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超:美国共产党建立过程中的跨国因素及其影响

邓超 2020-01-17 浏览:
在世界社会主义史上,遭受过镇压的政党不计其数。镇压在短期内的确会给社会主义运动造成沉重打击,但从长期来看,不仅不一定摧毁社会主义运动,反而可能会强化社会主义者的斗争能力。可是,美共面对的民众不是来自惨遭殖民压榨的农业国家,而是来自世界上最强盛的工业国家。那里的工人阶级理论素养或许不深,但对实际利益的追求却清晰而坚定。

邓超:美国共产党建立过程中的跨国因素及其影响

美国共产党(以下简称“美共”)始终坚持在资本主义大本营中为实现社会主义而奋斗,迄今已达整整100年。自诞生之日起,美共大部分时间都在极其恶劣的环境中挣扎求存。在最强大的资本主义国家内部建立共产党,意味着要随时提防来自统治阶级的政治迫害与疯狂打击,同时还必须时刻面对世界上最强势的资产阶级文化压力。但是,这绝非美共一直未能发展壮大的根源。因为将资产阶级过于强大作为理由,就等于说历史不会发展前进。何况,美共的发展轨迹与西欧大多数共产党总体上并无二致,只不过显得异乎寻常地微弱罢了。所以,美共的历史既带有发达工业国家共产主义运动的共性,也带有其自身独特的个性。

对于美国社会主义运动微弱的原因,学界历来众说纷纭。现有研究大多将其根源归结于美国独特的政治、经济、文化等国内因素,这些研究结论的取得与视角上以民族国家为单位的传统研究方法有着莫大关系。美国的疆界不是美国社会主义运动的天然容器,只是研究者人为设定的樊篱。美国社会主义运动是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组成部分,必然要受到作为整体的世界历史千丝万缕的影响。研究者越是将视角聚焦于跨国因素,就越能发现传统研究中那些已知的事实还存在被前人忽略的联系及意义。

值此美共建党100周年之际,本文选取美共建党前后的一小段史实,尽可能多地关注跨国因素对于美共建党的影响,以求从局部历史中展开对美国社会主义运动微弱原因的新思考。此外,回顾与反思美共建党前后的经验和教训,对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复兴或可提供有益的启示。

01

美国社会主义运动历史相当悠久。从19世纪上半叶空想社会主义者在美国进行的共产主义社区试验、19世纪70年代第一国际总部最终迁往美国,甚至1883年马克思逝世后纽约举行的当时世界上最大规模(6000人)的隆重悼念活动,均可以看出美国人接触社会主义的历史非常之早。

最早的美国共产党人大多是在19世纪末的十多年间出生的一代人,基本上都曾是美国社会党党员。也就是说,美共直接源于美国社会党。美国社会党成立于1901年,发展速度很快,缴费党员1904年为20763人,1908年为41751人,1911年为84716人,到1912年时,达到了历史最高的118045人。1社会党还在1912年的总统大选中赢得了近百万张普选票,占选票总数的5.9%。许多历史学家将这一年视为美国社会主义运动的顶峰,后来的美共直到今天也没有超越这个成绩。

宗派主义是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痼疾。彼时的欧洲社会主义政党内部大致都先后出现了左、中、右三派,美国社会党也不例外。社会党领袖是尤金·德布斯(Eugene V.Debs),其中左派的主要领导人是路易斯·弗莱纳(Louis C.Fraina),中派的主要领导人是莫里斯·希尔奎特(Morris Hillquit),而右派的主要领导人是维克托·伯杰(Victor L.Berger)。三派之间争吵不断,革命还是改良、战争还是和平、对工会政策和对中产阶级的态度等,都会成为党内斗争的导火索。有时,同一个词在不同派别那里意味着不同的事情。例如“革命”这个词,对于右派仅仅意味着社会制度发生深刻的、根本性的改变,与渐进的改革并不矛盾,而对于左派则意味着夺取政权的方式和结果。2有必要指出的是,由于中派和右派的立场比较接近,后来在党内斗争中常常共同进退,所以两派几乎合流了。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美国社会党内部在战争问题上发生了激烈分歧。除了一些著名的党员支持战争,大部分党员都坚持反战立场,社会党全国执行委员会还一再重申党的“反战立场不变”。美国参战以后,一些党员的反战立场有所后退。到1918年,由于德国发动了对苏俄的进攻,多数社会党人改变了反战立场。但是,美国政府已经对社会党和反战人士进行大举镇压。早在1917年6月,国会就通过了《惩治间谍活动法》。不久,社会党的主要刊物被取缔,世界产联的办事处遭到袭击,工会领导人被逮捕,其他约100人受到审讯、判刑和监禁。1918年5月,国会通过了《惩治叛乱法》,进一步扩大镇压的力度和范围。在此后的千余起公诉案中,最著名的要数德布斯和伯杰的案件。德布斯由于发表了一篇反战演说,被判处十年监禁;而伯杰在报上发表社论,认为参战是资本家的阴谋诡计,也遭到20年监禁的处罚。这段时期,许多社会党党员被审讯和判刑,全国总部遭到洗劫,地方党组织也遭到不同程度的袭击或破坏。总之,一战期间的镇压使社会党遭到了比较沉重的打击。然而,残酷的镇压并没有摧毁社会党。

1917年1月,大约20位社会党左派在纽约布鲁克林区开会,目的是讨论出一个左派行动纲领,以便将美国社会主义运动中的激进力量组织起来。因为此时的左派虚弱而混乱,基本没有能力组织有效的行动。3参加会议的除了美国左派弗莱纳等人,还有俄国流亡人士托洛茨基、布哈林以及日本移民片山潜等人。会议上,托洛茨基和布哈林展开了漫长而激烈的争论。布哈林主张左派从社会党中分裂出来,另外组建政党。托洛茨基坚持让左派留在社会党内,并创办独立的机关报,以宣传左派立场。这场争论最后以投票告终,托洛茨基胜出。

来源 : 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