验室总额3.614亿美元的一半。

根据CH2M Hill的说法,这家美国公司已经获得了生物制剂,并在卢加尔中心雇用了前生物战科学家。这些科学家正在为另一家参与格鲁吉亚军事项目的美国公司——巴特尔实验室(又名巴特尔纪念研究所)工作。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巴特尔实验室是卢加尔中心一家价值5900万美元的分包商,在生物制剂研究方面有丰富的经验,因为该公司已经根据过去与美国陆军签订的11项合同参与了美国的生物武器计划。(资料来源:《美国陆军在美国的活动:生物战计划》1977年第二卷,第82页)

巴特尔实验室还在“清晰愿景”项目(1997-2000年, Project Clear Vision)下为中央情报局(CIA)工作,其目标是“重建苏联时期的炭疽炸弹,以测试其传播特性”。美国向联合国提交的《生物武器公约》声明中却省略了中央情报局-巴特尔实验室的这一秘密行动。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上图是2011年第比利斯卢加尔中心落成典礼。时任美国助理国防部长(2009-2014年)、美国国防部应对埃博拉副协调员(2014-2015年)的安德鲁·韦伯(右,Andrew C. Weber ),目前是Metabiota公司(美国承包商)的雇员员。

根据五角大楼在格鲁吉亚和乌克兰的“国防威胁降低局”计划,美国Metabiota公司已获得2390万美元的联邦合同,用于科学和技术咨询服务。在西非埃博拉疫情危机之前和期间(2012-2015年),Metabiota公司为“国防威胁降低局”在埃博拉疫情爆发的中心塞拉利昂开展工作,并获得了320万美元奖金。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Metabiota公司为五角大楼的一个项目工作,该项目位于埃博拉疫情危机的中心,而美国的三个“生物实验室”就位于这里。

一名记者因在生物武器问题上与美国官员对峙而被欧洲议会开除

我请美国卫生部助理部长罗伯特·卡德莱克(Robert Kadlec)在布鲁塞尔举行的一场关于生物武器的欧洲议会上发表评论,他立即就被赶出了会议现场。

针对种族的生物武器

下面的文件显示了五角大楼资助的一些项目。其中包括与俄罗斯有关的项目。美国空军一直在专门收集俄罗斯人的RNA(核糖核酸)和滑膜组织样本,这在莫斯科引起了人们对一个秘密的美国种族生物武器计划的担忧。(下图资料来源:FBO.gov)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五角大楼还在卢加尔中心研究了俄罗斯炭疽菌株、俄罗斯耶尔森氏菌菌株(鼠疫杆菌)以及俄罗斯克里米亚-刚果出血热病毒株的基因组序列。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根据这项基因组研究,俄罗斯人的“DNA可以从Mikeljon Nikolich博士那里获得”。他是卢加尔中心的五角大楼科学家之一,根据一份泄露的文件(见下图),他的任务是对前苏联国家病原体标本中的菌株进行基因组研究。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2017年,五角大楼的科学家对俄罗斯克里米亚刚果出血热(CCHF)菌株的基因组进行了测序。

卢加尔中心主任Amiran Gamkrelidze和格鲁吉亚卫生部长David Sergeenko之间泄露的电子邮件,也透露了五角大楼正在进行的一项关于克里米亚刚果出血热的项目。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用格鲁吉亚人做实验

这位部长的电子邮件还透露了另一个关于美国在格鲁吉亚的丙型肝炎项目,包括死亡病例。

美国疾病控制中心在格鲁吉亚的这项试点研究名为“使用新批准的泛基因抗病毒疗法,在农村基层医疗机构对丙型肝炎患者进行简化诊断和监测”。它被指定为机密信息。格鲁吉亚卫生部与美国疾病控制中心以及美国私营制药公司吉利德(Gilead)之间签署了一项协议。根据这项协议,美国方面为丙型肝炎的治疗提供免费药品,作为交换,该私营制药公司不会对该计划可能造成的任何损害(有意或无意)承担责任。该协议由格鲁吉亚方面的大卫德·谢尔盖恩克(David Sergeenko )签署。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上图为格鲁吉亚卫生部长大卫德·谢尔盖恩克(David Sergeenko )在吉利德公司的药品广告中宣传该计划的成功。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巴黎举行的私人会晤

谢尔盖恩克部长和美国疾病控制中心之间泄露的电子邮件显示,政府官员和吉利德在巴黎举行了私人会晤。美国疾病控制中心支持格鲁吉亚的丙肝计划。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机密报告:格鲁吉亚至少有100例死亡病例

泄露的机密文件显示,在过去3年里,至少有100名接受药品索瓦尔迪(Sovaldi,丙肝治疗特效药)和哈韦尼(Harvoni,丙肝治疗特效药)治疗的患者死亡,这些药物是吉利德公司免费提供给他们的。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格鲁吉亚人已经被美国私营制药公司和美国疾病控制中心用作一种新的丙肝治疗实验的小白鼠。此外,在格鲁吉亚卫生部送交吉利德公司的一些死亡报告中,死亡原因被认为“不清楚”或“与治疗无关”。

仅2015年12月,就有30名格鲁吉亚人在药物临床试验中死亡。

2016年4月又报告了30起死亡案件,同样是在短短一个月内。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药物既不是临床死亡患者的紧急复苏药物,也不是缓解癌症的药物。大多数死亡原因仍然“不明”,有些诊断与世卫组织的“国际疾病分类”不相关。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上图是格鲁吉亚卫生部送交吉利德公司的一份2017年死亡病例报告,其中的一个不一致之处引发了一个问题:一个标注已经死去的病人怎么能在死后继续接受治疗呢?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更糟糕的是,美国政府与美国私营公司吉利德之间的合作,启动了一项表面上利他主义的项目——看上去是为贫穷的格鲁吉亚人民提供免费药品。一份2017年的财务报告显示,吉利德公司是美国疾病控制中心基金会的主要赞助商之一。

吉利德的最大股东是美国前国防部长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

2018年9月5日,格鲁吉亚国家安全局反腐部门宣布对丙肝项目展开调查。

格鲁吉亚前安全部长伊戈尔·乔尔加泽(Igor Giorgadze)援引他获得的泄密文件称:

“美国资助的第比利斯卢加尔中心可能参与了对格鲁吉亚公民的非法实验。”

他说,他设法获得了超过10万页的有关理查德·卢加尔中心(Richard Lugar Center)研究项目的文件。

格鲁吉亚卫生部长大卫德·谢尔盖恩克(David Sergeenko )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不过,泄露的电子邮件显示了部长的反应。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部长把这封电子邮件转发给他的新闻中心,并用格鲁吉亚语骂我:

“她到底是谁,她从哪里得到我的电子邮件?”

无独有偶,我在第比利斯租来的公寓里睡觉时被莫名其妙地锁在了卧室里。是消防人员从屋顶进入锁着的房间,才把我放了出来。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警方没有回答是谁闯入公寓,把我关起来,以及为什么,因为什么都没有被偷。可能有人不希望记者调查晚上在五角大楼资助的实验室里哪些化学物质被秘密烧毁,以及五角大楼打击毒品项目的私人承包商为什么也碰巧在同一个实验室里工作。

抵抗运动关于拉姆斯菲尔德的信息

阴谋集团的四大恶人——老布什、亨利‧ 基辛格、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伦斯斐)和迪克·钱尼,负责主导秘密太空计划。四大恶人以前其实是龙人。他们在 26,000前转世到地球,成为地球上四位最知名的龙人/人族混血人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问题:为什么四大恶人得等到奇美拉垮台之后才会被铲除?

Cobra:因为四大恶人有复制人当替身。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Rob:这个人想知道,通常来说,位于美国政府哪个级别的高层,才有权力做出谋杀飞机上那么多人的决定呢?总统知不知道这类事情呢?授权的绿灯是否来自更高层呢?是来自军方的授意,还是来自奇美拉组织的授意呢?

COBRA:好的,像这类事情的最初决定,有时是来自奇美拉组织,但他们不会经常介入我们的地表问题。大部分这样的决定都是来自于阴谋集团。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来自于光明会派系,比如像布什、基辛格、拉姆斯菲尔德、钱尼等这种水平的人。他们才是拍板做出这些决定的人。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Rob–这里有一个好问题,关于 911 事件,我有听说过一些讯息和证据,在双子塔楼的地基里所找到的引擎是事先被放置在那里的,关于此一直都有讨论,我已看到过一段直升机视频,显示有某种小型探针被释放在那里。有没有可能这是阴谋集团使用一种来自秘密太空计划里的先进技术来投射出一种影像呢?因此这个问题是:是否真的有一架飞机撞到了双子塔,还是说事前就放置好了炸弹呢,然后一架全息投影飞机被投射出来?

COBRA-那是一架真的飞机,但摧毁建筑物的主要原因是核爆炸。飞机只是用来给人们看的。

Rob–是的,它是一枚被放置于塔楼底部的热核炸弹,是第一个。我有碰到过保管塔楼钥匙的William Rodrigues。他有解释到,那里有一些隐瞒的东西,杰布·布什拥有维肯·哈特公司,这家保安公司在 911事件时对塔楼负责。他说到,安保公司让他交回钥匙和守卫职务超过两个星期,没人被允许在双子塔楼里,那时他们在电梯竖井里以及楼梯间设置热核爆炸装置,以便将两栋塔楼夷为平地。因此,谢谢你证实了真的有炸弹。

COBRA–是的,那是一颗小型核武器。有趣的是,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在 911 事件发生的前一天,就黑色预算发布了一些声明,那些黑色预算与秘密太空计划有关。基本上,关于黑色预算的绝大部分证据都在 911事件中被毁灭了。

【作者:Dilana Gaytandzhieva;2018年9月16日;翻译:正向。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全面揭露Event”。】

来源 : 全面揭露Event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