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师崇拜”何以愈演愈烈:一种制度逻辑的另类揭示

周雪光 2020-01-14 浏览:
尊重师长是中国文化中的一个传统。在今天的学术界,“导师崇拜”现象尤为突出,我们不时看到或听到各种庆祝或纪念某位著名学者的活动。在报刊、回忆录或杂记中我们也不时读到有关导师治学和做人高风亮节的故事。如此这般,我们可以感到在不同的教师间存在着一个声望等级制度。而且,这种“师承”关系远远超越了学术界。在文艺界,师生称谓司空见惯;在工作车间,师徒关系也以此为模本。从比较的角度来看这一现象更为有意思。
 【导读】中国学术界內导师崇拜、派别林立、规范模糊的问题一直存在。近日随着某网文的发酵,该问题又一次被推到风口浪尖。一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的成果,通篇论证“导师的崇高感和师娘的优美感”,而且发表在核心期刊上,极具讽刺意味。本文作者从制度主义理论出发,以中国学术界广泛存在的“导师崇拜”现象为例,提出假设:在中国学术界尤其是人文社会科学学科缺乏客观评判标准与制度化评估体系的情况下,学生们仅凭自身学术成果不一定能获得认可,于是有意无意间地借助中国社会本就存在的“尊重师长”“名师出高徒”等观念,通过强调与导师的师承关系来传递有关自己学术水平的信号。而在美国学术界,学术长者一旦在科研上不活跃,很快就会被人忘却。虽然这只是未经实证检验的假设,但这一猜想依然对我们理解中国的导师崇拜现象颇有启发。文章原载《组织社会学十讲》,仅代表作者观点,特此编发,供诸君思考。

尊重师长是中国文化中的一个传统。在今天的学术界,“导师崇拜”现象尤为突出,我们不时看到或听到各种庆祝或纪念某位著名学者的活动。在报刊、回忆录或杂记中我们也不时读到有关导师治学和做人高风亮节的故事。如此这般,我们可以感到在不同的教师间存在着一个声望等级制度。而且,这种“师承”关系远远超越了学术界。在文艺界,师生称谓司空见惯;在工作车间,师徒关系也以此为模本。从比较的角度来看这一现象更为有意思。

在美国学术界,学术长者一旦学术活动不活跃,没有新鲜思路,很快就会被人忘却。而在中国社会则恰恰相反,学术资格愈老愈得到尊重。这是一个有趣的社会现象,我们应该如何解释呢?这也许与师生密切接触的培养过程有关。另外,学生的敬畏态度也可能与导师对其学术生涯有决定性影响密切相关。我们也可以从中国文化传统的角度来解释这一现象。但是,为什么许多文化传统都衰落了,而这一现象却愈演愈烈呢?下面我们从制度主义理论角度提出一个解释。

选择这一角度,意味着我们已经做了一系列决定:我们要强调哪些因果机制,注意哪些变量关系,忽略哪些方面的关系。例如,文化传统可能对解释这一现象颇有意义,但这不是制度主义解释逻辑的关键所在。利益政治也是其中一个重要机制,但这也不是制度主义理论关心的问题。制度主义理论强调人们或组织的行为受到社会承认的逻辑的支配,因而表现出与文化传统、利益政治机制所不同的规律特点。

我们首先讨论这一现象的微观基础,然后讨论制度设施如何影响了人们的行为方式,从而诱发了“导师崇拜”现象。

“导师崇拜”何以愈演愈烈:一种制度逻辑的另类揭示

(引发舆论关注的两篇论文之一:徐中民. (2013). 生态经济学集成框架的理论与实践(i):集成思想的领悟之道. 冰川冻土, 35(5), 1319-1343)

我们的基本思路是这样的:导师崇拜现象是人们(无意间)通过崇敬导师的行为发出信号所导致的结果。而选择“导师崇拜”这一信号是社会承认的逻辑与制度设施相互作用的结果。我们首先注意到,学术界存在着严重的信息不对称性:许多学科的成就难以准确测量。在学术规则、学术制度不健全的情况下,这种不确定性尤为突出。

在这种情形下,人们需要通过某种信号来传递有关自己学术能力的信息。而这种信号必须建筑在社会承认的逻辑之上,为大家所接受、所公认。“名师出高徒”这一文化设施恰恰能承担中国社会、学术界十分有效的“类比”功能,为其弟子学生的学术能力提供了一个易于识别、广为接受的信号。于是,学生有意无意间特别强调“师承”关系,并通过神话导师的各种活动来传递有关自己学术水平的信号,促成和维系了导师的声望地位,从而产生了“导师崇拜”现象。换言之,人们追求私利的行为借助了社会承认的逻辑,又强化了这一逻辑。

“导师崇拜”何以愈演愈烈:一种制度逻辑的另类揭示

(图:人民日报评论·画里有话)

在宏观层次上,我们观察到“尊重师长”这一制度逻辑导致了“导师崇拜”这一现象。如果只是从宏观层次上解释这一现象,人们通常会说,中国文化传统使然。但是,这种解释有着明显的漏洞。

第一,中国文化传统中,一些方面衰落了,另外一些方面发扬光大了。我们需要解释这些兴衰的机制是什么。

第二,宏观层次上的解释即便可以自圆其说,但如果缺乏微观基础,从抽象到抽象,实证研究尤为困难,因此不能令人满意。

我们上面这个解释模型的一个重要特点是建立了宏观与微观之间的关系,即“制度逻辑→学生尊师”这一关系。在这里,学生的行为受到社会承认的逻辑支配,在已有的社会文化设施中择其有益者而用之。也就是说,宏观的制度逻辑促成了微观上学生尊师的行为,诱发了各种庆祝纪念活动。而这些微观层次上的活动又反映在宏观层次上,制造了“名人现象”。

来源 : 《组织社会学十讲》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