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宣恭:辩证认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

吴宣恭 2020-01-14 浏览:
怎样正确领会《决定》中“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提法。这个表述不是判断或界定这些制度都是属于社会主义性质的,而是指,它们存在于社会主义社会,是社会主义社会中的经济制度。这种把存在于社会主义社会的关系称为社会主义的表述,和把我国现存的市场经济称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在方式上是相同的。所以,我国当前的市场经济中既有社会主义主体间的交换关系,又有非社会主义主体间的交换关系,准确地说,它只能称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或者说,是存在于社会主义社会的市场经济。问题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个提法已经流传很久了,纠正过来很费周折。只要把握住和明确它的复杂社会性质,按照习惯的讲法称它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也无大碍。所以,我们要从本质上去理解《决定》关于制度的分析。不要囿于字面表述,引起误解或随意发挥,混淆了社会主义和非社会主义的制度。

【本文为作者吴宣恭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吴宣恭:辩证认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

2019年10月31日,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四次全体会议通过了《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 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后文简称为《决定》)。《决定》阐述我国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具有的13个方面的显著优势,提出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总体目标,全面回答了在我国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上应该坚持和巩固什么、完善和发展什么这个重大的政治问题,是马克思主义的纲领性文献。

下面向老师们简要汇报学习《决定》后,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的几点认识。

一、 社会制度及其层次性

制度是什么?它既是一个国家政治、经济和其他社会关系的形式、结构、体系、机制、秩序,又是维护这些关系,发挥其作用的规则、规范和约束,包括法律、法规、政策、章程、契约以及道德观念、伦理约束、价值信念、乡规民约等等。从成文的制度看,它又可分为正式规则、非正式规则及其实施条例和机制。树立和遵守人们行动的这些准则和依据,对维护社会公共秩序,促进社会各领域的健康发展,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

制度的内涵和范围极其广泛,从经济、政治、军事、法律到思想、文化、教育、环境、卫生等领域,都分别存在方方面面的社会关系,都需要维护、优化这些关系的治理体系。可以说,除了身处孤岛的鲁宾孙,凡是有人的地方都有制度。

制度还存在于不同的宏观和微观的层次。大至整个社会、部门、行业、系统的结构和体系,细到机关、团体、企业,乃至科室、车间、班组,上上下下,都有人们之间的关系以及维护这些关系的规范。连我们开会的这个场所,也不是人人可以随意进入和使用的,也有某些管理的制度。

正如事物普遍存在主要矛盾和非主要矛盾、矛盾的主要方面和非主要方面,各式各样的制度在社会关系中的地位和发挥的作用各不相同,不是同等重要的。马克思科学地指出,在人类社会关系的有机整体中,生产关系是它的基础,政治、法律、思想意识等等是在经济基础上产生并由基础决定的上层建筑。在经济关系中,生产过程是最重要的过程,它支配着再生产的其他过程,决定了分配、交换和消费过程的一系列关系。在生产过程中,生产资料所有制是进行生产的基本前提和基础,它决定了生产过程中人们的相互关系以及生产成果的归属关系,并进而影响了再生产的其他过程。考虑到社会关系存在不同层次,发挥着不同作用,马克思除了提出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关系的基本理论以外,还指出经济关系本身存在着层次性,除了最基本的、起基础作用的层次以外,还存在“第二级和第三级的东西,总之,派生的、转移来的、非原生的生产关系。”(《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第112页。)

根据马克思主义对社会关系结构的辩证分析,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决定》指出要“坚持和完善支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根本制度、基本制度、重要制度”,并作出一系列新的概括。习近平总书记在全会上的重要讲话(后文没有特指出处的均为在全会的讲话)也多次提到根本制度、基本制度、重要制度。

四中全会《决定》提到的社会基本制度和重要制度数量很多,而明文指出的根本制度只有两个,即“坚持和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这一根本政治制度”和“坚持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指导地位的根本制度”。在众多制度中明确和强调根本制度的存在,对认识、坚持和完善相关领域的各种制度起着举重带轻、纲举目张的重要作用,有利于固根基、扬优势,构建系统完备、科学规范、运行有效的制度体系。

然而,经过学习后细思,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中是不是只有两个根本制度?除了《决定》明文提到的,其他重要领域有没有根本制度?

答案应该是肯定的。首先,习近平总书记在《决定》通过之后,就在重要讲话中补充提出一个最为重要的根本制度。他说: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是一个严密完整的科学制度体系,起四梁八柱作用的是根本制度、基本制度、重要制度,其中具有统领地位的是党的领导制度。党的领导制度是我国的根本领导制度。”】

可见,遵循马克思主义对社会关系结构的辩证分析方法,从我国实际出发,还可以在其他领域领会到某些根本制度。

例如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制度。《决定》指出,我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国家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保证人民当家作主,体现人民共同意志,维护人民合法权益,是我国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的本质属性,也是我国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有效运行、充满活力的根本所在。”试想,作为国家的“本质属性”和活力的“根本所在”的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制度,是不是根本制度?

又如保证宪法全面实施的制度。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内在要求。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决定》指出: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吴宣恭
吴宣恭
厦门大学经济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