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孙经先:他戳破了二十世纪中国最大的谎言

孙经先 2019-12-11 浏览:
我的文章发表以后,出现了疯狂的谩骂甚至以死亡相威胁的情况。对此我一点也不后悔,一点也不害怕。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我是在以一个学术工作者的良心做我应当做的正义的事业。我们坚定不移地相信,历史是站在我们这一边的!真正胆怯和害怕的不是我们,而是蒋正华、杨继绳、曹树基这些编造谎言的人。面对我们的揭露和批驳,他们的“鸵鸟政策”表明了他们连做出辩护的勇气都没有!

专访孙经先:他戳破了二十世纪中国最大的谎言

进步文化:孙老师您好!大约在2012年左右,您发表了《关于我国20世纪60年代人口变动问题的研究》等一系列文章,对“饿死三千万”的说法进行驳斥,引起舆论广泛关注。请问,作为一个数学教授,是什么原因使您踏入这个充满风险的研究领域的呢?可否简要介绍一下您的履历?

孙经先:首先介绍一下我的简历。我出生于1948年,1966高中毕业后于1968年分配到工厂工作了10年。1977年恢复高考以后,我考取了山东大学数学系本科,1978年春天入校学习。仅用一年时间基本完成大学本科学业,第二年考取本校研究生,1981年获得理学硕士学位,1984年获得理学博士学位。毕业后留山东大学数学院工作,1991年破格晋升教授职称,1992年获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1995年起任博士生导师,2001年受聘江苏师范大学特聘教授。我长期以来从事数学及其应用领域中的教学、科研和培养研究生的工作。先后发表(含合作发表)学术论文200余篇,出版(含合作出版)专著四部,多次获得省部级科研奖励,多次主持和参加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许多研究成果在国内外获得高度评价。

马克思曾经说过:

【“一种科学只有在成功地运用数学时,才算达到了真正完善的地步。”】

许多著名数学家都主张:数学家应当关注和研究各个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领域中出现的重大数学问题。我在长期的数学研究中对许多领域(包括社会科学领域)中所出现的各种与数学有关问题都始终保持了浓厚的兴趣。我从自己的研究经历中深切体会到:现代数学,提供了一整套严谨的思维方法和工具,完全可以研究和正确处理各个领域中出现的各种复杂的数据系统。

关于“饿死三千万”的说法,我是从网络上知道的。开始接触这个说法时,我的第一感觉是根本不相信。因为我经历过那个年代。我的亲身感受与“饿死三千万”的说法完全不符。这样我就开始关注这个问题。

我阅读了一些资料后发现,“饿死三千万”的说法是在国家统计局1983年公布了我国1949—1982年期间的户籍人口统计数据(以下简称“1983年人口数据”)以后才出现的。1983年人口数据中存在着许多难以解释的重大矛盾。一般来说,在没有国际移民的前提下,一个国家某一年的人口总数增长数应当等于人口自然增长数。但是1983年人口数据中却出现了在许多年份中,这两个应当相等的数字之间出现了巨大差异的反常现象。特别是在1960年—1964年期间,我国户籍人口统计的人口总数数据在扣除了人口自然增长之后,出现了巨量的异常减少高达2644万人的现象。这就是1983年人口数据中的重大矛盾。正是由于这一重大矛盾在长达半个世纪中都始终没有得到科学的解释,国内外某些学者都认为我国三年困难时期大量人口(数量在1700万至3000万、甚至更多)非正常死亡是造成这一重大矛盾的根本原因,这样就出现了“饿死三千万”的说法。

因此,要想解决“饿死三千万”的问题,关键是必须对1983年人口数据(这是一个复杂的数据系统)中的上述重大矛盾做出科学解释。以我长期从事数学研究的经验,我敏锐地意识到,这应当是一个数学问题,是可以、也必须使用严谨的数学思维方法才能加以研究和解决的。这样在做了一些准备之后,我从2010年开始利用数学思维方法对这一问题进行了研究。

通过研究,我最终得出结论:1983年人口数据中产生上述重大矛盾的原因与人口的出生和死亡、及其户籍登记活动无关,这一重大矛盾是由人口迁移过程中的迁移重报、迁移漏报及其对这些行为的纠正造成的。这一结果对1983年人口数据中的重大矛盾做出了完整的系统解释,从根本上推翻了“饿死三千万”。详情可见我已经发表的文章。

这一结论是在2010年年底得到的。2011年1月的一天,我到新华书店,看见了刚刚出版的《党史二卷》,就拿下来翻看。这样我就看见了《党史二卷》中记载的下面这段话:

【“由于出生率大幅度大面积降低,死亡率显著增高。据正式统计,1960年全国总人口比上年减少1000万”。】

这一说法把“1960年全国总人口比上年减少1000万”与人口死亡联系在一起,而“减少1000万”又是1983年人口数据中重大矛盾的具体表现。根据我当时已经得到的研究结论,《党史二卷》的这一说法是非常错误的。当时我意识到这一说法(进而“饿死三千万”的说法)很可能因此被写进历史。而我已经发现了这一说法的根本性错误。这样一种强烈的历史责任感使得我当时就做出了一个决定:立即把自己的全部精力投入到批驳“饿死三千万”的研究中,搞清这一重大历史问题的真相。几个月后,我在《马克思主义研究》发表的文章中说:

来源 : 进步文化网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孙经先
孙经先
徐州师范大学数学学院特聘教授