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Dilana Gaytandzhieva 2020-01-21 浏览:
更糟糕的是,美国政府与美国私营公司吉利德之间的合作,启动了一项表面上利他主义的项目——看上去是为贫穷的格鲁吉亚人民提供免费药品。一份2017年的财务报告显示,吉利德公司是美国疾病控制中心基金会的主要赞助商之一。

泄露的文件显示:病原体和冰冻的人血被作为外交物资运送到了美国驻第比利斯大使馆

格鲁吉亚卫生部和美国驻第比利斯大使馆之间的内部文件和信函显示了在卢加尔中心进行的实验。泄露的文件显示,病原体和冰冻的人血被作为外交物资运送到了美国驻第比利斯大使馆。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但是大使馆新闻处拒绝置评。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格鲁吉亚卫生部给美国驻第比利斯大使馆的这封信免除了进口的登记,因为美国外交官声称,美国在格鲁吉亚的丙型肝炎研究项目需要冷冻的人类血液。

外交物资是不用检查和纳税的。 根据负责监督和资助实验室的五角大楼国防威胁降低局(DTRA)的指示,用于该项目需要的生物材料必须作为手提物品运到美国大使馆。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这种生物材料必须密封为外交货物,由外交官用外交邮袋携带,才能输送给俄罗斯。

五角大楼:严禁招妓,不得在国外发生性行为

对在军事项目下工作的美国人员的其他指示包括禁止招妓,以及禁止与可以合理地被假定为妓女的个人进行任何互动。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强烈反对与当地公民或小组成员之间发生浪漫、亲密关系或性关系,因为“众所周知,外国安全部门利用这种关系的诱惑来剥削外国官员”。因此,与外国公民的关系必须尽快向国防威胁降低局(DTRA)报告。

美国科学家在外交豁免权下测试病毒

在卢加尔中心执行该方案的是来自美国陆军医学研究小组(USAMRU-G)以及美国私人承包商和美国疾病控制中心(CDC)的生物学家。实验室的某些区域是机密区域,只有获得安全许可的美国公民才能进入。根据“2002年美国- 格鲁吉亚国防合作协议”,他们享有外交豁免权。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美格协议给予美国军事和文职人员(包括外交车辆)外交地位,他们在格鲁吉亚参与五角大楼的项目。

Joshua Bast是美国陆军医学研究小组(USAMRU-G)的副主任。这位美国军事科学家驾驶外交车,享受外交豁免权,但他不是外交官。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Joshua Bast乘坐美国驻第比利斯大使馆的外交车离开卢加尔中心。

自2015年以来,他一直被五角大楼、沃尔特·里德陆军研究所(Pentagon Walter Reeds Army Institute of Research)派往格鲁吉亚。他的军事单位还在卢加尔中心内运营着一个单独的实验室——沃尔特·里德陆军研究所实验室。然而,当我在实验室门口与他对质时,他却断然否认他在卢加尔中心工作。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然而,五角大楼和格鲁吉亚卫生部之间泄露的电子邮件(见下图)证明他在撒谎。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根据格鲁吉亚五角大楼医学研究部门与格鲁吉亚卫生部之间泄露的信件,Joshua Bast是美国陆军驻格鲁吉亚医学研究小组(USAMRU-G)的副主任。这封官方电子邮件(上图)中指出的格鲁吉亚医学研究小组的地址正是卢加尔中心(第比利斯Kakheti公路16号)。

为什么五角大楼的员工对自己的工作场所撒谎?我没有收到任何答复。Joshua Bast在受到追问后立即开车离开。他并不是为五角大楼项目工作的唯一的美国非外交官。在实验室的停车场里还有六辆外交车,都挂着美国大使馆的车牌。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卢加尔中心的安全警卫警告我呆在原地别动。不过我跑了。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在我拒绝服从命令后,安全警卫们跳上了一辆没有标记的汽车。但我设法逃脱了。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安全警卫人员在实验室周围巡逻,而我则躲在附近的桥上。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根据从美国联邦合同登记处获得的信息,在实验室周围巡逻的这些安全警卫乘坐的是一辆没有标志的汽车,他们的费用由五角大楼支付,而不是由格鲁吉亚政府支付。因此,格鲁吉亚无法控制其外国赞助者的活动。此外,五角大楼的科学家可以直接违反国际法工作。

国际法不适用

根据沃尔特·里德陆军研究所和格鲁吉亚国家疾病控制中心(NCDC)之间长达3年的协议,五角大楼已经被允许充分接触当地收集的致命生物制剂,以便对其进行研究。这些都是导致炭疽、土拉菌病、布鲁氏菌和鼠疫的病原体。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根据协议的规定,“国际法不适用于本协议,双方同意,如果本协议各方之间发生争议,任何法院、仲裁庭或国际实体均无权插手或作出判决”。

用于释放有毒蚊子的无人机

美国外交官在卢加尔中心所做的工作与外交无关,也不属于《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的范畴。以Joshua Bast为例,根据美国大使馆发布的一段旨在宣传美国在格鲁吉亚的军事计划的和平目的视频,他是一名昆虫学家和昆虫研究专家。

美国外交官参与贩运人类血液和病原体的秘密军事计划

为什么昆虫学家要为美国军队工作,为什么他被授予外交豁免权?

昆虫战是一种利用昆虫传播疾病的生物战。格鲁吉亚与美国的主要竞争对手——俄罗斯接壤。莫斯科一再对俄罗斯边境附近生物武器的潜在发展以及通过昆虫传播疾病的可能性表示关切。

考虑到“美国专利和商标局”(United States patent and Trademark Office)在2014年授予的一项释放有毒蚊子系统专利,这种担忧并非毫无根据。这项发明包括一种可以释放受感染蚊子的无人机。

来源 : 全面揭露Event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