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宇:迎接伟大的二十年代

江宇 2020-01-01 浏览:
站在2020年的起跑线上,中国人发现,自己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自信,“中国之治”的优势已经充分显现,哪怕是过去反对我们的人,也不得不承认了。我们说的自信,不是一种盲目乐观,而是建立在对国情和历史规律正确把握基础上的、积极自觉的精神状态。历史和现实已经充分地证明,西方的制度远远不是历史的终结。中国将继续在自己的道路上创造新的奇迹。

新世纪的头二十年过去了,伟大的二十年代已经到来了。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期,毛主席充满信心地说:

【“从现在起,五十年内外到一百年内外,是世界上社会制度彻底变化的伟大时代,是一个翻天覆地的时代,是过去任何一个历史时代都不能比拟的。”】

江宇:迎接伟大的二十年代

习近平总书记说,

【“历史总是要前进的,历史从不等待一切犹豫者、观望者、懈怠者、软弱者。只有与历史同步伐、与时代共命运的人,才能赢得光明的未来。”】

江宇:迎接伟大的二十年代

新中国七十年的历史证明了这些预言,伟大的二十年代还将继续证明这些预言。

二十年代,将是中华民族走向更加强大、更大自信的年代。

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时,知乎上有一个问题:

如果穿越到长征途中,你想带一张什么照片给红军看看?

得票最高的,是这样一张照片:

江宇:迎接伟大的二十年代

这位网友说:我要好好挑一张照片给他们看。这张照片里没有巨轮高铁歼20;也没有开国大典改革开放;甚至没有高楼大厦或者超市里的满目琳琅,因为那些对于他们来说一点都不现实。他们要的是希望,我就给他们希望。

照片上的人我不认识。我会告诉他们,这些人就是他们的孩子,是每一家每一户的孩子,他们都记得你们。

我会告诉他们:你们真的做到了,你们的孩子们过上了你们不敢想象的生活,而且他们一直记得你们。

新中国的七十年,深刻改变了每个人、每个家庭的命运,深刻改变了国家和民族的命运,也深刻影响了世界的面貌。面对世界格局大动荡、大分化、大改组,中国抓住了历史机遇,赢得了在第三世界国家中罕见的政治独立、经济独立和思想独立,开辟了中华民族从分裂走向团结、从依附走向独立、从奴役走向解放、从迷失走向自信、从沉沦走向复兴的历史进程。中国实现了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的融合、社会主义中国在资本主义全球体系中巍然屹立,既吸收了西方文明的有益成分,又坚持了自己的独立性。

对今天中国绝大部分家庭来说,如果没有历史上最深刻的社会革命,没有社会主义制度,没有70年的建设,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今天的生活。

虽然中国发展取得了很大成就,但是对中国制度、中国道路的自信建立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就在十年前的2010年前后,中国人在思想上、行动上对西方的迷信还没有打破,自信心还没有充分建立。

然而,站在2020年的起跑线上,中国人发现,自己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自信,“中国之治”的优势已经充分显现,哪怕是过去反对我们的人,也不得不承认了。我们说的自信,不是一种盲目乐观,而是建立在对国情和历史规律正确把握基础上的、积极自觉的精神状态。历史和现实已经充分地证明,西方的制度远远不是历史的终结。中国将继续在自己的道路上创造新的奇迹。

二十年代,将是中西力量对比继续变化、中华民族大有可为的时代。

按目前不同模型的预测,大多数结果认为中国经济总量超过美国将发生在2025-2030年之间。美国自19世纪末开始就是世界经济第一大国。虽然GDP不能全面衡量经济实力和综合国力,但毕竟是最具有标志性和象征性意义的指标。中美经济总量接近逆转,既是1840年以来中华民族重新接近世界经济的顶峰,是近两百年来中华民族命运的转折性变化;同时也是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历史上划时代的事件。中华民族的复兴,意味着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成为世界上经济实力和影响力领先的国家。

江宇:迎接伟大的二十年代

资本主义有自身无法逃脱的周期率,二十世纪的资本主义也没有跳出这样的周期率。2008年金融危机的爆发,标志着西方自二战后开启的繁荣周期的结束。西方80年代以来的新自由主义改革,带来经济增速下降、金融泡沫、实体经济空心化、两极分化等问题已经慢慢积累,导致了2008年的大爆发。在利益集团、治理碎片化、民粹主义盛行的情况下,美国的政治制度不足以迅速应对危机。

中美贸易战,表面是贸易之争,背后是利益之争,实质是道路和制度之争。这对中华民族来说,是一场考验,是一场磨炼,但更是实现民族伟大复兴、凤凰涅槃所必须面对、必须打赢的伟大斗争。

二十年代,是中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为人类贡献新发展模式的时代。

二十年代,中国将从中等收入国家跨入高收入国家行列,这将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发展中大国。

从国际经验看,一个国家到中等收入水平之后,再进一步发展的难度就会增大,大量国家出现各种经济和社会问题,跌倒在现代化的门槛上。那么,中国能避免中等收入陷阱吗?

“中等收入陷阱”不是什么宿命,中等收入陷阱的实质是资本主义陷阱。所有陷入中等收入的国家都是处在资本主义体系边缘的国家,这是由西方大国主导的全球秩序所决定的。

在这种全球秩序下,首先,“边缘国家”的资本主义制度往往不是自发演化出来的,而是在殖民地条件下由外部强加的。这些国家往往没有经过彻底的社会革命,封建制度的约束并没有完全打破。其次,“边缘国家”既然实行资本主义制度,就必然要加入全球资本主义体系,从而很难独立自主建立完整的经济体系,因为国际垄断资本不允许。在政治上,这些国家往往在现代化还没有实现时就引进了西方的竞争性选举民主,导致社会的撕裂和对立。

来源 : 医改正能量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江宇
江宇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