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宣恭:辩证认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

吴宣恭 2020-01-14 浏览:
怎样正确领会《决定》中“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提法。这个表述不是判断或界定这些制度都是属于社会主义性质的,而是指,它们存在于社会主义社会,是社会主义社会中的经济制度。这种把存在于社会主义社会的关系称为社会主义的表述,和把我国现存的市场经济称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在方式上是相同的。所以,我国当前的市场经济中既有社会主义主体间的交换关系,又有非社会主义主体间的交换关系,准确地说,它只能称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或者说,是存在于社会主义社会的市场经济。问题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个提法已经流传很久了,纠正过来很费周折。只要把握住和明确它的复杂社会性质,按照习惯的讲法称它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也无大碍。所以,我们要从本质上去理解《决定》关于制度的分析。不要囿于字面表述,引起误解或随意发挥,混淆了社会主义和非社会主义的制度。

根据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我们必须按照经济主体的性质,正确认识经济关系的本质属性。在当今的社会主义社会,同时存在两类经济关系或制度。一类是建立在社会主义公有制基础上,按社会主义经济规律运行的、性质上属于社会主义的制度,即社会主义经济制度。一类是建立在非公有制基础上的经济制度,包括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和个体劳动者的经济制度,它们的社会属性和运行规律都不同于社会主义经济制度。这就出现怎样通称全社会的制度的问题了。一方面,两类制度的社会性质迥然不同,将它们都称为社会主义制度或者其它什么制度当然不合适;另一方面,非社会主义制度是社会主义制度经过改革开放后出现和发展起来的,它们的存在虽然引起经济关系的重大变化,却还没有改变整个社会的性质,我国社会仍然是社会主义社会。因此,可以称它们是存在于社会主义社会的经济关系和制度。由于两类性质不同的经济制度同时共存以及公有制内部还存在某些集体和个人的产权,构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经济领域的基本特点,也可将这时期存在的制度称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制度。

分清经济领域的社会主义制度和存在于当前社会主义社会的制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是关系到如何正确认识和坚持制度自信、理论自信、道路自信、文化自信的重要问题,也是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明确前进方向,更好实现《决定》规划的宏伟总目标的必不可少的方法论基础。

区别社会主义制度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重要意义,大家都比较清楚和容易接受,比较难于理解或容易引起疑惑的是《决定》的这一段文字:

【“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等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既体现了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又同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社会生产力发展水平相适应,是党和人民的伟大创造。”】

能不能说《决定》主张公有制以外的多种所有制和按劳分配以外的多种分配方式也都属于社会主义性质的呢?绝对不能。在资本主义经济制度中,资本所有者利用他们独占的生产条件,雇佣没有生产资料的劳动者,采用多种方式,尽可能多地榨取他们创造的剩余价值。这种关系与社会主义原则完全相反,怎么可以说是社会主义性质的呢?这种经济制度所决定的按生产要素分配,使劳动者只能得到相当自身劳动力价值的工资,他们创造的剩余价值则归资本所有者无偿获得,实质上体现着对劳动者的剥削关系,绝对不能算是社会主义性质的分配方式。

所以,问题归结到,怎样正确领会《决定》中“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提法。

这个表述不是判断或界定这些制度都是属于社会主义性质的,而是指,它们存在于社会主义社会,是社会主义社会中的经济制度。

这种把存在于社会主义社会的关系称为社会主义的表述,和把我国现存的市场经济称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在方式上是相同的。实际上,在我国当前的市场主体中,除了社会主义性质的公有制主体以外,更多的是资本主义性质的主体。他们的活动目的是为了追求资本的最大增殖,受到资本主义经济规律的制约,存在显著的自私性和狭隘性。由这种主体组成的市场经济关系怎么可以算是社会主义性质的呢?所以,我国当前的市场经济中既有社会主义主体间的交换关系,又有非社会主义主体间的交换关系,准确地说,它只能称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或者说,是存在于社会主义社会的市场经济。

问题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个提法已经流传很久了,纠正过来很费周折。只要把握住和明确它的复杂社会性质,按照习惯的讲法称它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也无大碍。刘鹤副总理在《坚持和完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论文中(载《人民日报》2019年11月22日)写道:

【“公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都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都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基础。”】

他肯定不会把市场中非公有制经济主体当成社会主义性质的,只不过是在上述借用的含义上,把“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当作“社会主义社会的市场经济”使用罢了。

所以,我们要从本质上去理解《决定》关于制度的分析。不要囿于字面表述,引起误解或随意发挥,混淆了社会主义和非社会主义的制度。

完稿时间2020年1月14日

【吴宣恭,察网专栏学者,厦门大学教授。作者上周参加老教授协会学习十九届四中全会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 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的理论研讨会,作了中心发言,本文是其发言稿整理稿,作者授权察网独家首发。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吴宣恭
吴宣恭
厦门大学经济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