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姆斯基再论伊朗:美国才是流氓国家 暗杀苏莱曼尼证实了这点

乔姆斯基 2020-01-17 浏览:
特朗普鲁莽的外交政策,除了以色列之外,只赢得少数盟友,他对这些国家撒大钱,同时反动联盟的其他成员正在成形。任何「软实力」的想法都被抛在脑后。但是美国储备的硬实力惊人。没有其他国家能够任意施加严厉的经济制裁,还强迫第三方一起实施,否则就等着被逐出国际金融系统。当然,也没有其他国家在世界上拥有数百个军事基地或是华盛顿的先进军力,并且任意诉诸武力却仍不受惩罚。对美国实施制裁甚至是严词批评,几乎是天方夜谭。因此,即便「事实上,在世界其他人眼中,今日最大流氓国家就是美国」这句话已被说出20多年,除非民众迫使国家追求另一条道路,否则现况很有可能不会改变。
【原编者按:1月3日,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指挥官苏莱曼尼(Qassim Suleimani)少将(译注:逝世后已被伊朗政府追封中将)这位伊朗最显赫同时也是最受尊崇的军事领袖,在特朗普的一声令下,遭美军无人机空袭暗杀身亡。被美国暗杀的人物清单再度增添新名字。不少人已正确指出:美国是世上最大流氓国家。
暗杀行动升高了德黑兰与华盛顿之间的敌意,并让政治动荡的中东陷入更易爆的处境。一如预料,伊朗誓言为遇害将军复仇,同时宣布将撤出核协议。伊拉克国会则表决通过驱逐所有美国驻军,但是特朗普威胁一旦军队被迫离开该国,将实施经济制裁。
乔姆斯基(Noam Chomsky)接受美国独立新闻网站「Truthout」的访问时指出,美国对中东外交政策的主要目标一直是控制该地区的能源资源,并且分析了特朗普这个鲁莽的行径以及可能的后续效应。】

乔姆斯基再论伊朗:美国才是流氓国家 暗杀苏莱曼尼证实了这点

乔姆斯基

问:美国暗杀苏莱曼尼再度应证华盛顿长久以来对于德黑兰与其神权政权的穷追不舍,这样的痴迷可追溯至1970年代晚期。美国与伊朗之间的冲突是怎么一回事?暗杀苏莱曼尼是否构成战争行为?

乔姆斯基:战争行为?也许鲁莽的国际恐怖主义更贴切。特朗普这个冲动的决定似乎震惊五角大厦的高层,因为他们曾以务实角度提出各种选项。如果我们将眼光放远,我们可以试问如果身处相同情境,美国将如何回应?

假设伊朗在墨西哥城国际机场谋杀了美国第二高官(即最高将领)与某位盟国的指挥官,该指挥官旗下是一大批由美国支持的军队。这是战争行为吗?让其他人决定就好,我们只要知道这样的类比并不为过,而华盛顿提出的藉口只要一经检验便会迅速崩溃,仅是迅速浏览这些论点都令人难为情。

苏莱曼尼在伊朗是被狂热崇拜的人物,但是他不仅在该国备受尊崇。这是美国的伊朗专家所承认的事实。纳斯尔(Vali Nasr,非鸽派,厌恶苏莱曼尼)这位最显赫的专家表示包括库尔德族在内的伊拉克人,「不像西方国家那样将他是为穷凶极恶的人,相反地,他是击败伊斯兰国(ISIS)的功臣。」他们并未忘记当美国训练、数量庞大且武装完整的伊拉克军队瞬间被击溃,而库尔德斯坦首都艾比尔(Erbil)、巴格达与伊拉克即将落入ISIS手中的时候,是苏莱曼尼与他所组织的伊拉克什叶派民兵拯救国家。这非同小可。

至于冲突是怎么一回事,背景原因不难理解。长久以来,美国外交政策的主要原则之一便是控制中东广大的能源资源:控制而不一定是使用。二战后,伊朗一直是此目标的关键,而它在1979年逃出美国的掌控因此令人无法忍受。

「痴迷」可以回溯至1953年。伊朗发现了石油后,英国成为了该国的领主,但是当它无法阻止政府收回资源后,便要求世界超级强权掌管营运。在此没有篇幅回顾过程细节,但是某些重点仍深具启发性。

英国有些不情愿地向华盛顿求援。这么做意味着将更多昔日帝国让渡给美国,并在世界管理的层面上,更大程度地退回至「次要合夥人」的角色,但外交官员只能气馁地承认此事实。艾森豪政府接管,并且筹划军事政变推翻国会政权,重新安置「沙阿」(Shah,君主头衔),将石油特许权交还给正确的人选,同时美国掌握过去英国特许权的40%。有趣的是,华盛顿必须强迫美国大企业接受这份礼物;它们更偏好便宜的沙乌地石油(美国在二战中的迷你战争中从英国手中获得)。但在政府的强迫之下,他们只能遵从:其中一件不寻常但别具意义的事件,显示政府有时候为了追求长期的帝国利益而不顾大企业部门的反对,这些有权的公司掌控大部分、甚至安插人员在政府里头——这与近年美伊关系有相当程度的相似性。

沙阿接着实施残酷暴政。国际特赦组织(AI)称他是酷刑的主要实施者,当伊朗与沙乌地皇室独裁者们以及以色列成为美国在中东地区的支柱时,他总是得到美国的强力支持。严格说来伊朗与以色列正在交战,事实上关系却极为密切,(这样的关系)在1979年沙阿遭推翻后浮出台面。如今,特朗普政府正塑造一个反动联盟,作为美国权力在中东地区的支持基础,而在这样的框架中,以色列与沙乌地阿拉伯之间的策略关系更加浮现:海湾独裁者、埃及军事独裁者与以色列,莫迪(Narendra Modi,印度总理)的印度、波索纳罗(Jair Bolsonaro,巴西总统)的巴西与其他类似势力也有所连系。在混乱的特朗普政府中,这种策略一致性却很少见。

乔姆斯基再论伊朗:美国才是流氓国家 暗杀苏莱曼尼证实了这点

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指挥官苏莱曼尼遭美国以无人机暗杀。(图片来源:伊朗办公室)

卡特政府直到最后一刻都强力支持沙阿。美国高官——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切尼(Dick Cheney)、拉姆斯菲尔德(Donald Rumsfeld)要求美国大学(主要是我所在的麻省理工学院[MIT],学生们强烈反对但是教职员却默许)资助沙阿的核子计划,即便他已表明他正追求发展核武。当民众起义推翻沙阿,卡特政府因是否支持以色列大使卢布拉尼(Uri Lubrani)的建议出现明显的分裂。他劝告「只要一小支拥有决心、残酷无情的部队便能拿下德黑兰。我的意思是率领部队的人必须在情绪上准备好干掉上万人的可能性。」

来源 : 苦劳网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