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慎明:政治学研究工作者要为把人民共和国巩固好、发展好作出新贡献——兼论共产党人为什么要旗帜鲜明地讲政治

李慎明 2020-01-17 浏览:
立足中国大地,放眼当今全球,挑战世所罕见,机遇也前所未有。衷心希望我国政治学人,勇于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勇于坚守真理、修正错误,勇于登高远望、当立潮头,坚守出以公心,永远不负人民,为我们党、国家和人民做出能经受住社会实践和历史考验的成绩来。

李慎明:政治学研究工作者要为把人民共和国巩固好、发展好作出新贡献——兼论共产党人为什么要旗帜鲜明地讲政治

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明确指出:

【“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要更加紧密地团结起来,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继续把我们的人民共和国巩固好、发展好,继续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努力奋斗!”[1]】

政治学研究工作者是我国哲学社会科学战线一支不可或缺的生力军,在继续把我们的人民共和国巩固好、发展好方面承担着重要使命。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政治学研究工作者应振奋精神,不辱使命,奋发有为。

习近平总书记2016年5月17日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充分肯定我国哲学社会科学所取得的成就,同时也明确指出存在“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建设水平总体不高”等问题,要求我们要“着力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2]。习近平总书记在讲话中多次使用“政治”和“政治学”概念,要求创新包括政治学在内的具有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哲学社会科学。我国政治学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的创新天地广阔、大有可为。政治学研究者要努力创新政治学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要继续为把人民共和国巩固好、发展好作贡献。

一、从本质上说,政治是掌握政权的阶级运用国家机器与国家意志展开各种社会活动并形成一定的社会关系的总和

什么是政治?毛泽东早在《新民主主义论》中就指出:

【“一定的文化(当作观念形态的文化)是一定社会的政治和经济的反映,又给予伟大影响和作用于一定社会的政治和经济;而经济是基础,政治则是经济的集中的表现。这是我们对于文化和政治、经济的关系及政治和经济的关系的基本观点。”[3]】

毛泽东的这一论述,有助于我们准确把握政治在整个社会结构中所处的特定位置,进而深刻把握政治的科学内涵。

经济是基础,政治是经济的最集中的表现,是包括政党在内的国家政权机构,是掌握政权的阶级运用国家机器与国家意志展开各种社会活动并形成一定的社会关系的总和,并进而决定一定社会的文化。正因为政治是经济的最集中的表现,在弄清什么是政治之前,很有必要首先弄清什么是经济。经济绝不仅仅是指生产力,而是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有机统一。生产力与生产关系如同手心与手背,双方相辅相成,互为支撑,离开一方,另一方根本无法单独存在。任何生产力内容,都由一定的生产关系这一具体形式所承载。在生产力的人、劳动工具、劳动对象三个要素中,人是根本的决定性的因素。从根本上说是在生产关系的所有制、产品分配、人与人之间关系三个要素中,所有制是根本的决定性的因素。生产关系的总和构成社会的经济基础,而不是生产力的总和构成社会的经济基础。由所有制、产品分配、人与人之间关系这三个要素的总和组成的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即决定国家和政权的性质,而不是由生产力的总和来决定国家和政权的性质。政治和文化现象缤纷多彩,但二者都深深植根于经济基础这一唯一的沃壤。如果不懂得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就不可能真正懂得马克思主义政治学。

毫无疑问,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所以,我们一定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大力发展社会生产力。但是,我们也要牢记,生产关系对生产力具有反作用,且这种反作用在特定条件下起着决定性作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的爆发有多种原因,但其中根本原因就是全球范围内的贫富两极极度分化。美国最富有的0.1%的家庭所拥有的财富与最贫穷的90%的家庭相当。[4]普通百姓不是没有绝对需求,而是没有相对需求,即没有现实购买力。这一根本性问题,不是资本主义生产力发展水平不足导致的,而是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中的所有制及分配造成的。有人把摆脱国际金融危机梦魇的希望寄托在科学技术的发展上,这一想法很不现实。在私有制占统治地位的资本主义社会,科学技术包括人工智能的发展,本质上只会进一步加剧分配和财富占有的两极分化,从而进一步加剧生产相对过剩的经济危机。我们说当今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其主要依据之一就是世界范围内的贫富两极分化已经达到前所未有之程度,并且这一分化趋势当今仍未看到有开始缩小之征兆。2011年10月,在美国民众占领华尔街运动中,不少人头戴的帽子上插着的标签上写着“99%”,意指美国一份调查表明,99%的老百姓与1%的富豪之间贫富分化加剧。这也就是说,当今全球范围内的主要矛盾是99%的人与1%的人之间的矛盾。当前,全球范围内生产社会化与生产资料私人占有之间基本矛盾的进一步激化,必然会直接或间接并最终决定全球的政治形势与政治格局。也就是说,当今世界已开始进入一个大动荡、大变革、大发展之前夜,亦即说,99%的绝大多数人的冬天已开始降临,99%的绝大多数人的春天还会很远吗?

在界定经济内涵的基础上,可以进一步明确政治的具体内涵。世界上从来就没有抽象的政治,只有历史的、具体的政治。

来源 : 政治学研究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李慎明
李慎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